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同一地方

第三章 分宿舍

同一地方 上官江南 4202 2020-02-05 20:09:38

  此时,天渐渐地黑沉下来了,道路两旁的路灯亮了,虽是昏暗了些,但总强似那些没有灯光的街巷,走在这样的街巷中,身后冷不丁被人往肩上一拍,那真是会吓死人,跟别说其他的了。

  众人在那小超市吃饱喝足,准备各自拿上行李往宿舍楼走去,万堂福对大家说道:“你们宿舍房间号我已写在你们刚才各自选好的伙伴的名单上面,晚边21:00 左右宿管会来查房,你们要确保在这个时间点给你们安排的房间里各自伙伴的人数,若少了,会扣工钱哦!我就住在你们的隔壁栋B201,我的手机号就是我的微信号,由于微信人数众多,你们在添加我时,请备注时间/城市/名字”,说时,万堂富指着那紧挨着A栋的B栋,话毕,他与众人挥手示意明日再见,遂径直朝B栋走去。

  众人一听万堂富这话,纷纷拿出那张各自选好伙伴的名单,上面多了万堂福宿舍房间的笔迹——在他们把各自选好的伙伴名单后,交由万堂福,而万堂福在这名单上备注了房间号。大家看了,男生都被分配到了A栋8楼,而女生则是分配到了同栋12楼。到了楼梯口,男生也不强上电梯,都避让着女生先上去——顿时女生有种错觉地感知,世上也并非所有男人都是……。

  等何阿宾等人上了8楼,已是19:20了,他看时,这宿舍为东西走向,中间一走廊,宽足能四人体型不是很胖的人并行而过,走廊两侧就是房间了,每个房间都有各自的房间号——A801到A813共一十三间,A801斜对面就是这电梯,电梯旁是消防楼梯,宽与那走廊相当,A812旁也有个消防楼梯——这个我们暂且称为边梯。

  付胜木、郭德弟、傅少聪、郑宇航四人安排在A813室,秦海明、王晓虎、吕少良、陆稻涛四人则走入了A811室,周学坤、袁思功、雷明尔三人步入了A810室,而蒋伟侃、贾仁、何阿宾、孙福康、耿伙计、蓝斐乐六人径直踏入A812室。

  A812室与A813室不同于A801室到A811室的,像是40平米左右大的房间,被隔成三个小间,就好像是室中室。推门映入眼帘的是那倚靠在那白色墙的铁架木板床,上下铺的那种,走进房间,来到靠窗的地方,扭头望向左侧,有一大约2平米的小间——卫生间与洗澡的所在。

  贾仁等六人推门看到是不同其他房间的大房间,很是欢喜,随手将行李扔在那木板床上,争先恐后似的选下铺。

  选好床位后,何阿宾拿着毛巾与内裤到那卫生间与洗浴共在一间的小间,准备洗澡,其余人见何阿宾抢占了先机,那就只好等了。这时,蒋伟侃走出了房间,从裤兜掏出那有点皱瘪瘪地软式烟盒,烟盒上印着大大的一个“囍”字,从中取出了一支烟,他烟瘾不是特别大,随手将烟叼于嘴上,右手拿着打火机顺势点起了烟,往电梯方向走去。

  眼看就要到电梯口,忽有作呕之声传入双耳,这声音是随着蒋伟侃越靠近电梯口是越来越大。他扭头向左看时,有一瘦小且腰微弯着,而在那人身旁立有一个垃圾桶,那人正背对着蒋伟侃呕吐着,前面我们也交代过了,电梯旁有楼梯。

  蒋伟侃上前询问道:“你这是晕车?”,只见那人将拍打着腰的手停下了,看着蒋伟侃应道:“是的”,“喝点正气水会好点吧!”,“刚喝过了”,“小伙子体质有点差啊!平时要多锻炼啊!”,“现在好点了,是的,我体质是弱了点,回房间睡一觉就无碍了”,“那你现在肚子不是很空吗?去楼下买点东西填饱再睡,况且现在才不到八点呢,这么早睡,后半夜还是会醒来的”。那人觉得身子好点了,遂离开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蒋伟侃见这人好生不识他人好意,抽了一口烟,刹那间吐出了烟圈。乘坐电梯来到了一楼。

