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常陆佐竹之野望

第二章 蠢蠢欲动的江户氏

常陆佐竹之野望 冈部五郎兵卫 2622 2020-01-15 12:55:08

  佐竹义昭最近心情不错,因为经过了好几天的观察,发现佐竹家的处境并没有想象中的如此糟糕,周围的势力也算是佐竹家最大,这不仅仅是因为佐竹家近几代人的苦心经营促成的,更重要的是是坐落在佐竹家本据太田城北部太田金山为佐竹家带来源源不断的资金收入。

  早在一百多年前佐竹家就已经发现了此金山,当时的佐竹家正是因为这座金山缓解了大量的资金问题,从而力挽狂澜结束了山入氏的叛乱。太田金山不仅位置隐蔽而且地形复杂,加上近百年来佐竹家不断的加上金山上的防御措施,让本来就易守难攻的太田金山变得跟个铁王八一样固若金汤。

  佐竹义昭从山顶往矿洞口中望去,大批大批矿工从中间出来进去,带出了金矿石让他的心中激动不已。

  “主公,近年来金山的收入已经统计出来了,除去一些基本的维持费用,现在金山每年能给本家带来一千贯左右的收入。”站在佐义昭身后的一个中年矮小男子对义昭说到,他也就是一直在管理金山运营的金山奉行,小野三井。

  本来小野三井只是太田金山上小野村的村头儿子,由于年轻的时候去过京都学习锻造技术,偷师了一些提炼黄金的技术,回到常陆后一下子就被佐竹义昭的老爹义笃看中,经过了十多年的试用,就认命为了金山奉行,管理一切大小金山的事物。

  “一年一千贯,换算下来的话可以足够多养近几十个下级武士了,这还真是挺不错的了。”佐竹义昭心中想到,毕竟现在打仗流行的都是农兵互怼,真正决定战场胜利走向的还是得靠武士的勇猛。

  “好,辛苦小野大人了,这些年你也为我佐竹家作出了不少贡献,真是辛苦了。对了,听说你儿子今年刚满十二,今年才元服,这样吧,明天让他来太田城报道,让他做我的小姓吧。”佐竹义昭说道。

  这话一出口,可把小野三井激动坏了,成为城主老爷的小姓意味着什么,那可是伺候家主大人日常起居的活呀,成年后还有可能得到家主的宠爱,成为真正的武士重臣,得到普代继承的知行地,说白了就是半只脚踏入了武士的队列。

  小野三井掉头哈腰到:“谢城主老爷恩赐,小儿能有这样的荣幸那真是太好了,明天我就让他去城中报道。”

  “嗯,那金山的事情还需要靠小野大人尽心了。”义昭说道。

  “嗨!小人一定努力为大人工作。”

  观察完了金山后,佐竹义昭又在久慈忠兴的带领下参观了太田城的城下町,说实话这个久慈忠兴还真的挺有本事的,看着街上来来往往带着笑容的人让佐竹义昭心情越来越好了。

  不过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刚刚回到天守阁准备躺下小憩一会的佐竹义昭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江户氏公开撕毁与我方的盟约?”佐竹义昭站起身来对着座下的冈本曾瑞大声说道。

  冈本曾瑞微微点头,说道:“是的主公,昨日老主公一去世的消息传到了水户城,江户忠通便立即撕毁与我方的盟约,并且公然挑衅本家。”

  “这简直岂有此理,父亲在世的时候将他打的乞讨求和,现在父亲才刚刚去世,他就这样要骑在我头上撒尿,他当我佐竹家好欺负的吗?”

  佐竹义昭一拍桌子,大声喊到:“传令给东南西北四家,让他们即刻动员足轻,三日之后出征水户城!”

