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30 装傻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276 2020-01-24 01:15:00

  030 装傻

  随后谷粒笑着拿起笔,又细细的画了一只牙刷,因为是毛笔,所以她将牙刷画的很大一个,尽量做到清晰明了,然后将牙刷的制作方法细细的说了一遍,让荣福海眼前又是一亮。

  “妙,妙,妙,怎么就没人想到这法子,刚刚我还想这牙膏黏黏糊糊的,要怎么用才好,毕竟牙粉也是口漱的。

  嗬,没想到你这孩子还有如此才能,心思灵巧、大巧若拙啊”荣掌柜虽然是开药铺的,但是商人重利,也是老油条了,他已经敏锐的嗅到商机,脸上也显露了生意人才有的精明,要知道,商业眼光对一个精明的商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与荣掌柜又聊了一会,就见东方旭从房间里出来。

  东方旭出来与谷粒正好眼神对撞,谷粒见他本来有些不自然的脸,应该是还计较昨日在自己手里三番五次的吃瘪下不来面子呢。

  不过转瞬他就忽然仿佛是想到自己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脸上就洋溢出了桀骜之色,煞有其事的干咳了一声,傲娇的站住身,高傲的抬着头,似乎是等待着谷粒的感激与夸奖。

  谷粒自然看得出他的小心思,起身迎向他,然后露出一脸的担忧与恐慌急急问道“我哥哥他们的病情是不是严重了,要不要紧,怎么都到了动针的地步?”

  东方旭愣住了,脸上笑容僵硬住了,似乎是对谷粒这番话十分意外。

  怎么与自己想的就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他以为‘他’知道他神药谷神医的身份,会对他别有一番敬重。

  没有满足虚荣心的东方旭心里瞬间就又开始十分气闷,见到这么不识抬举的‘小子’,就打心里恼怒。

  他虽然方才在行针,但是身有功夫耳力极佳,是听到了方才他与荣掌柜的谈话内容的。

  但此时看到谷粒凄哀而担忧的神情,瞬间又有些不忍责怪他与自己装傻充愣,一口气憋得不顺畅,脸色变了几个调调。

  谷粒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笑翻了。

  “无事”他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往后院走,中间停了步法转头恶狠狠道“你外公和你舅舅留下再行针几次,小爷我大发善心,给他两把暗疾都治愈了;你哥哥已经不碍事了,你接走吧”然后气鼓鼓的就走了。

  谷粒捏着嗓子高声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呀,小子谢谢小神医出手相救,只是那诊费和药费?你可是神医呢,我们可拿不出”

  东方旭脚下一滑,转身掀起帘子恶狠狠一字一句道“不、用、给,小爷我做善事了,哼~”

  “呦,那感情好,那小子谢谢小神医出手相救了,您好人长命啊~~”谷粒适时又补充了一句,

  只见,

  门帘放下;

  只听,

  咚的一声闷响。

  谷粒可没时间去歪歪大开脑洞,调皮与荣掌柜眨眨眼。

  后者一副见了鬼表情看着她,然后请保和堂的药童帮着将谷陆背了出去。

  谷陆看着伤势严重,但是皮外伤最是好得快,加上用了好药,又喝了灵潭水,保和堂的好药以及东方旭的出手,还真是没什么了,只需要好好静养就好。

  他不像陆昌年年迈身体暗疾也多;陆大江也是常年劳累身体十分不好,加上伤寒未愈,两人倒是比谷陆严重的多。

  谷粒带着谷陆潇洒而去,一个人影快速从保和堂闪出奔向了云海镇最有名气的酒楼-如意楼。

  掌柜江盂池本来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嘱咐着身边几个小伙计几个机灵着点,好生伺候着楼上几位大爷,可是不能出了一点纰漏,就听到楼上传来的大笑声,心里纳闷的紧,大少爷这是又得了什么便宜笑成这样。

  “哎呦,这小子竟然能被个丫头气得摔跟头,笑死我了。哎,空,你这宝贝弟弟是越长越小啊”

  “怪不得他,那丫头敢抢我马车还跟没事人一般,进来马车又吃又喝两不耽误一点不拘束,说话也是不卑不亢;

  好歹我们身份还是有差别的吧?可人家完全没有这觉悟,倒是嘴挺能说会道的,一点没有女子的矜持与羞涩。

  最要命的是还敢不搭理我的问话,要不是今日听你讲,我到现在都发觉不了原来我也是栽在一个女子手上。

  与这般特别的女子交手,旭儿要是不吃亏才叫有问题,那小子有时候就傻愣的很,不知道他医术怎么学的,居然没看出来人家是女儿家”

  “哈哈哈,哎呦,笑死我了,你居然也没看出来她是女孩”百里云说到这,突然又笑不出来了,脑海中浮现出那小小瘦肉的身影和那冰天雪地之中的栖息地以及那一箭,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心痛的感觉。

  “十一,去查查大岭村谷家”突然,屋内再次响起那道充满磁性又冷冽的声音。

  百里云与东方空对视一眼,都陷入沉思。

  “是”

  一道人影快速离开酒楼。

  ======

  陆红芳和陆红云带着刚采买的笤帚、水盆和一担柴来到租赁的小院,看着眼前的宅子,陆红芳愣是吓得没敢往台阶上走,回头看看陆红云,后者看着房子直咽口水。

  谷粒没有将买房的事袒露,主要是自己虽然有以前原主的一点记忆,但是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索性就说是租的,毕竟她赚钱的事点慢慢解释。

  还有大岭村的事还没有解决,外公一家的事还要再想想怎么安置,她倒不是信不过他们,毕竟如今她们已经走到了这份田地,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还有一个姐姐也要安置,那么她就点为他们以后的路谋划。

  为了避免出现贪图安逸、不思进取的情况发生,谷粒决定还是要让日子一点点过起来,目前看这一大家子该是不会再分开了,以后到底怎么安排,她还要再好好想想,当下还是先有个容身之所再说。

  话说回来陆红芳站在门前不敢上前,陆红云也胆怯的站在他身后“姐,这没错吧”

  陆红芳不确定摇摇头,又仔细看了看周边的环境。

  两人正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谷粒带着背着谷陆的药童也到了。

  谷粒看着眼前青砖绿瓦的小院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却忘了,不论是陆家还是谷家,祖祖辈辈生活在群山环绕的小山村里,住的最好的也才是土坯房。

  偶有富足的人家也是泥砖、瓦片房顶就了不得了,像云海镇这么热闹富足的小镇上,青砖绿瓦可不是他们乡下人家能肖想得起的。

  庄户人家日日守着那点农田,能够吃饱穿暖已经实属不易,要是家里再有个几十两银子的家底,就算是富足的人家了。

  毕竟这个时空又没有计划生育,人口相对比较多,家家户户的孩子也是不少,所以一大家子人哪不都点需要银子,家家户户日子过得都是紧巴巴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