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25 陆家伤心事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238 2020-01-20 01:05:00

  025 陆家伤心事

  陆昌年逐渐年迈,加上操心儿女婚事身体越发不好,他有心分家奈何陆大海夫妻总是闹得不得安生,并且逼迫陆昌年,说这家里都是陆大海生父置办下来的产业,除非他们净身出户。

  这次他们之所以这般狼狈,是陆大海夫妻俩打了陆红芳的主意,陆红芳今年已经19岁了,这在古代可是嫁不出去的年纪了,所以不用问陆大海夫妻肯定也是想要拿陆红芳换银子的,毕竟孝期刚过,可以嫁娶了。

  所以陆昌年这次真怒了,与陆大海动了手,势必要分家。

  而陆大海混蛋,找了媳妇娘家人来做打手,最后陆昌年一家人吃了亏,老爷子也好悬被打,最后父子三人被生生的赶了出来。

  九幽听罢气怒不已,什么东西,简直就是狼心狗肺、不是人!

  “这么说,还是因为没办法在辖制你们,所以才将你们赶出来。

  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也真是有胆啊,居然这么欺负人,他谁啊,还做起大姨的主的了”九幽有些气愤道。

  陆红芳也是轻泣着,好像是觉得自己拖累了自己的父亲和兄长,毕竟她是真的到了嫁不出去的年纪了,虽然是为了给母亲守孝,但是依旧改变不了被人嫌弃的命运。

  陆大江看妹妹们也是难过“这事哪里怪得了红芳,是我这个当哥哥耽误了她,要是我成亲早些,娘亲去世那会,热孝期两个妹妹都能出嫁,只是时间太仓促,当时也不敢让红芳随意嫁人。

  陆大海是个混人,蔡氏更是个混不吝没皮没脸的,以前我也是不想搭理这样的人,想着一家人总会有一天谈得拢的时候。

  没想到,倒是害了红芳和爹没少被他们欺负,陆家是我爹辛辛苦苦撑起来的,让我们净身出户又凭什么?要是没有爹,他陆大海早就要饭去了。

  村长和村里的一些老人都是袖手旁观,要不是他们背后使坏,我们本也想着攒点钱,不行分开就分开了,谁知道那个蔡氏居然找了娘家人,将我们生生给撵了出来,不然就要将红芳带走。大妹一个女儿家,万一真是被男子冲撞了,这以后可怎么好!”

  “哎~造孽啊,都怨我啊,怨我啊,害了一个女儿(谷丁香)早早出嫁,想着给红芳好好选个人家,谁想到桂芬(甲氏)突然去了,只能让红云履行婚约赶紧成亲,本来今年我就一直张罗着给红芳看亲事了,谁成想那良心狗肺的出来捣乱”陆昌年十分自责,惹得陆红芳姐妹抱在一起哭。

  说到底还是他这个当爹的没本事,居然一家子被那么个东西给欺辱了,想想他就呕得慌。

  但是当时为了自己儿女不受伤害,他也只能负气离开,想着厚着脸皮去投奔大女儿暂时借住一下,没想到自己大女儿也是横死啊,两个外孙外孙女也落得这个下场,陆昌年悲痛的有些要挺不住了。

  九幽抬头看向那个,有些陌生的小姨看见陆红云也坐在一边低泣,那眼内的伤痛与悲苦也是那么的看着让人心酸。

  直到现在她突然发现,眼前之人骨瘦如柴,一双眼睛青紫的都陷了下去,颧骨上没有多少肉的脸颊此刻有些浮肿,还有有些淤伤,穿着单薄的棉袄与自己之前的也没强到哪去。

  哪怕现在屋内比较暖和,好似也有些发冷的感觉,枯黄干涩的头发,与那苍老的面容,18岁?这哪里是一个18岁的青春少女,如同30多岁的妇人一般,看来也是在婆家过得不如意的,否则怎么会这般模样。

  九幽将谷陆靠在背后的棉衣扯了出来,谷陆因为与外公和舅舅躺在床上又盖着较新的棉被,纵然身上有伤,但是男孩子本来火力壮,所以崭新的棉衣并没有穿在身上。

  九幽将衣服展看,然后给陆红云披在肩头,只见她沉痛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眼泪瞬间如注,抱着九幽的腰身呜咽的哭着“谷粒,我的好外甥女,小姨的命是你救得,小姨来生做田做马也要报了你的恩情,呜呜”

  九幽给她顺着背,她瞬间哭的都岔了气,好半天,九幽看见她平复一点道“你要是愿意说说,就把自己的事情讲讲”

  九幽虽然觉得这时候刨根问底儿有些地道,但是她觉得这一大伙子,要是不把事情都说清楚了,任谁也平静不了。

  陆红云抽噎的平复了一下情绪,缓缓道来,只是那两眼瞬间就有些呆滞,她木那说着,原来是她自从嫁去小坡村给田家老三,田大壮做媳妇后,就一直受到婆家的苛待,但是因为她年纪小身边也没有贴心人教导,所以最后变成了逆来顺受。

  那也是整日有着做不完的活计,丈夫也经常外出做生意常年不在家,婆婆更是嫌弃她家贫不能从娘家得到好处,又是因为死了娘,热孝期进的门,大大的不吉利,就对她整日也是骂骂咧咧。

  并且还在村里到处说道她的不好,那一家人缘也是一个不好的,村里人都不爱招惹田家,所以自然也没有人帮衬她说句公道话。

  田家都拿她当劳力用也就算了,田大壮常年不在,回来也是对她的事概不理会,所以在过得也是水深火热。

  她又不敢回家诉苦,怕自己爹爹伤心难过,毕竟自己姐姐还守孝不能嫁人呢。

  田家当家人也是早逝,婆婆抚养了两儿一女过活,家境也比不上陆家,但是当初之所以能答应这门亲事,是因为田大壮的二哥给一个杂货店的独女做了上门女婿,入赘后给了田家一批银子,而生母甲氏与杂货铺的老板娘有些交情,所以才早早订了一门这样的亲事下来。

  之所以没有订给陆红芳,是因为甲氏有意让陆红芳嫁在本村,好照应娘家一二,毕竟陆大海不好相与,也是想要借一借女婿家的力量。

  田大壮后来有了二哥帮衬,就借了些银子自己也做起了小生意,虽然挣不到大钱,但是也能隔三差五的能给家里不少家用,所以田家日子才好过起来,而田家一直也没有退亲,也是看在那杂货铺老板娘的面子上。

  但是万没想到田家这老太太是个两面三刀的泼妇,大儿子脑子不大灵光,娶了媳妇也没过几年,那媳妇实在受不了跟着一个傻子过日子,就偷跑了。

  二儿子又入了赘,就三儿子在身边,还娶了一个贫家女,一点指望不上(陆红云)。

  下边有个小姑子好吃懒做当着大小姐,对她这个三嫂也是总欺负着病重,陆红云当初回过娘家哭诉过一次,但是被大嫂蔡氏给骂了之后,就再没脸回去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