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04 棒球式捕鱼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59 2020-01-07 01:05:00

  004 棒球式捕鱼

  九幽看到他的笑脸愣了一下,说实话,眼前这个便宜哥哥好好养养相貌也是不错的。

  哎,可怜自己这现代都20几岁的人,居然沦落到叫个小屁孩为哥哥,真不是一般的郁闷。

  吃完了东西,九幽将包袱打开,把所有的衣服都给谷陆盖身上。

  “你身上有伤需要休息,你好好的躺着,但是你也别睡,我担心你现在思想放松了会发热,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是可以压住一些急病的,但是一旦人精神放松,就很容易被病魔征服,你再挺一挺,明天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带你去镇上找郎中,你的伤不能再拖了”

  谷陆本身精神松懈后又吃点热东西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不过听了九幽的话,虽然不是全明白,但是还是点点头。

  唯有一点点生的希望,他也不想放弃,因为这个妹妹,是他从小最珍视的,也是爹娘亲的嘱托。

  九幽将火堆边剩下的最后1块断木也架在火上,然后提着他们唯一的家当‘一把砍柴刀’向山脚走去。

  因为吃饱了,力气回来了一点,所以凭着自己多年的意志力,愣是在半个时辰后拖回来两颗不是很粗的树干。

  也幸亏这是枯树,不然刚砍的树枝里边有水分是不容易燃烧的,一路不知道休息了多少次,分两趟才将这树弄回来。

  这具身体弱的,多走几步都喘,再看看没什么手茧的手掌,心里一阵的疑惑。

  前身难道是被家里娇养着?不然就凭两人穷成这样,以前的家境也绝对不富裕,不过这身体这般的弱,这点多娇惯,才能成这样。

  费力的将树分解了,又是一小堆木材,今天晚上一夜应该是挺得过去的,虽然已经累得冒了汗马上就要瘫软,但是看看逐渐要暗下去的天色,毅然的在谷陆心疼的目光下,拿着砍刀和一个木桩与一根木棒去了河边。

  俗话说“人要住房,鸟要做窝”,对水温十分敏感的鱼儿到了冬季也寻水深、向阳、避风、暖和的地方去做窝越过寒冷的冬天。

  因此,九幽想要弄几条鱼回来晚上加餐,就点找到鱼窝才可以。

  凭借自己前世的野外生存经验,在一处河流的转角流水缓慢处用砍刀及木桩撬开河边的冰层,花了将近小半个时辰的时间,才破开一个小盆口般大的洞。

  冰层很厚,没有铁椎这样尖锐的工具,用木桩砸砍柴刀一点点受力破开冰层,等九幽把碎冰都清理到洞口边缘的时候,已经累得要虚脱了。

  缓了几口气,冰层下鱼儿就有飞出水面换气的,这是因为冰孔处与空气接触,就有氧气溶入水中,使局部氧浓度较高了,而动物在缺氧状态下都有趋向于氧气的本能,所以就向冰孔处聚集,然后就会有鱼不干于氧少,而跳出水面。

  当九幽错过两条鱼跳出水面又落回冰水中的鱼后,果断拿起木棒等在冰窟窿口,当再一次看见跳出鱼的时候,当下凝神静气下手飞快挥动手中木棍将鱼打向一边,鱼掉落在冰面上后不断扑腾,九幽也不理会,只要不重新折腾回冰口就行。

  九幽这边挥动着类似打棒球的绝技,去不想此时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部落在一个男子眼中,他此时站在河岸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之上,一身白衣与树枝间的落雪融为一体,正一脸兴趣的看着玩了正不亦乐乎的九幽。

  九幽隐隐感觉到了异样的审视,只是四周并没什么遮挡物,所以她也没有更深的去追究,刚刚来到这个类似古代的异时空的她,还没有适应一门功夫,那就是轻功。

  看着已经被快要冻在冰面上的8、9条鱼,九幽停了下来,用腰间的草绳将几条鱼拴好用木棍扛在肩上,心情愉悦的往窝棚走去。

  百里云从此路过,远远见到令他起了兴趣的一幕便驻足停留,望着九幽离去的背影轻轻嗤笑了一下,飞身几个起落消失在河对岸的无名山之中。

  九幽回到窝棚的时候,谷陆正靠着稻草有些昏昏欲睡,九幽趁着鱼还没有完全都冻住就赶紧用罐子继续烧水清理鱼,只要水不那么冰冷就开始清理,现在这副身子不能再有任何意外的闪失,不然两个人只有死路一条了。

  九幽麻利的挖鳃、去鱼腥线将内脏都清理干净,然后用砍刀费力的刮下鱼鳞边添雪烧水……

  一切行云流水,那么娴熟的手法似是做过了成千上万遍,不过碰上这么不给力的工具也费力不少才弄干净鱼鳞,然后用雪清理了大概鱼身,最后才用对了雪不再那么温热的水好好的冲洗了一翻。

  将收拾好的鱼依旧用稻草一条条拴好挂在窝棚的房檐下,将其中3条砍成两半放在瓦罐里慢慢的熬了起来。

  九幽擦了擦头上的汗,歪头看向早已经醒了的谷陆,只见他一脸不可置信的刻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

  “哥想说什么?”

  九幽看着他那副惊奇、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有些事是想躲也躲不开的。

  与其闪躲欲盖弥彰,不如坦诚说出来,从他的眼睛里,她也看懂了一些东西,只是没有人愿意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谷陆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妹,你怎么会做这些,以前从没让你做过活计,还有我们村里人很少有人吃鱼,即使是吃不上饭的人家也是,那东西太腥了,还有,你和以前好像不一样,变得…”谷陆说到这便住了嘴。

  九幽轻笑,看看头顶挂着的鱼,认真的看着谷陆“哥是说什么不一样?是性子?”

  谷陆紧张的点点头。

  “哥我们为何会沦为如今的下场?我伤了头,很多事情都记不太清,你可不可以捡重要的和我说说”

  谷陆眼内闪过一抹怨恨,不会很快就掩饰了下去,似乎怕九幽看到不好的东西。

  他强压着心里的愤怒,幽幽开口“爹爹病逝,你尚在襁褓,娘一个女人家带着我们兄妹几人过活十分艰难,因为咱们这一房孩子多,所以就不受爷奶待见。

  但是娘和大姐都很能干,我也逐渐长大,所以爷奶一边嫌弃我们累赘,一边又想指望着我们能够给家里做活、做奴才,才迟迟没有分家出去。

  大姐被卖后,娘一直郁郁寡欢,为了我们兄妹忍辱负重,结果被爷奶冤枉还插手你的婚事,最后我们被净身出户、撵出老宅”

  “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