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08 进山第一遇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379 2020-01-08 01:15:00

  008 进山第一遇

  九幽一边忙着手里的东西,一边想着明天的安排。

  想到小岭村自己记忆里从没去过,也没有认识的人,况且两个村子由于大岭村祖辈传承下来的恶习,两村虽然挨着近但是泾渭分明、都互相排斥。

  那么想要找个牛车什么的代步,恐怕没有点东西去交换是没人搭理你的。

  不过九幽不担心到镇上弄不到钱,作为一个穿越者,随便想点什么新奇的东西搞点医药费应该是不难的。

  如果不是冬天不好找草药,谷陆的伤九幽就可以治,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他的伤口在恶化,好在因为常年劳作从小吃苦所以身子还算皮实,不然早挂了。

  凌晨3点多的时候,九幽又煮了点鱼面汤,昨晚两人喝的鱼汤分食了3条大鱼,由于没有碗筷就是下手吃的。

  到了这个时候九幽也没那么讲究了,况且在前世风雨来雨里去的时候,日日活在刀尖上,原始森林、热带雨林、沙漠、沼泽哪次不都是九死一生的。

  有时候条件还不如现在呢,生蛇、生鱼、活虫子、死老鼠都罩收不误,只要能活下去,自己不知道以前都受了多少罪。

  天色刚刚放亮一点,九幽提着两根木枪,带上昨晚做的布绳准备上山。

  昨夜老天作美没有下雪,不过这还不到冬天最冷的时候,两人能不能再挺过来,真是个未知数。

  谷陆中途睡了几次,每次都是一会就被九幽叫醒,每隔半个时辰九幽就会给他按摩一次,防止他肌肉冻僵坏死。

  九幽将再一次煮好两条鱼的瓦罐从火上端了下来“哥,凑合吃些,主要是让你喝点热乎的,我这就上山一趟,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往里走的,一般野鸡在冬天爱往山脚下来,我去碰碰运气”

  谷陆本不愿意九幽上山冒险,毕竟女儿家太过娇弱,但是看见她手里颇为专业的木枪和绳索还有那绝决的意志,知道自己再劝无用,根本就也无力的拒绝,只是恨自己无用、无能。

  “小妹,你,小心些”谷陆最终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九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会小心,也会平安的回来,更会带你去镇上治伤,因为我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大姐也等着我去救呢。

  我用母亲的在天之灵向你起誓,只要我活着,永不会抛弃你们”话落九幽转身快速的向无名山而去。

  她不知道,当她转身的刹那,谷陆掩面而泣。

  ‘小妹,你终于是清醒了吗?’

  黎明前的昏暗,虽然山下已经放亮,但是山内依旧暗黑。

  九幽一边小心的往山内而去,一边用柴刀在树木上做着记号以免迷路。

  由于没什么体力,身法也不够灵活快速,中途遇见了几只小动物都没有逮到。

  寻着兔子的痕迹下了几个套子,不管有没有用,总之兔子是走直线的,所以只能在必经之路上碰碰运气。

  天还没亮起来,树林里还有些黑,九幽前世的视力很好,穿越过来虽然用了别人的身子,但是依旧觉得视力还是不错,这让她挺欣慰的。

  其实她也有些疑惑的,自己对于这个刚刚‘接收’的身体并不感觉到陌生,反而有种这本就该是自己的感觉。

  随着越发的清醒与记忆的慢慢融合,九幽就越觉得身边的一切,给她的感觉十分不同,看来她的穿越也并不是只是穿越那么简单!

  就像身体内总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叫嚣着,让她想要找到那丝异样与不同,却总是在千丝万缕间失之交臂,每每都抓不住自己感觉的那特殊的感应。

  九幽脑海里总是闪过不同的记忆片段,有时候让她有些分不清楚,自己穿越而来,前世的记忆却也是一点点的凝实,这里的问题到底出在哪?!

  她也疑惑,但是她更明白,她要脱离困境才能慢慢的去寻找真相。

  目前顾不得这么多,九幽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寻找猎物以及生存下去有价值的东西上。

  一般抓野鸡都是天黑的时候是最好,这样野鸡是趴着不动的,冬季野鸡一般都会找水源附近栖息方便觅食,找到密集的灌木边缘平坦的地方,在草丛间开路下套,或者在上部植物密集下部裸露地面的地方下套都行。

  九幽下了几个套子后,提着木枪又往山里继续探索,一路过来没有发觉大型动物的踪迹,于是放着胆子继续往里深探,这种古代密林都没有被大肆的开发与破坏,山里的好东西绝对不少。

  这样在山里外围转悠了很久,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九幽循着记号准备往回走,却在一个山坡上看到一只狍子。

  狍是一种中小型鹿类动物,多栖息在疏林带、河谷及缓坡上一带活动,狍性情胆小,日间多栖于密林中,早晚时分才会在空旷的草场或灌木丛活动。

  九幽干看着狍是直流口水,自己不管是刀、剑、棍棒还是枪械以及弓箭和弩这些兵器都是样样精通的,特别是射箭。

  由于自己喜欢,所以在前世花了很大的精力练习,不能说是神箭手,箭术也是非常好,可惜现在自己除了两根简易的木枪之外再无其他趁手的兵刃,不过这也难不到杀手出身的她。

  弓箭和弩九幽是会做的,在前世作为一名出色的杀手,制作武器是保命的根本,只是如今一贫如洗,只有一把破的不能再破的砍刀,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小心的往狍是的方位又移动了一下,突然从一侧又蹿过来一支幼狍,身形不高,九幽立马就有些兴奋悄悄的移了过去。

  手中的木枪握紧,虽然现在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不行,但是她已经观察到幼狍腿脚似乎有伤,行动的速度并不快,所以这个机会难得可以试一下运气,或许是个机会也说不定。

  就当九幽集中精力将全身力量集中到手臂准备拼力一搏之时,一道空冥之声响起。

  九幽多年的杀手经验立即辨别出那是一道快箭速射出的声音,身体本能的做出了躲闪的反应……

  “噗”

  “嗖~噗”

  两道声音连续响起又快、又急,

  只在…刹那。

  九幽手中的木枪被她反射性的扎在地上,左手拄着木枪死死的借力刺进地里的枪身稳固身形,这才没有被箭羽的劲力带飞。

  右手捂上左心口上方、肩膀处下方的位置,一柄长长的箭羽插在其上。

  钻心的疼痛差点没让她一口气上不来,随后脑海内竟然是刹那的空白,就连眼睛、耳朵同时都失去了知觉,她有刹那的真空感出现

  好在这诡异只是发生在一瞬,待她缓了一口气抬起头,身前那只壮硕的大狍子已经倒下,还没有死透蹬着腿,幼狍早已惊走不见了踪影。

  待九幽看到箭羽是穿过狍子的脖颈射到自己时,凭借着多年本能闪躲,她躲开了致命的位置,但是依旧躲不掉被射中的命运。

  低头看了一眼伤势微微松了一口气,虽然刚才疼痛到现在麻木,但是也知道自己的伤不致命,不致命就好,毕竟她已经有了牵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