  蒋伟侃走向了那灯火通明的小卖部处——道路两旁除了那零星的灯光,一片昏暗。液晶荧幕上出现了几些人打斗场面,蒋伟侃环顾四下,三五人坐于此,只有那个啃着瓜子的在看,其余的不是在看手机就是玩手游。索性蒋伟侃也买了包瓜子,选了个座位,边啃瓜子边看电视。

   A812室在蒋伟侃出来后,贾仁等人各自轮流洗好了澡,正商量去周边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此时每人都打开各自的导航APP,或搜索商场、网吧等热闹场所。七嘴八舌的说需要步行多久能到达,如何如何走,手指比划着,但他们说的地方都要经过“象北村”这个村。故而他们先去这个村里逛逛!

  何阿宾等人随即乘坐电梯先到了一楼,阿宾朝着小卖部方向大声喊道:“伟侃,我们去前面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商场,你去不去啊?”,其实在他们还在宿舍里时,就发了微信给伟侃,问他去不去周边逛逛,而伟侃也回复到:“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玩的开心点。”。而此时在小卖部的蒋伟侃听到A栋宿舍楼有人朝他喊道,虽看不清是谁,但从这声音可以听出朝他喊的是阿宾。——因为伟侃与阿宾在车上是相邻座位,彼此了解也相对他人较多。伟侃大声回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何阿宾等人见伟侃不去,众人竟朝B栋宿舍楼方向走去。

  众人走了约莫五分钟路程,前方有个斜十字路口,靠他们这边矗立一大石头,上面镶刻着朱红印,书:“象北村”三个大字。此时,何阿宾对着手机的导航APP手指比划道:“没错,进了这个村,什么商场啊、网吧啊等等也都有了”。随后,何阿宾等人就按照导航APP左拐一个巷,右斜插街道,虽中途有人叫苦不迭道:“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见到任何商场,是不是导航系统出现故障了”,也都各自掏出了手机,开始定位导航,但最终显示的方向都是一样,似乎瞬间感到打脸了!

  而此时没跟何阿宾等人一起去逛商场,独自坐在小卖部看电视的蒋伟侃,啃完了手上的瓜子,正准备从右裤兜掏出烟盒,在抬眼望向液晶银幕时,见一行穿着与万堂福发给他的黄绿色的环卫马甲一样的人从园区那个方向过来,迳入小卖部,或买面包,或买方便面,等等,总之买什么的都有。

  有些人买了东西就直接走向了宿舍楼,而剩下的人则也像蒋伟侃等在场的人一样。一个身高与蒋伟侃相当,体型却是那么的瘦弱,一头微黄的发丝盖过了那两只耳朵,显得脸更加的小而又饥荒。他帮了个凳子坐在了蒋伟侃右侧,蒋伟侃顺势从烟盒中抽出了两支烟,右手腕触碰了他,这人扭头望向蒋伟侃,见蒋伟侃向他递烟,堆笑着接过了蒋伟侃的烟。蒋伟侃询问道:“你们刚下班?”,那人把烟叼在嘴上,拿出打火机点燃烟,抽了一口道:“是的”,那人将烟点燃后,借势也蒋伟侃叼在嘴上的烟点燃。

  “你是从阳城那边过来的”那人反问道。

  “是的,你们来了几天呢?”蒋伟侃接着问那人。

  “我们到这边快一个礼拜了,这些天基本上都是在里面打酱油啊!”说完,那人吐出了烟圈,露出了那看起来不是很白且参差不齐的牙齿,面带那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却不是刚蒋伟侃递烟给他,而他那是勉强堆笑。

  “你下午过来的?”那人问道。

  “嗯,刚分了宿舍,他们在洗澡,我就先下来了”。蒋伟侃随口附和那人。

  “你们后面的工价高吧!”

