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常陆佐竹之野望

第二十四章 会面

常陆佐竹之野望 冈部五郎兵卫 2159 2020-02-06 14:49:16

  武田长政的直言让多贺氏政心中有些不爽,但是他也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多贺家以后还要靠着武田长政等优秀家臣的辅佐才能延续家名。

  “那武田君你认为佐竹家会优先进攻本家哪里呢?”多贺氏政压下了心中的不爽,虚心请教道。

  “如果岩城家也参与了此次对本家的侵攻的话,佐竹家一定是想要速战速决,所以在下认为佐竹家与岩城家必定会合兵一处,想要靠着人数优势以雷霆之速度攻取本家的一座要城!”。武田长政缓缓说道。

  “不会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佐竹家不是应该与岩城家一南一北夹击本家,慢慢磨损本家实力才更显稳妥吗?”多贺氏政有些不服道。

  武田长政摇了摇头道:“如果真是那样本家应该高兴才对,倘若佐竹家岩城家真是采用分兵夹击的方法,那么本家只需要进行笼城,把城下领民往城里一送,城门一关,以两家分别的兵势在短期内根本没有办法破城,只要本家坚持到入冬的时候两家又不得不退兵了,这样本家危机即可解除了。”

  “武田大人说的对啊!要是真是这样本家也不惧怕他们了。”

  “武田大人不愧是咱多贺家第一智将!”

  身旁几个与武田长政关系不错的多贺家武士听到其说法以后,也随之附和了起来。

  多贺氏政想了想确实也是这样,心里虽然已经赞同了武田长政的说法,但是还是抹不开身为家督的面子。

  其实多贺氏政对武田长政那是又爱又恨,爱的是其能力绝对撑得上本家第一,不管是兵法还是智谋都要比其他家臣高上不少,而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武田长政毕竟是姓武田的,家名不知道比他这个常陆国豪族高到哪里去了,自己也多次暗示他希望他改姓,放弃武田家家名,但是这小子就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每每都忽悠混过去了。

  而且本家占据的多贺半郡,原本也就是武田长政所属的常陆武田家的领地,自己祖上也是下克上才得来的,如今武田长政的威望也越来越高,家中不少家臣都对这个年轻人有着很高的评价,这让多贺氏政有些惧怕了,这样会不会影响本殿下的地位?

  “主公?”武田长政看着发呆的的多贺氏政,小心翼翼叫道。

  多贺氏政思维一下子回到了目前的事物中,点了点头道:“武田君说的有些道理,那么如果是这样本家应该如何应对了呢?他们又会选择本家的哪座要城进攻呢?”

  武田长政清了清嗓子,很显然他非常享受在如此正式的场合中展示自己的才华。

  “在下认为如果佐竹家和岩城家合兵进攻本家,本家可以提前在他们所要攻取的城岩中准备充足的箭矢,另外还要提前在城下设置一些陷阱,等到两家兵势攻城时本家进行一轮大齐射,配合城外陷阱定能给两家联军士气造成不小的打击!”

  “而佐竹家与岩城家最有可能攻打的就是这座城!”

  ……

  香崎城坐落在安良川上游源头附近的一座小山坡上,其东边乃是另一座城岩安良城,再往东就是多贺家本据松冈城了,三座城与安良川河流走势一样形成了一个一字型的排列顺序。

  佐竹义昭与东家佐竹义坚北家佐竹义廉共同商议下,决定与岩城家合兵一处先拿下这座城,然后慢慢向多贺家领地腹部推进。

  由于佐竹家的南家要防备来自南边交恶的江户家,而西家则是要防备西边与佐竹家没有同盟关系的宍户家,所以本次出阵佐竹义昭也只有东家与北家两家重臣的伴随。

  “和泉守大人(佐竹义坚),左京大夫殿(岩城重隆)的部队还没有到吗?”佐竹义昭对着一旁年纪正值壮年的佐竹义坚问道。说起来佐竹义昭还得叫义坚一声叔父,因为义坚乃是义昭爷爷弟弟的儿子。

  “主公大人稍安勿躁,左京大夫领地与此地有些距离,想必在一个时辰之内就会赶到吧。”佐竹义坚尊敬的说道。

  他东家一直以来都是与多贺郡豪族交战时的带头先锋,常年征战于多贺郡,所以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

  佐竹义昭点了点头道:“嗯,那好吧,本家就先行安营扎寨,静候左京大夫的部队前来。”

  “嗨!”家臣们听到命令后就开始忙活了起来,纷纷指挥手下农兵就地安营扎寨,不一会儿佐竹家的兵势就在香崎城西边二里外的一座小平原中建立起了营寨。

  在常陆国北部多贺郡地区,很多地方都是丘陵山地,不像常陆国其他地区都是以平地为主。

  不一会儿一座座营寨就拔地而起,佐竹义昭经过了一两天的奔波也可以休息休息了。

  当佐竹义昭正要躺着眯一会的时候,岩城重隆的部队就已经到了。

  “常陆守殿!本家来迟了呀!”岩城重隆对着佐竹义昭说道。

  “左京大夫殿不必自责,本来殿下的领地距离此处就有些远,迟来这么一会也并无大碍。”佐竹义昭也恭敬的说道。

  两人说完便仔细的打量了起了对方。

  其实虽然佐竹义昭取了岩城重隆的女儿爱姬,但是婚约是佐竹义笃与岩城家沟通的,两人也就是在婚礼上匆匆的见上了一面,并没有有过多的交集,所以如今一见两人自然是要看看自己的岳父(女婿)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了。

  “这岳父大人长得还真不像会打仗的样子。”佐竹义昭心里想到。

  因为岩城重隆特别崇尚京都文化,所以此次出阵并没有穿戴甲胄,而是用了公卿那一套:身穿吴服,把脸刷的煞白,牙齿涂的漆黑,整个人跟个鬼一样。

  但是佐竹义昭想不到的是,其实岩城重隆乃是磐城国有名的猛将,正是因为是一个粗人,所以才想要跟随京都“城里人”的风俗,来让自己融入“上层社会”。

  而岩城重隆则是看着全副武装的佐竹义昭,心想:“我这女婿看上去高大威武,体格看上去也挺壮硕的,应该是一个勇猛的武士。”

  但其实岩城重隆也看错了人,虽说佐竹义昭跟随了爱洲宗通学习了几个月的剑术,但是这个东西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他也只是学到了点皮毛而已,其实并不擅长,而强壮的体格也只是他天天吃肉的关系。

  就这样,两人的会面充满了误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