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12 雪上加霜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94 2020-01-09 01:25:00

  012 雪上加霜

  王春兰看看自己的丈夫,想着他方才说的不能随便往家领女人,心里有些小甜蜜“哎,也是,倒也怪不得你”

  “可怜见的,好好的孩子被这么祸害,今个要不是听村里刘大说了俩孩子的遭遇,我都不知道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狠心的长辈,那大岭村的谷家,真真是不厚道,不仁义”

  “耶,人呢?”王守山推着一个小推车刚到草棚近前,发现地上凌乱、空无一人。

  “这是走了,还是被接回去了”

  “这地上的东西这么散乱,估计也是走的匆忙,这火都没灭净呢,赶紧的给归置归置都先放草甸里,这么多脚印还是往村外走,估摸着是去镇上了。

  这些个东西还是能用的,往后勤盯着点就是,万一两人无处可去再回到这,再往家里接就是了”王春兰皱皱眉,看看天色,赶紧催促道。

  “唉”王守山长叹一声,赶紧收拾了一下,将还没有灭的火也给熄了,就又推起自家的推车往回走。

  走了几步,那将女子抱到小推车上,两人说着体己的话,远远还能隐约听见那么几句。

  “春兰,看来这事怨我了,要是我早点把她们接回去……”一句句呢喃慢慢消失在远方,两人顺着河道往下游小岭村而去。

  “看来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只是”百里云看着远去的夫妻,不仅感叹道。

  北堂奕鬼使神差的将那几条鱼从檐上拿下来,然后转身飞快的回了山中。

  九幽四人一路上费力的推车紧赶慢赶的来到云海镇上,一路上急行也没有心思观察这陌生时空的风情并茂,这大冬天的一个个都病成这样,祸不单行、雪上加霜啊。

  进了镇子就往一家医馆而去,幸亏陆大江以前在镇上做过几天零工,对一些店铺也熟悉几分,引着九幽就往名誉最好的保和堂而去。

  东方旭一路从神药谷追着自己哥哥出来,直到到了云海镇也没有见到人,这恼火着气呼呼的坐在保和堂厅门口与掌柜的荣福海耍着脾气,就见九幽等一行人到了门口。

  九幽虽然心急,但是也知道这古代最讲究的是礼数,看看自己一身破烂,也没法再顾及太多,几步进了药铺厅堂,冲着柜面上的掌柜恭敬道“掌柜,请问贵堂的医者是否在,我哥哥受了重伤,我外公身上有轻微内伤又被冻僵了,病情十分凶险”

  荣福海一看见有人求医也没有再哄着身前的小祖宗,赶紧喊了店堂的小二出去接人,九幽看见掌柜态度谦和、面色慈善,心道这家医馆医德确实不错,这世上还是有好人的。

  再者自己几人个个如同叫花子一般,丝毫没有在他眼内看到半分鄙夷与厌恶之色,终于第一次对这个时空产生了些好感。

  陆大江虽然对保和堂的声誉有所耳闻,但是没有真正求到门上,心里忐忑。

  见到一个身穿锦卦短袄男子迎了出来面色一紧,赶忙鞠躬道“掌柜的,请救救我的亲人”说着就要跪下。

  九幽跟着走到门口处看见陆大江这番做派,心里不喜,随后想到这动不动就跪的古代,皱起眉头,好在荣福海用手托了他一把,没有让他真的跪下去,九幽的眉头才松了松。

  她不知道自己几息的表情变化全部收入了旁边华服少年眼中,后者眼内立马晶亮了起来,好似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

  “先进去再说”掌柜喊着堂内的伙计帮忙。

  陆大江心喜的赶紧先去抱起老者率先进了药铺,后出来的伙计上前与随后的九幽一起将谷陆也架了进去。

  东方旭突然觉得发现了新鲜事,立马精神起来,见两个病人面色心里就有数,诡异的一笑,跟着几人也进了后堂。

  坐堂的大夫看见有病人到来,赶紧的先给老者把了脉,然后又看看谷陆皱眉“这老爷子因为年事已高、又多番周折,加上心绪不稳,郁结于胸,再受了寒凉,需先服几帖药看看,如果病情不再恶化以后只要好生调养,先将腹脏的病痛去除,将养个1年半载的就没有什么了,不过药要吃上至少3个月才会有起色,这小哥的伤势有些麻烦”

  九幽一听老者问题不大,心里稍微放松,再听谷陆的伤势,心里又骤紧。

  随后又听大夫继续说道“我先给他开服药先服下,看看是否有好转,这身上的伤势要赶紧处理”然后顺着衣服血迹之处掀开露出伤口,倒吸一口气。

  看了看谷陆面上露出了几分钦佩之色,伤口污血混合着草木灰加上坏死已经翻开的肉,看着让人心惊,陆大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陆红芳已经捂着嘴开始低泣。

  “这伤没有处理已经恶化,身体也有了恶症,内腹均有受损,看着伤势有个几天的时间看得晚了,就这么一直挺着呢?这小哥也是个汉子啊”那医者说吧,转头看向凑过来的东方旭。

  心里琢磨着‘有这位神药谷的大神在,这两人的伤都不是问题,不然这么慢慢治,慢慢熬,真是有几分危险,可是神药谷有自己的规矩,这小爷又是个混不吝的主’心里隐隐有几分惋惜,他对这小子的毅力还是挺钦佩的。

  九幽顺着大夫的目光,转头看向身后的东方旭,15岁左右年纪,穿着虽然简单但是衣服质地价格不菲,头上的羊脂玉冠虽然造型并不繁杂,但是玉可是珍品中的珍品,价值连城。

  一身银白色锦缎长衫,宝蓝色紧身长裤,脚踏珍贵的鹿皮靴,上边嵌着葡萄般大的珍珠,就这两颗珠子都不是一般人能佩戴得起的。

  只是九幽心里疑惑,不是说古代男子20岁及冠才能佩戴这种发饰,不过她也没有再纠结这些,忽略了他俊美的一张还显得稚嫩的小脸,虽然脸肉呼呼、圆鼓鼓的有几分可爱,只是那桀骜欠扁的眼神,怎么看都和上午在山林内遇见的那个臭狐狸有点相近,看来又是一个纨绔子弟。

  九幽不知道大夫什么意思,但是也能猜到几分,但是看着这二世祖的德行,怕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主,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看诊的大夫“您看看这瓶药可好用,治我哥哥的伤是不是有帮助”

  那大夫将玉瓶接过打开一瞬间,眼睛就亮了,激动道“可以,可以,太可以了,我马上给他清理伤口,有这瓶药在,这伤口恢复绝对没有问题,再开些内服的药慢慢调理腹脏的伤,要不了多久,这小哥就可以痊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