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10 伤药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85 2020-01-09 01:05:00

  010 伤药

  九幽抿唇不语,虽然不愿意低头,但是不得不妥协的选择静待,她不知道自己刚才无意间放出的刹那煞气给北堂奕带来怎么的震惊,此刻她除了收敛自己的气息,防备与妥协不敢有过激的行为。

  北堂奕刚才释放的杀气就连百里云都有点不适,眼前的小小少年却能无动于衷,要知道换了其他人,早就吓得腿软了,更有甚者会吓晕过去也不稀罕。

  想到方才‘他’隐忍伤痛的那份坚毅与拔箭时的那股狠厉,向来对一切都不是那么在意的北堂奕,却被这双眼干净而幽深的眼眸深深的刺进了心房,心房有刹那的颤抖及波动,久久涟漪的让他不知所措。

  沉寂多年的心,动了!然而却是因为眼前的小豆丁!!!

  所以他下意识收紧手中的弓想要掩饰自己的异常情绪,却不想见到的是更加警惕如鹰锐利的目光,那份气势似乎丝毫不输于自己。

  这孩子到底是何人?为何有这般气势!

  九幽并不知道,多年来自身养成的习惯,对一切杀气都能视为一缕清风一般浑不在意的她,会给北堂奕带来这么多的震惊与疑惑,以至于以后给自己招来了一生的纠缠。

  北堂奕伸手入怀摸了一个玉瓶就扔给九幽,九幽下意识接过看向两人默不作声。

  北堂奕没有说话,看向百里云。

  百里云见到他的目光,赶紧收了情绪,认真道“这瓶药是绝好的治伤良药,就你这伤,抹在伤口处7日内保管留不下一点疤痕”

  “伤药?如果更重的伤口,比如血洞是否也能治愈已经发炎,不是,已经恶化的伤势?”九幽听到绝顶伤药,放下了一身的利刺,眼睛一亮急忙发问。

  北堂奕被她眼内散发的那股晶亮的光彩又一次闪了眼睛,心脏突然狂跳不止,感到自己的反常心悸,本预做点什么,却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只要人还活着,没有因为伤情恶化而昏迷,这瓶用完了也就好的差不多了”

  “这么好?真的管用!”九幽压抑住心喜充满期望的看着他求证。

  北堂奕刹那的懊恼后,便镇定如初,仿佛刚才那一点悸动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一般,看着对面孩童眼内那股希奕之情,慎重的点点头,随后又像是见了鬼般被定住。

  九幽不知道自己脸上绽放的犹如青莲般的笑容,瞬间秒了面前的两人,主要是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闪闪发亮如黑曜石般璀璨,让人留恋,不舍失去。

  “多谢了,刚才的那一箭,我们两清”九幽高兴抱拳一礼,然后提起木枪转身急切的往山下跑去。

  许是心情好的原因,许是刚才那不明疼痛过后的一身充沛的体力与清爽精神头,九游竟然是脚下生风般越走越快。

  心里因为得了此药愉悦的不行,这么好的伤药,再加上自己处理伤口的技术,谷陆的性命无忧了。

  九幽感到自己似乎轻灵了几倍,穿梭在林间如同是前世的身体,一路摸着套子意外的收获了2只野鸡,1只野兔,提起猎物不再耽误,一路直奔山下。

  百里云张着嘴看着眼前发呆的兄弟,这家伙这是怎么了,从小到大认识他这么久,还从没见过他这般失态过。

  那小子都走了半天了,他还这么呆呆的望着,这还是那个12岁就上了战场,从死人堆里博出来的杀神吗?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那小子离去的方向,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百里云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不会真如别人猜想的那样吧!

  奕,他……

  龙、阳之好!

  天啊,难道他喜欢这种的?!

  百里云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紧张的往一边挪了挪,然后又警惕的拉一拉自己的领口,生怕自己这张美似天仙的脸让他感了兴趣。

  这边百里云心里歪歪无数,突然被一股冰寒冻了的打了一个喷嚏,抬眼一看,北堂奕危险的看着他,那警告性慑人眼神,好似能杀死他。

  凭借身为发小、光腚娃娃一起长大的熟悉与了解,北堂奕怎么会不知道这小子一撅屁股拉什么屎,北堂奕警告的看着他,百里云真的有点差点吓尿了。

  自己是被这家伙虐大的,天知道这家伙到底有多腹黑、有多阴狠啊!完了,完了,这是捋了虎须了呢,百里云在心里开始哀嚎。

  “奕,那个,咳,十一~~~~”百里云整整嗓子,而后,吼了一声。

  只见他的话刚落,一个黑衣男子如鬼魅般出现在两人身前。

  “十一,赶紧的,把你主子的猎物弄回去,中午就吃它了”百里云佯装无事的指指地上已经死了的狍子,小心谨慎的偷瞄北堂奕的脸色,腿肚子还有点颤抖,他可是吃过亏的,从小就怕这煞神,这次不会又撸了虎须了吧。

  “是”十一扛起猎物几个起落,消失在原地。

  百里云看了看九幽离开的方向,思索了一下,眼睛一怔,纳闷而喃喃自语道“奕,刚才那小子,我怎么觉得他和昨天我和你说的那个捕鱼的小丫头很像呢”

  北堂奕本预离去的脚步突然顿住,下一刻向山下掠去,百里云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一紧,‘完了’也紧追其后。

  九幽兴奋的提着战利品飞快的下山,远远听到一片哭声,等视线中窝棚那聚集了几个人影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呜呜呜,老天爷,这是要绝了我们的活路吗?”

  “爹,爹,你要坚持住啊,我们马上就去镇上”

  “爹,爹~”

  九幽到了窝棚近前的时候,就看到不大草铺上除了谷陆外还躺着一个面色青紫的老人,此时谷陆满脸焦急的咳嗽着,虚弱的喊着“外公,外公,你醒醒,醒醒”

  九幽推开跪在两人身旁的一男一女,急声问道“怎么回事”将猎物仍在一边,俯身查看谷陆的伤势,发现他越渐虚弱也并没有大碍。

  “小妹,快,快看看外公,外公被冻僵了”谷陆看见九幽的那一刻,如同抓住稻草的浮游,眼内瞬间就涌上了几分希望。

  九幽摸摸躺在草上的老人,上身还好,腿的部分已经很僵硬了,整个人脸色青的有点发黑。

  “他这样多久了?”九幽顾不得旁边这个哭的像女人的男人,谷陆的那声外公让她脑海中瞬间如针扎一般,记忆力的一股温情涌上心房,料想眼前之人以前必定是十分疼爱自己的,也顾不上其他,赶紧问向一边垂泪哽咽的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