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45 百里 东方 北堂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402 2020-02-02 01:05:00

  045 百里东方北堂

  “你不要顾忌我,我不害怕,实在不行就跑,进入树林后直接上树”谷粒沉稳的说道。

  狼群感到两个人身上散发的杀气,已经有些焦躁不安开始蠢蠢欲动准备围击上来。

  “就、在,此时!”谷粒话落,手中弩箭嗖嗖齐发,10只箭羽箭无虚发,一只只恶狼应声倒地。

  北堂奕听见自己身后的响动心里微凜,弩箭每发一箭都需要重新上箭羽,这需要时间

  方才他扫了一眼发现是她手中拿的是一把纯铁的弩就已经很意外,现在又听到10箭连发的声响,心里更是有一丝热血上涌,有些按捺不住的激动。

  北堂奕手里连续不停,三箭齐发,也让谷粒十分震撼,要知道她射箭练习的不错了,但是三箭齐发她还做不到。

  两个回合放倒了20几只狼,由于这队里并没有狼王,所以野狼知道不敌,剩下的几只逃窜而去。

  谷粒第一时间冲进倒下的狼群收回箭羽,弩箭的箭羽虽然不珍贵,但是弓箭的箭羽是空间好箭,她可舍不得。

  远处传来了几波狼吼,谷粒遗憾的没有时间将狼皮剥下来就拉着北堂奕快速撤了,这里的血腥味实在太重,一会就会引来更不讨喜的猛兽,顺带一路收了自己藏好的一些猎物,匆匆下山。

  站在河边自己初次醒来的草棚处,看着被人特意收拾过和每天都有整理、清理的痕迹,谷粒突然想起了陆的行话.

  那是小岭村一个好心的叔叔送来了唯一的被褥和一点粮食,让谷粒熬过在这时空第一个冰冷的夜,她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谢谢那个好心的人。

  出村的时候,谷粒没有丝毫犹豫,虽然带着一身的野鸡、野兔和狐狸,压得她小小的身影看着有些狼狈,但是谷粒心里因为刚才与北堂奕默契杀狼,心情也好了很多。

  “你是想要赚钱?赚钱根本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你哥哥伤也快好利索了”北堂奕帮她背了一些体积大的猎物,手里拿着弓箭和弩箭。

  他自己都不能相信能这般屈尊降贵像跟屁虫一样讨好一个女子,要知道以往他打的猎物可都是十一与十九收拾残局,打猎对他来说就是消遣。

  谷粒翻白眼“废话,你看我像是不缺钱的人吗?再说,男人挣钱也不容易,我又没有付出,凭什么心安理得享受别人的劳动所得,这本身也是不道德吧,纵然我是女儿家又怎样?古还有花木兰代父从军呢”

  北堂奕诧异了一下,他从来不知道女子还有如此深明大义的,会体谅男人的难处,就算她出身一般,凭借她的才华,嫁个富裕人家当少奶奶是不成问题的。

  就道“那你为何不把《千草录》卖给东方旭那小子,如果你需要有人庇护,以后我可以护着你”

  谷粒停下脚步,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有点好笑,她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这个冰山帅哥说出来了。

  在谷粒的印象里,为数不多的几次会面,他酷酷的将冰山美感发挥到极致,今天却能说出这般有喜感的话,真让人有点受宠若惊。

  与他在一起,总让谷粒因为他身上的气场一直都是那般强大,让人不能忽略。

  她心里何尝不清楚那本书的珍贵,卖上的价钱可以让她们一家生活一世无忧的了。

  东方家可是夏国首富,有官茶、官瓷的独家代理权,更掌控着夏国内为数不多的几座玉矿开采权,那真真是富甲一方,夏国内各大城池通兑的最大的“宝汇通”钱庄也是东方家产业,富可敌国绝不为过,凭借东方旭对《千草录》的紧张劲,她要是狮子大开口也不见得不行。

  谷粒看着他有点失神,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气质很吸引她,看到他眼眸中那抹温和,谷粒拉回了思绪。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谷粒俏皮的道,随后又正经道“不过既然君子一言,就要信守承诺,虽然我不是什么君子,但是也不想做小人。

  不过,你说真的,以后你做我的保护伞?你不嫌弃我的出身?”

  谷粒知道,能和百里云与东方空成为朋友的人,想必眼前的人身份必定也是不凡的,要知道凡是夏国的子民,没有不知道东方家族与百里家族是何等高不可攀的。

  在夏国人的心目中,百里、东方与皇族北堂是三座屹立不倒的雄峰,同样只要一听姓氏,就没人敢与之叫板。

  要知道三族都是传承几百年而屹立不倒的存在,据说百里、东方与皇族北堂,是先祖建国时的三个拜把兄。

  当年那三兄弟,百里爱酒、东方爱财,最后以最为精明、睿智、果敢而又铁血的北堂掌管了朝堂。

  但是说来也是奇怪,皇族北堂从来没有发生过像谷粒前世所知道的那些什么“玄武门之变”、“八王之乱”等这类皇位之争政、变出现。

  同样就连不可一世的百里与东方两族,纵然富可敌国并掌握民生很多命脉之处,但也从未恃宠而骄对皇族动过不该有的心思,这很让人费解。

  所以谷粒觉得这个时空难得的清静,除了与凉国多有利益相争之外,一切都平静的那么不现实。

  唯一不好的、不变的,依旧是万恶的旧社会,依旧阶级分明,仕农工商,生活在金字塔最底层的人,依旧改变不了自己被压榨的命运、不得不低头委屈求生。

  听到谷粒的回话,北堂奕依旧那般平淡,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里却泛起了窃喜。

  他没有忽视方才霎那间谷粒沉浸在自己眼中的那片刻迷茫,对于自己已经倾心的女子,虽然她还那么小,但是当危险来临的刹那,他就立刻明了自己的心意。

  他第一次想要拥有,用自己的身躯去保护一个人,一个已经进入自己眼中、沉入心底的女人。

  谷粒本有些松动,不过再看到他手中紧握的弩时,心里忽然有些微凉,一句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你想要弩图?”

  因为谷粒知道自己设计出来的弩,就算在前世都是比较先进的,虽然因为一些材料的限制加以调整和修改了,但是依旧不减它的威力。

  要是大冰山冲着弩图而来,也不是不可能,或许因为自己先一步与东方旭较好,所以他才没有利用权势逼迫,谷粒突然有些紧张。

  不要怪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上一世的记忆已经融入了灵魂,她的过往让她不得不总是用无形的利剑时刻保护着自己。

  所以她穿越而来就一向小心谨慎,将空间时时刻刻掩藏在第一位,因为她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道理,可是今天她却是大意的暴露了这把独特的弩。

  北堂奕被她无情的话语冲刷的心冷如冰,方才涌动的丝丝情谊瞬间被浇灭,眼底涌上一抹复杂、气怒与受伤。

  虽然他是很想得到这个比自己旗下厉害百倍的武器,却从未想过拿它作为交易才会说出那番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话。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与女人这般讲话,也是他说的最多的句子,然而却被无情的质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