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14 赌局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236 2020-01-10 01:15:00

  014 赌局

  “没钱怎么了,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也没钱,我自然不会赖着贵堂医药费,不像某人死皮赖脸的做些幼稚、无意义的蠢事”九幽懒得理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准备出去。

  “你,你,牙尖嘴利,就凭你还能赚到银子不成,瞧瞧你那样子,连街上的乞丐也是不如”

  “表少爷”荣福海知道自家表少爷是公子哥脾气犯了与这孩子杠上来,方才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在这孩子手里吃了亏,可是毕竟不是那等是非不分混蛋之辈,所以赶紧开口劝了起来。

  “你闭嘴,今天本少爷就看看‘他’怎么挣来银子!”东方旭大声呵斥荣福海,让他将下边的话给噎了回去。

  九幽气结,本来不想与这个被惯坏了的孩子一般见识,因为她也看得出东方旭不是那等龌龊之人,只不过养尊处优惯了,被家里惯着一身富贵病而已。

  但也实在不想再忍他无理取闹下去,这一大家子,伤的伤、病的病,自己再不想办法弄到钱,真等着喝西北风不成,便冷冷开口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东方旭本以为九幽会与自己唇枪舌战一番,没想到她却是心平气和的就来了这么一句后便不再言语,只是清冷的看着他,眼内有着无奈。

  无奈?

  东方旭心里不是滋味,顿时感到自己一棒子打在了棉花之上,让自己上不上、下不下,这口气怎么都顺不过来。

  抬眼看去,这一家人个个面黄肌瘦、弱不禁风,深冬冷寒却个个都是薄衣单裤一看就是穷苦人家,那个女孩子也是可怜兮兮的样子。

  再看眼前之人,星眸明亮、气势凛然,一股高贵隐隐从骨子中透出,想要再说些凉薄的话却怎么也无法开口。

  眼前之人为了亲人敢于与他这种富贵在身之人一争,东方旭心里突然有些懊恼,只是一而再,再而三被下了面子,害的自己这般的丢人,心里就是气不过。

  小孩子脾气一上来便也不好收,怎么的都想扳回一局找回点面子,想到刚才被扔出去让属下们都看了个热闹,要是再让自己哥哥和表哥知道,指不定怎么笑话他,简直气得要死。

  索性耍赖哼唧道“哼,小爷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挣来银子,要是你只靠自己之力在一炷香之内挣到银钱,那么我做主将你们的医药费全免了,不仅免了今日的诊银就连之后调养药也一并给你免了。

  不过要是你挣不来钱,那就赶紧、马上、给我走人,今日的诊银以及药费当保和堂做善事了”

  东方旭话落瞬间有点洋洋得意,九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一炷香,说话算话?只要我能挣来钱,你就免了所有药费及后期调养的药,一直到我哥哥与外公痊愈为止”

  东方旭本来信心十足,想着就算乞讨要饭,一炷香也不见得能要来钱,况且云海镇上的有钱人虽多,但是对乞丐是非常鄙视的,大多不愿意发善心养着那些好吃懒做的人,除非是那伤残的或是年老的还有人施舍些,不然好手好觉怎么不是养活自己,非点做乞丐伸手要,这让人还是十分看不起的。

  不过此时见眼前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有点发虚发毛。

  “对,不过你要凭借你的本事,不能变卖自己、乞讨以及典当物品,只能你凭借自己的能力赚取”东方旭想了想还有卖身为奴这一条出路,那板车上挂着的野鸡和野兔也能换点银子呢,赶忙补了一句。

  “谷粒,算了,我们,我们走就是”谷陆之前一直没有机会插话,也是被九幽一系列的事情搞晕了,这会看见那少爷不依不饶,心里十分担忧。

  民不与官斗,贫不与富争,他清楚现在的处境对他们不利,不想妹妹再受到这番的欺辱,这已经受的太多的苦了,赶忙出声劝阻。

  陆红芳见状便也挺身而出,赶忙上前柔声道“这位少爷请息怒,我家侄儿年幼无知,方才也是心忧亲人才失手并失了礼数,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是啊,我们感激保和堂的大恩大德,这就离去,他日一定报答保和堂救命之恩”。

  说着给他行了一礼,九幽诧异这着这个应该是叫姨女孩,还是个知书达理有些礼数教养的呢,说话也不像一般农村妇人那般粗俗,眉头微挑。

  东方旭见陆红芳出面赶紧往后退了退,大夏男子虽然大防不严,但是冲撞女子也不是好男人的品行,心里也琢磨着要不找个什么台阶下,就这么算了吧。

  陆大江这会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也赶忙上前躬身行礼作揖,并将妹妹与九幽都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声音沙哑透着急切的恳求“是,是,小孩子童言无忌,还请少爷莫要与我们平民百姓一般见识。

  稚儿无知,还望少爷高台贵手放我们离去,他日我们一定将药费归还回来,绝不忘保和堂今日救命之恩”这话说的,明显态度就放的极低了。

  东方旭原本想激一激九幽,这会见到这一家穷困潦倒又遭了大难,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的,想到方才自己的一番刁难,脸不禁有些发热。

  九幽看到此情此景心中微暖,陆大江兄妹相护之情半点不惨假,但是她九幽是何人,还从来没有被这般的看低过,决定给这个少爷点教训,便从陆大江身后走了出来,冷声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话罢,掀开帘子就去了前堂。

  “谷粒”谷陆担忧的喊了一句,奈何伤势严重而浑身没力,只能半躺着干着急,看着她消失的身影,一种无力感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陆大江嘱咐陆红芳照看着两人,然后赶紧追了出去,别人不知道谷粒的身份,但是他们是清楚的,生怕小丫头吃亏。

  陆红云看到骄躁不安的谷陆,赶紧道“我去看看,你踏实的养伤,莫要再让她着急”

  谷陆有些担心两个女孩子照样吃亏,但是此时此刻他什么都做不了,也只能坐在那干着急了。

  九幽到了前堂环视一圈,看见掌柜的柜台上放着几块牛骨,眼睛一转,向荣福海道“掌柜的,能不能将您这几片牛骨借我一用”

  荣福海自然是听到了方才后堂的自家表少爷与眼前之人的一番话,便点了头。

  九幽道了谢,快速从堂内的炉子内拿出火钳子,将几块牛骨都烫了几个眼,然后用讨要来的线绳两块拴在一起,四块栓成一串,与随后跟出来的陆红芳耳语了几句,一手一个就出了保和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