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36 真正的团圆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365 2020-01-27 01:15:00

  036 真正的团圆

  楚言傻了,这,这就走了?!

  不应该再客套两句?!

  他可是送了她一个奴才。

  谷粒之所以没有和楚岩闹,一是谷雨本身就是卖身进府的,并且还是死契的那种,不管她在楚家是做通房丫鬟还是做粗使奴婢,都是楚家一句话的事,打破天气,她再怎么闹也不占理。

  二她没有以谷雨亲人身份出面,是因为她断定楚家一旦知道她与谷雨的关系,绝对不会放她离开,凭借她调查的那些事,不管是当家夫人,还是下边的妾室,都以欺负谷雨为乐趣,所以她们绝对是不希望她有好日子过的。

  所以只有这种模棱两可的方式,才是最痛快以及最没有风险,将谷雨带离楚家的最好方式。

  楚言刚要说话,谷粒带着三人已经利索的上了拐角处停着的一辆马车,扬长而去。

  谷雨全程如同木偶一帮没什么反应,眼角留下一行清泪,她终于离开了这个魔窟,但是她又何其悲凉,她以后到了新主子家,她又会遇见什么样的折磨。

  她有时候真的想要一死了之,但是她不能,她还有太多的牵挂,她忘不了娘亲悲戚而伤心的自责与句句真心的嘱托,那就是等着她的弟弟妹妹长大,然后来救她。

  可是她如今这个样子,就算以后能有机会回家,一个被人玩弄过贞洁不在的她,又有何脸面活着......

  “大姐,大姐”

  进入马车,谷粒脱下自己贴身的棉衣,赶紧给谷雨穿上。

  谷雨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三人,此时的她脑子一片空白。

  谷粒赶紧给她喝了灵潭水,才让她恢复神智。

  “谷雨,谷雨,我是你大姨,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陆红芳,这是你舅舅陆大江,这,这是你妹妹,你亲妹妹,你好好看看她,这是你妹妹啊,呜呜呜”陆红芳看着比陆红云还要遭罪的谷雨,哭得泣不成声。

  陆大江也是心疼不行,眼睛也有点湿润。

  “妹、妹?谷粒”

  “姐......”

  楚言在前厅徘徊半天,不大一会,一个奴仆匆匆跑进来回话。

  “怎么样?查到是哪家小姐了吗?”楚言急声问道。

  “没有,马车几个转弯就不见了踪迹,我们的人没有能跟上”

  楚言挥挥手示意禀报之人下去,回想着谷粒容颜,心里好不甘。

  他可是很久都没见过这么美的佳人了,如果是小户,凭他的手段,难保不会一点机会没有,他依旧有办法拥佳人入怀。

  也不知道这人哪来的自信,要是谷粒知道他心中所想,一定会废了他。

  与此同时,谷粒靠回车壁,心里不屑,敢和她玩跟踪,那她上一世就白活了。

  ======

  “嗖~”

  一只箭羽准确的扎在一个木耙之上。

  “天啊,谷粒你可是绝了,男儿也不过如此,你是不是投错胎了”耳边传来的是陆红云不可置信的惊呼声。

  谷粒将最后一支箭射在靶子上,微笑的看着身后之人,早已习惯她总是在自己身边大惊小怪的。

  这是一个月后。

  一个月内,东方旭花了10天的时间就治愈了谷雨的隐疾,她没想到楚家那些个卑鄙小人,居然给谷雨灌了红花汤,生生害的她失了一个孩子,又被下了绝子汤差点一辈子就这么废了,再也没机会要属于自己的孩子。

  也万幸是谷雨也刚服那药不久,谷粒偷偷用了空间灵水暗中救治,加上东方旭的针炎绝技也非浪得虚名,将毒拔了出来后让谷雨从低谷绝望中走出。

  这一月,谷陆腹部的伤基本上痊愈,现在行动自如还能做些轻巧的活计;老爷子陆昌年经过修养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又因为几个孩子都平安的回到了家中,回到他身边,他也是十分的欣慰,身体恢复的很快,这个家也因此更加有了家的味道,逐渐的有了些热闹。

  谷雨虽然在谷粒等人细心照顾与开导下,人恢复了不少,但是以前的过往确实令人触目惊心,让她依旧有些难以释怀,特别是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洁之人,没有脸面活着,为此谷粒没少费心思开导。

  不过谷粒没想到谷雨女红了得,绣花十分精湛,所以谷粒这段时间一直在帮她养手指,以前做粗活,满手的冻疮和茧子,谷粒用空间的灵花和灵水给她洗手,才让一双手养了回来,人也经过一个月的休养,身体好了很多。

  谷粒每天都会在家人的饮食中掺入一滴灵泉,帮助全家改善体质,将冬季蔬菜换成空间出品,一个月内家里鸡蛋、鸡汤和猪肉没断,偶尔还有新鲜的蔬菜和水果吃,现在再看眼前的陆红云,已经白白嫩嫩脸上都见肉呼了,人也越来越水灵、好看。

  陆红芳更是温婉大方,女儿叫的娇俏逐渐展现,害的一家人不让两个姑娘随意上街,像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女孩子太漂亮绝不是好事,很容易被富人家要挟强娶。

  这一个月内,在搬进小院的第三天后,谷粒就从木器铺子买了几把上好的弓箭回来。

  空间弓箭材质太过逆天,所以她也不敢轻易示人,然后就在后院竖起了3个箭靶,扬言一定练成神箭手,可以打猎养活一家人,真是把一家人急得直冒汗,差点都没吓疯了。

  这女儿家本来舞刀弄枪的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不过谷粒的脾气是谁说都没用,平常一身男装各种偷跑,日日弄的家里鸡飞狗跳,好在每次都能及时又完好无损的回来,换陆昌年话说,那就是她哥哥姐姐被她折磨的点少活10年。

  不过谷粒依旧我行我素,没办法最后谷陆只好陪着她在一边练看着,就是生怕她伤着。

  云海镇这一片区域冬季此时正是寒冬数九之际,大雪、小雪不断,银装素裹,天气寒冷,家家户户都在家里猫冬,就连镇上出行的人都不多。

  谷粒将发豆芽的方子教给了陆大江,终于在兄妹三人的合力下弄出了豆芽,并卖出了每斤20文的高价,芽菜给家里增添了第一笔进项,陆大江那日日紧皱的眉头才得以舒展。

  陆红芳姐妹有了事做,也再没有吃白饭的那种恐慌,人的精神头都足了不少,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多。

  陆大江其实也是一样的,似乎终于觉得自己不是吃白饭的废人了,要知道他可是带着一家子老弱来到谷家,非亲非故的在这里白吃白喝,还点让谷粒一个女孩子养着,他的脸都没地方隔了。

  这次陆家人突遭变故走投无路,也是抱着一丝希望求助投奔谷丁香,想着至少冰天雪地让他们不至于露宿街头。

  陆大江自己到没什么,但是老爹年迈,不忍心妹妹跟着遭罪受苦,只是陆家人寻人无门,又遇谷陆重伤,雪上加霜让众人几乎走上了绝路,要是没有谷粒,他们恐怕很难走出这个困境。

  如今谷陆姐弟、兄妹再次齐聚,算得上是真正的团圆了,只是陆大江一个做舅舅的,如今要靠着外甥过日子觉得十分丢脸,每日都心焦气躁,好在豆芽解救了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