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05 谷天云与陆丁香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05 2020-01-07 01:15:00

  005 谷天云与陆丁香

  “小妹,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紧”

  “咳,咳,咳,你方才说什么?”

  “啊?我”谷陆一边帮九幽擦着嘴边喷出来的水,一边疑惑的看着她。

  “你,说,大姐,大姐怎么着?”

  小半个时辰后。

  九幽眉头紧锁,内心跌宕起伏。

  谷家这一支在村里因为以前是大族,所以人口相对占比例较多。

  谷粒的爷爷和奶奶都还健在,爷爷是个软耳朵不顶事,老俩现今均是55岁,名:谷长福与王美莲。

  谷家如今两房,两子谷大富与谷天云。

  谷大富娶妻李云娇,孕育:

  长女:谷朝霞(出嫁);

  独子:谷安阳17岁;

  次女:谷晚霞15岁。

  小女:谷彩霞14岁。

  谷天云娶妻陆丁香,两人孕育:

  长女:谷雨20岁;

  长子:谷陆17岁;

  女主:谷粒15岁。

  谷粒生父自小不是很好,王氏虽然多得了一个儿子,但是生产后元气大伤,至使产后房事上一直不顶事,也没再生下几个有本事的儿子,所以从小就不喜欢小儿子谷天云。

  但是令人奇怪的事,就算谷家对谷天云再不好,也绝不分家,就这么的压迫着二房一家。

  谷家本就是清贫之家,谷天云从小性格有些怪异,不爱说话,只是一门心思的侍弄庄稼,凡是也挣不变,也不懂得为自己筹谋,成亲后连带着妻儿也是跟着做牛做马,夫妻俩日子过得十分辛苦。

  谷粒与谷家冲突至使兄妹俩被净身出户扫地出门,是因为老太太王氏王美莲与大房儿媳妇李云娇想要插手谷粒的婚事。

  谷粒马上就要年满15,在这个早婚早孕的古代时空,女子14、5嫁人很是平常。

  而这桩被她们‘十分看重’的婚事,则是将谷粒嫁给一个地主老财做填房,而那老财主的岁数快能给谷粒做爹了。

  并且地主老财的儿子们各个不顶事不说,岁数也都不小,一共三儿子各个歪瓜梨枣、游手好闲的,最小的还是傻的,是远近闻名的光棍家!也不知道这家人是怎么和李云娇勾搭上的。

  没错,这李云娇就是这幕后的主谋之人,听说好似为了银子。

  陆丁香在没有丈夫后,一直坚强的活着,哪怕婆婆再苛待,为了儿女她也是一忍再忍。

  自己儿子早到了议亲的年纪,但是谷家却提也不提,却先打起了小女儿的注意。

  这次彻底激怒了一向温婉、柔顺的陆氏,为了女儿她奋起抵抗,最后被王氏和李云娇生生反咬一口说她不守妇道、不敬长辈、偷人等等,一系列的污名。

  陆丁香不堪受辱,更不忍小女儿跳入火坑,最后一头撞死在谷家上房门前,用自己的死为自己儿女争取了点时间,毕竟亲娘去世儿女必定是要守孝的。

  据说王氏当年给谷天云选亲的时候,就是特意挑选了一个贫户人家的女子,所以陆丁香的娘家不富裕,陆丁香不想自己娘家跟着受累,所以从没有麻烦过娘家,这也导致谷家对她欺辱更甚。

  但是好在父亲谷天云性子敦厚,为人本分,对待陆丁香也十分好,夫妻俩倒是琴瑟和鸣,恩恩爱爱的。

  为了让妻儿能够过得好些,谷天云真是对谷家尽心尽力,但是谷家人太过心黑,当二房一家如牛马一般使唤,所以至使多年来劳累过度、身子每况愈下的他,先是妻子一步病逝。

  谷陆见娘亲命陨,心里伤痛着急也是没有办法,为了妹妹他只能忍下心中那种不愤,草草埋葬了母亲后。

  但是谁能想到,谷家居然要强行将谷粒送走,趁着热孝继续嫁人,谷陆这才真急红了眼,加上年轻气盛气不过,不能对女人动手,就将大伯谷大富给打了。

  谷粒见谷家人全家都帮着谷大富打自己哥哥,也是拼了命的上前护着谷陆,却在混乱中被打伤而不省人事。

  谷家人见谷粒也见了血后,接连两条人命他们也受不住,就允了谷陆自立门户,被净身出户,在这冰天雪地的日子,两人就这么被赶了出来。

  九幽纵然多年磨练的沉稳性子,在听到谷陆的叙述后,心里也是愤怒不已。

  这个时空是个架空时空,对她来说陌生,但并不难懂,毕竟与自己前世的古代没有太大的差别。

  虽然对原身谷天云没有一丁点的记忆与感觉,毕竟她从小等于没见过自己爹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谷天云命陨的那一刻,有些难过。

  那份心塞与疼痛来自肺腑,更像是血脉牵扯的中那种哀鸣。

  谷陆偷偷擦了擦眼角的一滴泪,小心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妹妹,紧张的几次想要再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有再开口。

  “这么说,我当时昏迷,他们依旧没有施救而是赶了我们出来?”九幽沉声问道。

  谷陆悲戚的点点头“大夏律法对伤及人重伤与性命都有严苛的规定,毕竟我朝才结束战争不久,正是休养生息繁衍人口的时候,之前接连大战,男丁损伤严重。

  娘是自缢,纵然死得冤枉,我们也没地方说理去。

  而你就算真有个好歹被我告上府衙,但是也要有人证物证才行。

  当时冲突发生在自家院内,大伯一家是不可能承认自己过失伤人的。

  纵然出事估计也是爷奶出来顶罪,他们岁数大了,我们又是长辈,本就有生杀大权,所以根本也就没有什么影响。

  只不过谷安阳毕竟是个读书人,谷家还是点要几分脸面的,不然耽误了谷安阳的仕途,那谷家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养出来的读书人就白费了那么多的银子。

  再者大伯母她也不是省油灯,之前不分家也是要继续欺负娘,让我做劳力,如今娘不在了,而我也不再逆来顺受,所以他们就巴不得我们赶紧离开”

  说到这谷陆心里就气怒不行,小妹也就比自己小两岁,但是他们一大家子却是一直生活在一个房间内。

  爹爹去世早,娘带着他们一起生活,他一个男孩子总是多有变得的,但是家里就算是有房子也不给他们住,他只能在柴房里凑合。

  然而他们为了谷家奉献那么多,就是得不到一点宽待,这到底是为什么?!要不是村里人都说爹确实是奶奶生的,他都会以为爹被谷家捡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