  义昭这次是真的受到了打击,原本以为本家实力虽然不足以统领常陆国全境,但毕竟名为守护,多多少少威慑力还是有一点点的吧,没想到前任家督佐竹义笃一死,立马就有反叛者跳出来和自己作对,这简直是对本家颜面上巨大的打击,所以佐竹义昭才会如此生气,立马下令出征。

  ……

  那柯郡江户氏本据水户城天守中,江户氏的家主江户忠通正在和自己新纳的小妾做运动,不久后随着一阵哆嗦和一声高呼,他的身体慢慢的虚弱了起来。

  “主公,水野大人求见。”门口侍卫禀报到。

  江户忠通缓缓爬起身来,看了看眼前眼神迷离的小妾,心想要不是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肯定不会让你这么好过。

  打发了小妾下去之后,江户忠通整理了一下衣着,便让小姓传令下去:“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一个和江户忠通长相差不多粗犷的中年武士从门外进入阁内,此人正是江户家分家水野氏家主,江户家部将水野通元。

  说起来水野家也和佐竹家有一些渊源的,本来一百多年前,江户家只是佐竹家手下的一个豪族,水野家作为江户氏的有力分家自然是担任了江户氏许多外交内政上的工作,那个时候江户氏还是对名义上的常陆守护佐竹家抱有敬畏之心的,所以水野家在之前一直是江户氏和佐竹氏之间的纽带。

  身为家督的水野通元的嫡长子也在几年前江户氏和佐竹氏的和睦之中,娶了佐竹一门四家中的南家佐竹义里的女儿。前不久还为水野家添了一个大胖小子,所以现在的水野家的地位显得有些尴尬。

  说到佐竹家的分家,这可是佐竹氏拥有的一大特色,佐竹家分家分为东南西北四家,在义昭爷爷佐竹义舜的时代,就已经有了这四家作为佐竹家的辅政分家。

  在义舜时代的时候,佐竹家刚刚结束了山入氏的内乱,千疮百孔的佐竹家终于有了蒸蒸日上的感觉,但是因为义舜身体一直不好,然而就在而后的永正十四年(1517年),佐竹义舜病殁,义舜之子义笃年纪只有十一岁,不足以主政,由于担忧自己的儿子年少无法视事,因此义舜乃在病死之前,託付自己的两个弟弟佐竹义信(北家)、佐竹政义(东家)辅政幼侄,之后便撒手人寰。

  而义信、政义兄弟也不负亡兄义舜之望,用心辅政于侄子佐竹义笃,最终佐竹义笃也长大成人,成为一位优秀的领主并将佐竹氏的发展带到了另外一个境界。然而这位优秀的佐竹义笃,也就是主角佐竹义昭的老爹,却彷彿走上父亲义舜的老路一样,在不满而立之年便撒手人寰,留下15岁的儿子:佐竹义昭。

  与父亲一样,对于尚未成年的义昭,佐竹义笃亦对他治理领国感到不安,因此乃命自己的弟弟佐竹义邻(或名佐竹义里)(南家)协同北家及东家辅政协助佐竹义昭。

  马德,这佐竹家的家主果然是一门高危行业。

  ……回归正题

  “主公,已经打探清楚了,佐竹家一听到本家撕毁与他们盟约,新当家主佐竹义昭大发雷霆,现在佐竹全境正在动员兵员,看来是要出阵了呀。”水野通元见到江户忠通后,跪下后说到。

  听到这个消息,江户忠通老脸一黑,双眼放大说道:“什么?他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想干什么?老子反他那是看的起他,他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传令下去,本家也即刻动员兵势!我到要看看这个毛头小子有什么本事!”

  “是!”

  ……

  因为佐竹家老当主意外身亡,幼主即位,所以原本从属于佐竹家的有力豪族江户氏公然撕毁与佐竹家的从属盟约,这无疑是打了佐竹家一个实实耳光。

  事情发生后,佐竹家集结了宗家和南分家100名常备足轻400征召足轻和700农兵共计1200兵势从久慈郡出发直奔那柯郡北部的小山城。

  而那柯郡江户氏也集结了300征召足轻和800名农兵合集1100人从江户氏本据水户城向小山城进发,准备和佐竹义昭来打一场硬战。

  义昭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场战役就这样打响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