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34 巧救姐姐一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62 2020-01-26 01:15:00

  034 巧救姐姐一

  按理说,谷雨当年是被卖进大户人家做通房丫头的,可是眼前人明显就是做苦力一般。

  一般正常卖去富贵人家的人,是确实都是要签订卖身契的,不管是做什么,都是主子一句话的事,这身份确实也是低下。

  而谷雨显然与一个奴才无疑,并且被折磨的苍老、蹉跎,奴役至快要麻木的木偶人,陆红芳当时就掉了眼泪。

  谷粒当时真是拳头攥紧了松,松开了攥,强忍了要杀人的冲动,要不是为了更长远的打算,恐怕她会出手。

  “小妹,你可千万别冲动,把人带回来再说”谷陆不放心的第N次叮嘱道。

  “我知道”谷粒叹口气道。

  “谷粒天生就是美人,看看这一穿上女装,美得跟仙女一样”陆红云羡慕的看着谷粒。

  陆红芳也是担心,然后也道“是呀。不过谷粒你可点收收脾气,民不与官斗,贫不与富争,咱们小老百姓可是斗不过那些有钱人家,把你姐平安带回来就好”

  陆昌年与陆大江虽然面色都很沉重,对于谷粒也是不放心嘱咐再嘱咐。

  陆红芳此时也是一身丫鬟打扮,看着谷粒眼内也掩饰不住惊艳,眼前这如花似玉小美人,真是自家小姑娘,这一打扮还是贵气逼人。

  谷陆更是一直想着,一定要把妹妹给藏好了,不然被别人骗去了他点哭死,忽然对谷粒一个女儿家总拌男装出行,第一次有了赞同想法。

  谷粒穿上了一身有些华贵的女装,这衣服是东方旭送来的,美名其曰给她赔罪,不过谷粒想着这衣服她用得到,就没有再推辞。

  今日为了演一出戏,谷粒特意好好的打扮了打扮,稍微画了点妆容,因为没有进行深层易容,皮肤也放白皙不少,五官精致之处便展现了出来。

  此时她披上一件漂亮的红色斗篷,兜帽上一圈雪白狐狸毛衬托着小脸更加娇艳,第一次以女装展示在几人眼前,另家里人都赞叹不已。

  陆昌年道“丫头幸亏这几日都是男装出门,不然真不知道要招惹多少人惦记了。

  不过谷陆说得对,你这脾气我是听红芳说过了,敢和伢子动刀子,真是没有比你再泼辣的,这要是伤了你,你哥可是会心疼的活不了的。

  出门在外别使性子,就舅舅一个人,人手确实不多,可别吃亏”

  谷粒点点头一一答应,面对家人再三的嘱咐,她心里也是很受用的,因为这才是家人,他们都是真心的关心他。

  而她今日势必要将自己大姐想办法救回来,之前该打听的都打听了,也做了一个准备,谷粒就是这样,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拖沓。

  她也实在是看不下去,谷雨如今被欺辱的那番模样。

  谷雨在楚府被收房后,得到如今主子的喜欢,还被抬了姨娘的身份,着实过了一段好日子。

  只不过没多久,就被一个叫刘玉茹的通房给栽赃陷害,说她给当家夫人下药才致使那家女主人小产而失了一个嫡子,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也因此被无情打入后院做了低贱的粗使奴婢。

  而那个叫刘玉茹的通房,则是趁此机会得了当家老爷的眼,一跃取代谷雨做了姨娘,成了小主子。

  两个时辰后,一辆马车停在临镇的一条街道上,谷粒从马车上下来,由陆红芳与陆大江两人陪着往一处府邸门前杏步而去。

  刘玉茹看着眼前的人,心里痛快的不得了,这小贱人最早得老爷的眼,让她得宠这么久,终于让她给拉下马了。

  一个下贱的农家丫头,也妄想做主子,她也配。

  “真是晦气,做点事都做不好,连个台阶都擦不干净,是想丢楚府的眼吗?”刘玉茹得意的看着大冬天跪在地上擦拭台阶的谷雨,给身边的一个丫鬟使了眼色,人后十分坏的在刚刚才是的台阶上走来走去,又踩得满是脚印。

  那丫鬟也是个狗腿子,的道自己主子的暗示,上前一脚将谷雨踹倒在,并且打翻了水盆,水流从台阶上流到了地面上。

  “哎呀,会不会擦”刘玉茹见水流过来,便往台阶一侧站了站,不过眼内依旧是一番幸灾乐祸,十分欠揍。

  “贱婢,听不见姨娘的话,长眼睛没,那,那,那,看看你擦的什么德行,居然还敢给主子脸色看,摔摔打打的,我看你是找死”说着她抬手就给了谷雨一巴掌。

  谷粒一股火往上蹿,恨不得一脚过去踹死那狐假虎威的丫鬟。

  扮成小斯的陆大江知道谷粒的计划,看着愤怒就要上前的谷粒,拉了她一把,摇摇头。

  谷粒虽然生气,但是多年的训练不足以让她失了分寸,因为她感觉府内有人走了出来,但是陆大江没有功夫,自然在这么远的距离发现不了。

  谷粒回头示意陆大江她有分寸,她看见有一华服男子从府里走出来的时候,果断的快步上前,就着台阶下一点点水渍结成的冰,就顺势摔倒在门前。

  “哎呦”

  “啊~~”

  “姑娘”

  “哎呀,姨娘......”

  谷粒死死将刘玉茹压在身下,使了暗劲下黑手点了她的麻穴,就在方才她假摔的时候,她一把将刘玉茹从台阶上拉下来,让她直接与大地亲密接触,脸都搓破皮了。

  陆红芳见谷粒成事,赶紧洋装一副焦急的样子,去扶‘摔倒’的谷粒。

  而那个嚣张跋扈的丫鬟,此时也跑下来试图扶她的主子,谷粒手指一动,一枚小石子打在她腿窝处,那那丫鬟直接从台阶上飞扑了下来,直挺挺的摔在冰冷的路上,疼得直哼唧。

  “呀,我的脚好痛”谷粒洋装着娇呼,然后缓缓抬头,一张漂亮脸蛋映入那将将走到台阶前的华服男子面前。

  谷粒这也才看清,眼前男子长的但是也不错,人模狗样。不过却是一个种马,是非不分祸害我姐姐,还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冤枉她,也不是什么好货。

  “姑娘,姑娘没事吧”陆红芳洋装慌张扶着谷粒。

  “哎呀,你这人是怎么走路的?你眼瞎啊,压死我了”刘玉茹躺在冰冷的地上,有些水渍并没有冻上,她此时衣服也湿了,脸颊火辣辣的疼,也顾不得什么脸面,直接开口骂人,却想不到这一幕被自己男人给看到了。

  “怎么说话呢?大冬天的往街上泼水,害我家姑娘摔倒,还敢倒打一耙,这就是贵府的教养?”陆红芳一边拉谷粒一边回嘴骂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