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15 没想到的第一桶金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316 2020-01-10 01:25:00

  015 没想到的第一桶金

  云海镇虽然因冬季街道人不如往常多,但是凑巧今日有市集,所以此时哪怕过了午时也还依旧热闹,街道上人还不少。

  保和堂在市集与出镇的必经之路上,所有来往人流稀疏但并不冷清。

  九幽十指转动,试了试自己做的快板,听了听声音还算可以,便在保和堂一侧较为人流密集处站定。

  什么也不说,快速的打起了快板,街道上的人瞬间被这新奇的节奏轻快、声音响脆吸引了过来。

  九幽快板清脆,曲声流畅,由慢到快越发的让人耳目一新。

  看着人越积越多,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各位乡亲父老,我家里兄长重伤,外公重病,无钱医治,保和堂心善免了我们的医药费。

  今日,我们身无分文出此下策,请各位听我演一个小段,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不求各位能为我们筹了药费还了保和堂的恩情,只希望各位如果看得上眼这一点小才艺,给个打赏,让我们一家老小能挣一口粥吃就行”

  紧接着,已经减缓的快板再次传出更为清脆的脆响,一阵快过一阵的曲声,

  九幽敛了口气息,沉稳清亮的嗓音出口,字字清晰,语速不断的加快一段数来宝脱口而出……

  “……玲珑塔来塔玲珑,玲珑宝塔第一层……”

  九幽只刚说道一半,街边不少看热闹的就频频叫起好来,陆大江看到陆红芳随后拿出的托盘,心里明白了九幽的用意,便是一阵阵愧疚。

  看着前边出头陷阵的女孩子,深感自己无用,深吸一口气端着拖盘,就那么的站在九幽身边,恭敬的伸出前臂面相众人,眼内含着一丝热泪,他虽然拉不下脸做这种事,但是知道自己不能在此时此刻而退缩。

  谷粒一个姑娘家是连自己的脸面都不顾了,自己一个大男人,难道真让一个女孩子去筹医药费不成?!

  陆红芳对九幽当街卖艺极为震惊,心里有些感动,明白这是对她们家的救助,对自己一家人也是恩情,便也放得下脸面站在一边帮着映衬。

  东方旭从出了保和堂到此时都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他虽然觉得自己将个孩子逼到这份上有些愧疚,但是也被这明快而新奇的东西吸引。

  虽然懊恼,但是没一会就被九幽的段子吸引住了,也忘了他大少爷的高贵与傲娇,还差点被人群挤了出去,要不是后边的侍卫上前帮着挡了挡,这孩子就该继被九幽摔了之后,再被看热闹的给踩崴脚了,那样又将何等的悲催。

  不知道是谁率先的扔进托盘几个铜板,随后不少听得入迷,高兴的人也纷纷扔出铜钱到托盘里,随后就哗哗啦啦的接连不停,像开了口的水管一般。

  九幽看到有人给钱,语速就越来越快,不过依旧吐字清晰,让在场的人都听清楚自己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让路边看热闹的行人对她这一番功夫佩服不行。

  远处茶楼上一双深邃的眼眸一直盯着下边发生的一切,百里云凝神静气靠在一侧的窗棱上也是听得入迷,这段子新颖至极,他从未听过。

  随着九幽最后一个字停下,然后弯腰拘礼,不少人纷纷又给了银钱,意犹未尽的好半天才散开,有的人还叫好着让她再来一段,被她微笑着婉拒,她还有别的事,不能将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这上边。

  九幽扬言只需讨一口吃饭的银钱,但是看热闹的人多,你一文、他两文,虽然都是平民百姓给的不多,但是架不住积少成多,最后散场的时候,还有几个富家小姐听得高兴,兴奋之下还赏了散碎银子,九幽看到那托盘都快满了,嘴角上扬。

  就说吧,怎么滴能丢了咱穿越女的脸呢。

  其实应该也是这古代人都淳朴,不管自己的段子是否是因为新颖吸引了众人,但是她依旧觉得是世人可怜她的身世,才纷纷出手相助。

  九幽真诚的道了几次谢后,才松了一口气。

  北堂奕坐在茶楼窗户边,看着远处那单薄身影的一撇一动,方才的段子纵然精彩,但是他也没有忽略了那孩子眼内的伤痛与那抹与年纪不符的沧桑,直把自己的心,激得有些疼痛。

  之前对她的一抹好奇,变成了更深的探究,他只想一口气将她了解个透彻,然后,然后......

  北堂奕被自己的心思给吓了一跳,越发觉得这个贫苦的小女孩不简单,无论自己怎样想要疏远或忽视曾经她给自己内心带来的那份波澜与激动,不过依旧不减对她的注视,也越发清晰了自己心底产生的执念。

  一见钟情吗?!这世上真有这般的感情,只需一眼,就是万年!

  而被北堂奕看到的那些情绪,其实是九幽怀念前世的一抹真情流露。

  纵然她也有更多的方法在一炷香内挣到银钱,但是此时的她诸多受限,还不能放开手脚。

  不过能在这陌生时空,演一段自己最爱的‘玲珑塔’,她心里也有些圆梦的知足,她是非常喜欢快板的。

  “没想到这小妮子还有这等才能,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们大夏所谓的才女,怕是也不及她呢,这小小地方卧虎藏龙啊”

  百里云摇头晃脑的回味着方才九幽的那段精彩演绎,同时也有侍卫汇报了保和堂里东方旭那小子的丑事,百里云忽然发现新大陆般看着眼前一直发呆的自己发小,眼睛里闪过一抹狡黠。

  北堂奕没有忽略耳边侍卫对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汇报,鬼使神差的从怀里掏出2个元宝放在桌上。

  百里云看见那20两的银锭子有些惊讶,这冰山家财万贯平时抠的就跟铁公鸡有一拼,今个怎么这么大方,一甩手就是20两?!没换人啊。

  北堂奕自然没有忽略了百里云眼中的那抹惊讶和腹诽,一个冷刀眼过去,百里云又是吓了一跳。

  随后他懒散的靠回椅背,伸手入怀“十一,去,将我这10两...不,20两...不,3、30两银子,同你家主子的一同去赏给楼下刚才那个小妮子,呃,不是,那个说段子的姑娘”

  百里云终于在北堂奕冷刀眼中心疼的发着颤音小心的说着,直到30两银子放在桌上,北堂奕才收回压迫十足的视线。

  百里云咽咽口水,松了一口气。

  ‘要不要这么狠?这家伙自己想追女人,却让老子也跟着破财,他不会来真的吧。不过谁让他百里家是这夏国的首富呢、靠!老子有钱也不带这么明抢的吧’

  百里云郁闷的心里发着牢骚,委屈的看着对面的黑脸冰山,后者没有给他半眼回复。

  一脸的欠奉样,但是自己又不敢,哎,他咋这么命苦呢。

  十一看着百里少爷便秘般的脸色,闷笑着接过3锭10两一个银子,再恭敬的取了自家主子放在桌子上的银子,赶忙下了楼去执行任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