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40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301 2020-01-29 01:15:00

  040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练箭?”陆大江诧异了一下。

  “对啊,武功都练了,弓箭自然也不能拉下,难道舅舅是受不了苦?”谷粒可是每日有一半时间都在练箭,这家里人也是看在眼里,敬佩在心里,做什么都贵在坚持,这也是陆昌年越来越高看她的原因。

  “小瞧我昂,舅舅一个男人,还怕那点苦”

  “呵呵呵”屋内历时充满了笑声。

  “大姐,让我瞧瞧你的十字绣绣的咋样了”吃过午饭都回了各屋歇晌,谷粒又凑到了谷陆的房间里,每每这个时候,三人都会凑到谷陆房间里谈谈心,因为她们住的屋子里,还有陆家姐妹,倒不是要避开她们,而是谷粒觉得,这样能够更好的增进她们兄妹之间的感情。

  谷雨将自己已经绣完的一块方巾递给谷粒,谷粒接过看着那细密整齐的针脚,细细的丝线看不到接头的地方,平整的绣图连一点刮丝的地方都没有,这绣工真不是盖的。

  想不到手指养了养之后,拿起针就能有这样的成就,谷粒觉得谷雨虽然以前过的十分不容易,但是她对刺绣天生就有这方面的天赋。

  “难怪我哥总说自己的针线受到娘的真传,真是一点不假,我都不敢相信了,绣的真好,那会大姐你岁数也小呢,好似没和娘学几年”谷粒是真的发自内心佩服。

  方巾上牡丹花色泽搭配十分艳丽,端庄宛城,十字绣法别有一番风味。

  “小妹从小对这些也不上心,你的衣服都是娘做,之后是我,虽然我的秀活不行,做衣服还是可以的”谷陆笑道。

  “是啊,有钱人家的小姐琴棋书画或歌舞都很出众,我们大夏国女子之间也是有较量的,京都就有才女的排行呢,我看啊,小妹如今这般聪慧,可不比大家小姐要查多好,女红也点练起来了”谷雨想了想道。

  “是,等以后哥哥赚了钱,也给妹妹请个女先生回来好好教导你琴棋书画,女孩子有些技艺傍身也是好的”谷陆煞有其事的道。

  “啊?不要”谷粒要崩溃了。

  想着前世9年义务教育再加上大学以上深造,到了社会上还要学各种技能或靠各行专业任职资格,否则没有一技之长没好工作再没相貌,只能当大龄剩女了,那些务实的男人,恨不得女人是全才,日赚斗金养家才好。

  就说自己,被组织收养,根据特长来训练,文理知识就不用说了,那是必须合格的。

  功夫也必须出众否则小命不保,其他技能涉及各个领域的,必须有一部分是点精通,不然连自己都保障不了,就更别提刺杀与卧底了。

  如今这古代不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吗?干嘛要她学啊?她真的不要啊!

  谷粒避而不谈,在炕柜里拿出一个画卷,打开三幅画呈现在眼前,那是用空间内彩色铅笔画的。

  “咦,这图?”谷陆率先凑了过来。

  “好美的人,这个用十字来绣一定好看”谷雨立马就看出来谷粒的意图。

  “对,这三幅画都适合十字绣,这大图由大姐来试试看,这小图我看大姨和小姨都能绣,然后我再教她们做这个抱枕。

  回头去旖霞阁买绣架和最好的绣线和布,你们这段时间就绣这个,等绣好了我负责把它卖出去。

  我出图,绣样我象征性收点抽成就行,至于这个图样要是她俩自己能举一反三变化绣出新样子那就归她们,有一技傍身,以后也好找婆家”谷粒想过,要想帮助舅舅一家,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这,我看成,大姨和小姨其实秀活都不错,以前也是两人一起补贴家用的”谷雨点点头表示赞同。

  “我没意见”谷陆心神此时已经都被图画吸引走了,他对女红不怎么感冒,要不是为了照顾妹妹,他可没耐心拿针给她缝衣服,他真的是被逼出来的。

  这一个月来,谷雨气色好了不少,原本的面容也越发的显现出来,特别是她有双十分温暖的眼睛,似乎能看进人的心里,叫人想要沉溺在其中。

  其实谷雨就是一个十分温婉的女子,给人一种成熟又贴心的感觉,谷粒觉得要不是她有了那样的坎坷的经历,这要是在稍微好一些的人家里,那绝对是和大家闺秀匹敌的。

  “还有,这个图每次用完我就要收回,我们只卖给绣庄我们自己绣的版样,这图一定不能流落出去”

  “小妹,是因为这绘图的画笔吗?”谷陆脑子活泛一眼就看着了里边的门道。

  谷粒赞赏的看着他点头“这画笔和这个纸张都是一种特殊的材质,是我师傅的秘密不能外泄,因为用笔墨画不出这种效果,所以我才用了师傅教的法子,主要是让你们更能理解颜色的搭配,这个东西我们如果不收敛会招惹麻烦”

  谷雨听到谷粒的话,慎重的仔细又看了看彩色的花和又白又结实的纸张,才一脸凝重的道“小妹放心,我一定会小心收着”

  “恩,我明白小妹是想让我们看出这颜色搭配的关键吧”谷陆看着图纸,突然觉得,这颜色搭配的太好了,漂亮的不同凡响。

  “哥说得对,因为我给大姐的图都是你们没见过的,颜色搭配不好就会走了样,不仅不好看,还会不伦不类”

  谷粒与两人说了些注意事项,就又偷偷跑了,先去了旖霞阁买了些刺绣用的东西,安排伙计直接送去了小院。

  不过掌柜没在店里所以她也没多留,转了一个弯去了保和堂,却不知道哥哥姐姐关起门琢磨起她的终身大事来。

  谷陆气急败坏进了屋,刚进去一股冷气也跟着进来,谷雨看他样子就猜到几分,无奈的摇头,眼内立马就涌上了浓浓的担忧之色。

  “这丫头,转眼又不见人影了,真是叫人担心,一个女儿家的,整日风跑”谷陆气急败坏的道。

  谷雨若有所思,突然道“小妹长大了,该配人家了,等我们缓缓点赶紧先安排你的婚事,不能压着她的婚事”

  谷陆脸色一变,焦急道“是啊,本来今年就是要议亲的,不然也闹不出这些事来,就连我都是都是让我娶大伯母家的侄女。

  那女孩那个德行,李家没一个好人,不过为了不耽误妹妹婚事我倒是也无所谓,大不了以后不听话我休了就是了。

  也幸好我偷偷跟着李氏才打听到她给妹妹选了那么一桩肮脏的婚事,简直就气死我了,回到家我就和谷大富打起来了,还是亲大伯呢,居然这么对我们!”

  谷陆一提起谷粒的婚事就生气,连大伯、大伯母的尊称都不叫了。

  “爷奶真是心狠啊,我们爹到底是不是她们亲生的......”谷雨气的摔了炕桌上的茶碗,心里恨谷家恨的要死,自己的命运就够悲惨了,自己妹妹也好悬步了她的后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