  “在阳城时,中介说17块,不知最后到手有没有这么多,也未可知啊!”蒋伟侃猛抽了一口烟,说话时还带着烟雾。

  “我们早一批的可就没那么高的工价了,才14块”,蒋伟侃看那人说这话时,眼神似乎充满了羡慕——或许也说不上羡慕,就是同一中介而给的工价不一样的感觉。

  “这个工价,你也别太在意,或许下一批的会高于我们这伙的”蒋伟侃抽完了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掷于地上,右脚踩了踩仍在地上的烟蒂,以防小火点被风吹走,引起其他地方的火灾,虽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蒋伟侃每扔一烟蒂时都会将烟火熄灭,或许这是所有抽烟的习惯吧,当然也有少数人例外。

  蒋伟侃与那人聊些在7号库的工作事宜,时而那人递上了烟给蒋伟侃,时而看着电视荧幕上精彩的打斗场面。暂不表蒋伟侃与这人细聊临时工琐事!

  话说何阿宾等人按着导航APP步骤走,约莫20来分钟,那道旁两侧的摊贩叫卖嘈杂声使得众人从阳城被坑到这一下车就见到那周遭荒芜的土地而独一物流园区——或许可以说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吧,想不到这边竟是如此这般的喧闹啊!灯照的如同白日——虽说是夸张了点,但给众人刚从那昏暗的街巷徒步来到是亮了很多的感觉。

  众人行于路中,孙福康,耿伙计,蓝斐乐见一个卖沙滩橘摊贩,便驻足指着那橘黄的沙滩橘问那体型看起来微胖,脸庞黝黑却腮边鼓鼓的——像极了小松鼠的脸颊。“老板,你这橘怎么买啊?”,只见老板随即拿了几个塑料袋放置蓝斐乐跟前,笑迎蓝斐乐:“3元一斤”。

  “甜不甜啊?”蓝斐乐拿起摆放在跟前的塑料袋问到。

  “不甜不要钱!你们可以尝一尝”老板随手剥开了橘皮,递给蓝斐乐,很有自信的说道。

  “嗯,确实很甜”蓝斐乐接过老板递给他剥过皮的小黄橘,从中抽出一瓣塞进口中,经牙齿一咬,透出的橘汁在舌尖上流淌,味蕾末梢神经反应给大脑,从而蓝斐乐便知这橘甜。

  随后,蓝斐乐便在摊前挑起了橘子,凡不是磕碰而导致的糜烂,蓝斐乐都将其装进塑料袋。顷刻间,已装好了一小半袋。

  蓝斐乐将挑选好的小半袋橘递给老板道:“称下看多少钱?”。

  老板接过蓝斐乐递过来的小半袋橘子放在电子秤上称了称,笑嘻嘻地说道:“9块钱!要不你再挑些,添作10块钱!”。

  “那我就再挑些”蓝斐乐顺手挑些给了老板。

  老板将蓝斐乐挑好的往袋内放,看了下电子秤,右手拿起一个塞进袋中,笑到:“刚好10块”。

  蓝斐乐拿起手机扫码支付后,拎起那小半袋橘子和孙福康、耿伙计转身离开橘摊,每人手里都拿着几些个橘子,边剥边赶上贾仁与何阿宾二人。

  耿伙计见何阿宾与贾仁二人正和四个女生在一商超门口嘻嘻哈哈的聊的正起劲,这时,孙福康上前拍了一下何阿宾的左肩,瞬间将头转向何阿宾右侧,而何阿宾本能的将头扭向左边望了一眼,没人。说时迟,那时快,在孙福康拍打何阿宾左肩时,带有羡慕的语气说:“还以为你俩小子逛没了呢?没想到你二人和美女闲聊,聊的忘乎所以了!”。

  在何阿宾把头扭向左侧时,发现没人,立马转向孙福康发出声音的这一侧,见是孙福康三人,说道:“刚巧遇上,也没聊多久,这不你三人来了,这四个小姐姐你们也认识,同是阳城过来的,和我们同坐一辆中型汽车的”。

  蓝斐乐将小半袋的袋口用双手撑开,指着袋中的沙滩橘对这四位小姐姐笑道:“来,来,来,随便拿,这沙滩橘可甜了”

  这四位女生见眼前这个男生竟是如此客气,她们也就不那么客气了,如果她们在客气了,就显得不领蓝斐乐的情,而在蓝斐乐看来就会觉得面前这几个女生竟如此这般。故而她们也就毫不客气伸手往袋中拿了些橘子,顺势剥开橘皮,掰出了一瓣往口中送,等她们咬出橘汁并尝出是甜的味道时,异口同声:“确实很甜”。

