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24 询问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96 2020-01-19 01:05:00

  024 询问

  “是,公子说的是,不过我救人心切也是别无他法,那伢首仗势欺人,本身我小姑被卖也不过是10两银子,他一天不到赚了一倍回去还如此贪心要坐地起价,所以我才没压住火气,要他好看”

  “呵呵,敢问贵姓”

  “谷粒,庄户人家,家住云海镇大岭村”九幽大方的自报家门。

  既然是姓东方,那与东方旭估计是一家,这等大家族要查她的身世简直易如反掌,不如她自报家门说的清楚也表示对人家的尊重,况且她又不是什么坏人,也实在没什么可以作假或者隐瞒的。

  “对了,公子刚才说你姓东方,那么东方旭是你什么人?”九幽随口也问了一句。

  虽然眼前之人贵不可言,但是九幽作为一个现代人也没有古人等级卑微的那般思想,完全还是用现代人的交流方式,其实也是因为她这点的独特,才让东方空对她青眼有加。

  这种大家族的人,要么觉得你身份低贱不配与他结交,要么就是喜欢这种爽朗又直率的人,没有弯弯绕反而让人更容易接受。

  大家族最忌讳那些带着目的接近自己的人,而谷粒显然不是这一类人,倒是让东方空觉得相谈甚欢、轻松自如、很舒畅。

  “旭儿?是我幼弟,怎么,你们认识?”东方空饶有兴趣的向前探了一下身子,他有些好奇的道。

  眼前的贫民小子怎么会与自家弟弟相识,那小子的脾性可是很挑人的。

  还未等九幽回答,马车忽然停下。

  “少爷,到了”一个沉稳的男声从马车外传了进来,九幽说了声谢,就拉着陆红芳与陆红云两人与东方空告辞,然后回了保和堂。

  “红云”

  “小姨”

  陆红云看见脸色苍白消瘦不成人形的谷陆,憔悴不堪的哥哥,还有自己似乎是重病的爹,眼睛终于有了波动。

  “爹,这是怎么了”陆红云扑到了陆昌年的身边大哭起来。

  陆大江也是激动的流了眼泪,哽咽道“爹病了,我和大妹也被赶出来”

  陆红云脸色惨白,转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九幽,伸手抓住她的双肩“这,这是谷粒?几年没见变了样子了,没认出来”她看着一身男装打扮的谷粒,眼内涌上深深的疼惜与自责,倒是让九幽心里有些触动。

  九幽虽然觉得尴尬,不过也没有躲开她的钳制,只是微微一笑,这反应的有点慢吧。

  “谷粒这孩子可是有本事的,今个如不是有她,我们,我们怕都点死在那冰天雪地之中”陆大江激动挣扎坐直身体,看见陆红云平安归来,心里的担忧也才放下。

  陆红芳赶紧又给陆红云到了杯热水。

  陆昌年伸手拉住九幽,声音沙哑而感激的说着,隐隐中带着哽咽,眼内更满是激动与伤痛“好孩子,谢谢,外公谢谢你了”

  “外公,您这么说就是见外了,都是一家人”谷粒安慰道。

  陆昌年老泪纵横,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谷陆在旁边安慰了一下陆红云也看着九幽,眼神透着一抹感动。

  九幽看到这会被折腾的差点人仰马翻的人,可算都平静下来了,才将自己的不少疑问问出来。

  “这忙乎一天,我也没抽出功夫问问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雪天怎么会到大岭村找我们?”

  九幽进来的时候见到桌上还有用棉布包裹的包子,就知道他们已经吃过了,所以才问了起来。

  屋内点了油灯,保和堂又给加了一个炭盆,三个病人虽然此时疲累,但因为都惦记着亲人,也能坐着说话。

  只是老爷子明显还十分虚弱,陆大江脸色依旧不好,谷陆倒是因为喝了一次潭水脸色好了许多。

  虽然此时已经进入夜幕,但是保和堂并未过来赶人,按理说除了病人,这会闲杂人等都该离去了才对,毕竟保和堂地方有限,这半天多也没有让他们换房间住到后院去,想必是想到了他们的难处,这真是已经很善待他们了。

  九幽的话一问出,所有人脸色都显露了悲苦之色,老爷子颓废的半靠在床上闭上了眼睛,陆大江欲言又止,悲痛又愤恨的低下头,陆红芳也终是缓过神,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谷陆的外公陆昌年,膝下一子儿三女,分别是陆丁香,陆大江,陆红芳,陆红云。

  陆丁香是长女,也是陆昌年的原配温氏所出,温氏生下陆丁香后一直无所出,在这个没有儿子一辈子抬不起头的古代,迫于压力,温氏郁郁寡欢而病逝。

  温氏病逝之后,陆昌年也一直未再娶,主要是怕自己女儿在后娘手里讨生活不易,还有一个亲侄子要照顾。

  直到陆丁香长大成人并16岁出嫁后,劝自己爹爹再续一房续弦作伴,陆昌年这才又娶了一个小寡妇甲氏做续弦。

  甲氏为陆昌年生下陆大江三兄妹,所以陆丁香比几个弟弟妹妹大很多。

  所以谷粒和谷陆的这位舅舅和两位姨,其实不过是与自己母亲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罢了。

  陆昌年有个亲哥哥,从小拉扯他长大十分不容易,兄弟俩感情很好一支没有分家。奈何哥哥过逝早,嫂子不愿意守寡就偷偷跑了,留下一个儿子叫陆大海。

  陆昌年感恩自己亲哥哥,对他的孩子陆大海十分好,当成亲儿子一般给拉扯大,给他娶妻生子,成家立业。

  但是陆大海从小就是个是个不听管教的,人也混的很,仗着自己亲爹对亲叔叔有恩,也是整日携恩自持。

  加上又不听劝阻,花了大笔聘礼娶了个好吃懒做又不省心的媳妇回来,花光陆昌年多年积蓄不说,还整日搅家宅不宁的主,生生气死了续弦甲氏。

  所以因为要给爹娘守孝,就耽误了陆大江和陆红芳的婚事,只有陆红云是因为甲氏从小给订了一门娃娃亲,所以在热孝的时候就直接送去了婆家,不然也会被一同耽误。

  陆大江性子憨实,向来不与人争闹,加上陆大海夫妻俩暗中使坏搅和黄了他两门亲事,也是一直都没有娶上媳妇,如今也是还打着光棍。

  加上人又傻实诚的只会专心的伺候一家人,不仅仅侍弄家里的庄稼是一把好手,更是家里家外操持着,也很有当哥哥样,怕自己妹妹们吃苦受罪,就干的比别人都多,也十分辛苦。

  与其说他和陆大海是堂兄弟,倒不如说是家里的半个奴仆,但是为了供养老爹爹与妹妹们,只能生生忍着被欺负,忍着自己这个狼心狗肺的堂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