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随身空间之九幽

050 一语打翻了一船人

随身空间之九幽 月宝玉 2138 2020-02-07 01:05:00

  050 一语打翻了一船人

  东方旭突然眼睛就是一亮,不过疑惑的问道“小粒子,你说的这些我怎么没听过,还有《千草录》里可没有记载这些”难道丫头还藏有好书。

  “咳、咳、咳”谷粒被东方旭一声软黏黏的‘小粒子’给雷到了,呛得她直咳嗽,“别,别这么叫我,叫太监呢”

  “喂,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怎么说你的医术是我教的,辨药是我教的,就连轻功都是我教的,要是我师傅司空知道这世上有你这么个鬼才在,一准将你收进神药谷做他做宝贝弟子。

  那样的话,你可就是我师弟了,我叫的亲热一些,没什么过分的吧”东方旭突然很受伤很没面子的道。

  “神药谷?弟子?我才不要学医做神医,更不会去那什么神药谷”老娘我的逆天空间不比你神药谷好一亿倍!

  丫的,说了你也不懂一亿是多少,谷粒心里腹诽,应声拒绝。

  一屋子人被谷粒的果断的拒绝给震住了,东方空虽然脸上淡笑,但是却笑不达眼底,显然是很不喜欢谷粒的这一句话。

  要知道她姑姑可是就因为学了医术盖压重女而荣登凤位的,虽然眼前这个冰山不是大位继承人,但也是夏国唯一的尊贵圣王爷,12岁就封王的第一人。

  当然也因为他无心皇位,自荐封王,誓守神药谷,不然哪有北堂风那傻帽太子什么事,可眼前之人的语气,怎么那么的,那么的...欠扁。

  百里云惊异了,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听她的口气,什么时候让世人奉若神圣的神药谷这么不值钱了。

  北堂奕静默的看着谷粒不语,眼内深邃的无人能懂,小丫头不知道一句话是打翻了一船人吧。

  屋内气愤随着谷粒一语打翻一船人的节奏变得诡异,只有东方旭的重点没在这上边。

  “为什么?你知不知道,在列国之中,神药谷可是神一般的存在,是世人仰望殿堂,有多少人能为进入神药谷而为荣,可不比科考高中状元差,况且你要是进了神药谷,那好大好因缘啊,还不随你挑”东方旭没好气的看着她,心里好不服气。

  “不为什么,我志不在此”

  “你志不在此?你能有什么志向?”

  “做地主啊,做大地主,良田千亩,荒山几座,再建个庄园,种种田、养养花,做点小生意,一生无忧,怡然自得: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这是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其一》描写的是一幅安宁静谧的田园风光图。远近错落、动静相宜、有声有色。

  他要借恬静优美、清新喜人、富有天然之美的村居环境抒写自己如释重负的轻松与欢欣,谷粒觉得这词描写的十分生动,因此也非常喜欢。

  东方空眼前一亮,没想到一个15岁的农家女子可以做出如此好诗,大才!

  只是这诗中却有另一层深意却绝对与她沾不上边,难道她背后真的有高人指点?

  东方空不觉的看着谷粒的眼神有些审视了。

  “天啊,你还会做诗,你以前真不识字,你真没诓我啊?”东方旭惊了,哇靠,才子诶。

  谷粒一时兴起卖弄风骚,警觉后在没感到在场之人有什么特别浓重的猜忌,心里才一舒,再看眼前这个傻小子,心里乐了。

  百里云也听出了诗句的深意,不过他是商人,重点自然在这几道菜上,不理会谷粒与东方旭继续之间的斗嘴耍闹,细细的品尝起牛尾汤。

  百里云越喝越是喜欢,想到刚才那几道菜的美味,除了南瓜饼他们如意楼有,但是味道远没有谷粒做的好吃,其他几道菜居然用了那么多辣椒还能做出这么美味味道,真是高手在民间啊。

  这小丫头身后肯定有高人,要知道自己可是将她查个底掉,以她谷家那低贱的身份和生活环境,不可能懂得这么多,似乎从那次她失忆后,一切都就变了走向,真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百里云整整嗓子,慢条斯理的道“谷粒,没想到你做菜这么有天分,这几道菜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从别处学来的?”

  谷粒抬头没有说话,只是装傻的看着他,这只狐狸眼打什么主意她心知肚明,但是她是不会顺着他走的。

  百里云一拳打在棉花上,眼前的小女子可没有了刚才赋诗的才气与宣告做地主时的豪迈,更没有做得一手好菜的聪颖与侃侃而谈牛尾汤的慧敏。

  装傻?居然这会跟本大爷装傻!!

  “这几道菜与汤的方子我买了,一道300两如何?”百里云气结,有点赌气道。

  “不卖”谷粒话未说完,屋内传来一声咆哮。

  “你,别自持身份就可以在本少爷面前太过放肆,就你哄骗了东方旭那点交情,还不够看呢”百里云洋装怒了,其实他想要试一试谷粒,声音冰冷而带着几分不满。

  谷粒对他的话理都不理,只是淡淡看向北堂奕,一双明眸善睐的大眼睛带着如古潭般的深邃,认真、直视的就这么当着所有人面盯着北堂奕,不傲、不娇。

  北堂奕突然心里一动,因为他看懂了谷粒眼中的话‘你不是说过要护着我吗’她这是主动寻求自己的庇护,而不是第一时间求助东方旭。

  北堂奕的心情突然就从昨日的阴霾中走出,阴转晴了~

  百里云气结,因为下一秒他就接收到了北堂奕的冷刀眼,憋憋嘴不敢再逗谷粒了。

  谷粒圆满的坐回椅子上,正巧江孟池端着一碗热汤面进来,上边还卧着一只鸡蛋,绿油油的小葱与清香扑鼻香油味,瞬间就让谷粒食欲大动。

  江孟池自然不知道自家爷刚才吃亏了,因为就在桌上的饭菜都不剩下什么的时候,他便亲自嘱咐给谷粒做金丝肉汤面,恐怕给饿着了自己爷又嫌弃他没眼力见。

  “这是我家少爷知道您还没用膳,特意交代厨房给您做的,天气寒冷,您趁热用”江孟池顺势的拍了一句马屁,却不想百里云一张脸,有点阴晴不定,吓得江孟池额头的汗又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