  “蓝斐乐,你这不对了,怎么看见美女就忘了兄弟们呢!”何阿宾见蓝斐乐先给这四位女生沙滩橘,对蓝斐乐嘲笑道。

  “瞧你说的,怎么会忘了兄弟们呢!这不有小姐姐嘛,俗话不也说,女士优先,男士靠边嘛!”说完,蓝斐乐将小半袋橘子转至何阿宾与贾仁面前,何阿宾与贾仁二人也就伸手拿了些橘。

  等众人吃完了手上的橘子后,径直走入商超,除了这四位女生——她们已经买好东西了,蓝斐乐遂将小半袋橘子交由她们,众人进入超市无非买些生活用品,暂不表。

  且说蒋伟侃在小卖部与人谈笑风生,而此时的液晶电视上的电影也播完了,荧幕上跳出广告视频,这时,有人就拿起了遥控器开始选频道。蒋伟侃拿出手机看了下手机,起身对身旁地男的说道:“我得回宿舍洗澡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嗯”那人只是简单地回复了蒋伟侃。

  蒋伟侃信步走入A栋宿舍楼,乘电梯到了8楼。

  手游背景音乐声、打电话声、手机观看短视频声以及手机观看电视剧/电影等各种声音从各个房间传出。蒋伟侃从这走廊中经过时,那种嘈杂声不绝于耳。

  蒋伟侃推开A812房门,打开灯,在自己床位上的行李中拿出贴身衣物,走进了浴室准备洗澡。

  话说何阿宾等人在商超逛,选了些生活用品之类的商品,各人选好后,在收银台付完钱走出商超。

  在商超门口等何阿宾几人的四位女生见何阿宾从商超出来,每人手上都拎着一大袋东西,就兴冲冲地走上前与何阿宾几人吆喝着:“哟,买什么东西能买这么久啊?”,“这么一大袋东西”,“你们男生买东西也这么……”。

  蓝斐乐接过了在他走进商超前把手上拿的一小半袋的沙滩橘交由这四位女生中的一位小姐姐递给他的小半袋橘子,“你的橘子,我们可没偷吃哦”这位女生说道。“这橘子买来就是吃的,你们不吃,不会是嫌我那什么吧!”蒋伟侃客气地说,这位女生立马补充道:“不会的,怎么会呢!”话音未落,这位女生伸手朝着小半袋中拿了些橘子,而后其余三位也依次伸手往那小半袋内拿些沙滩橘。

  而后众人按着原路走回来,当然这途中不免有些说说笑笑。

  不多时,已经到了宿舍楼门口,来到电梯口,由于这四位女生是在12楼,故而何阿宾在按了8楼,又按了下12楼。

  须臾,8楼到了,电梯门开了,何阿宾等众男生从电梯里走出来,电梯内的四位女生异口同声地挥手道:“明天见”,“明天见”何阿宾等人也礼貌性地回复女生。

  何阿宾等人从走廊走过,其每间传出的噪杂声还是与蒋伟侃刚从走廊经过时的声音无一,虽有些减少,但仍是很吵的。何阿宾推开了A812的房门,众人先是见房间灯亮着,下意识地觉得出去时记得已经关好灯了,那这灯亮了是怎么回事呢?“你们回来了”,在何阿宾等人还未缓过神来,蒋伟侃笑着说道。

  而后众人便依次进了房间,蒋伟侃眼瞅着大伙手中都提有一大袋东西,笑问道:“都买什么东西了?这么一大袋东西!”,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就是些洗发露等生活用品之类的”,这时,蓝斐乐将他那装着所剩无几的沙滩橘提到蒋伟侃跟前说道:“来,吃些沙滩橘,这橘可甜了。”蒋伟侃看了一眼蓝斐乐,左手伸向袋中拿了些橘,由于需剥开橘皮才能吃,故而又将本是在捧着手机的右手放下了手机,专心地剥开了橘皮。

  预知众人回到宿舍后,说起了为何会选择做临时工?且看第四章忆往昔将如何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