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同一地方

第十四章 野宿

同一地方 上官江南 5169 2021-05-09 18:59:05

  话说那人在茅房蹲了十来分钟,总算是出来了,走出茅房那一刻,还不依不饶地将手中的手电筒往里照了下,喝道:“该死的耗子”,便朝自家方向走去。

  而蹲在第三个茅房处胡春来与朱紫梦二人捏了一把冷汗,在那人从茅房出来之时,二人心中憋了一口气总算是可以放松了,哪曾想他又将手电筒往里照了下,似乎要往里走进来的迹象,若被他发现了此处有人,定会大惊一呼,届时恐怕是人尽皆知,什么样的后果,想必没有人能比他们二人更能知道这其中的结果了。

  胡春来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向天祷告着,口中似乎在说:“千万别走进来……”之类的话语,阻止那人想要走进来的步伐交托给了他赖以信诚地神明。

  朱紫梦拍了下嘴里还在不停的嘀咕着,小声喝道:“人都走了,你还祈求个鬼啊!”。

  被朱紫梦这么一拍,随即把合十的双手慢慢地放了下来,两眼也睁开了。其实,胡春来是信佛的,村里大部分人也都信佛的,剩下的少数人就是不信佛的,而朱紫梦就是那少数人的其中一位,严格点来说,她还入不了村里那少数人不信佛的行列,当然朱紫梦是不稀罕加入什么狗屁的少数人不信佛行列的,她是外地媳妇,信仰可能与本村有所不同,这点胡春来倒是可以理解,人家夫家都不强求她信佛,你一个情夫又怎左右的了她呢?

  “走了?”胡春来拉长两耳仔细听,确实没有了动静,前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这才晃过神来,狐疑地问道。

  “想想今晚怎么办吧?”朱紫梦皱起眉头,撅着嘴生气道。

  天黑胡春来是看不到朱紫梦的脸部表情,为了给手机省点电,两人也就没打开手机里自带的手电筒。

  “让村里的那些跑县城的去趟县城,我俩当场有可能就被抓个现形,所以也只能到隔壁村或直接去镇上,然后再坐去县城的客车”胡春来说出了今晚的计划。

  然而一旁怒气还未散去的朱紫梦,把音量提高了些反问道:“难不成今晚要徒步去镇上?”。

  “难道你还有其他办法?”胡春来追问道。

  此时的朱紫梦似乎开始懊悔自己当初怎么会与眼前这个没用的男人苟合呢?他除了身有长物,别的什么也没有,都怪自己太过浪荡,要不是自个儿非得去勾搭人家,他一个村里难得的‘孝子’既能为了你远行外出,这足以说明他是很爱惜你的。

  “为何非得大晚上的动身呢?明早我们两人分开走不行吗?一人岔开时段做不同的客车不就行了吗?”朱紫梦一口气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你说明天出发,你大白天背着行李包,你婆婆看见不会问你,是要去哪里啊,那时你该如何回答呢?你当然可以谎称去县城办点事情,那你就敢保证她不会同你一起去吗?她也是可以找个理由说,你一个外地妹,县城不太熟悉,还是妈跟你一块去也有个照应。村里的那些跑县城的那个不与蒋伟侃相熟啊,见他老婆独自一人说是要去县城,人家肯定会生疑,一通电话不还是把你婆婆给叫了过来了吗?所以,我也都是为你着想,才会选择晚上动身,这样也就没人能认得出是我俩了”胡春来费了好大口舌,给朱紫梦解释为何要今晚动身的缘故。

  胡春来接着继续往下说:“我们穿过这条村路一直往北走,大概走个五分钟到村后山,后山有一条山路可以通达到镇上了,这也是平时上山砍材时发现的”,说时,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往身后照了照,手指指道。

  “那这得走多久啊?”朱紫梦皱眉问道,显然此时的朱紫梦是多么的懊悔啊,在家里待着多舒服啊,为何要跟胡春来私奔呢?难道是徐蕾对自己太好了,才导致了自己的私欲,正所谓:饱暖思**,说的就是这个吧。这时她但凡有一丝丝地退却之心,想必胡春来也不会为难自己吧!然而懊悔归懊悔,她口中却始终未说出半个不愿与胡春来南下阳城的言语,毕竟如漆似胶地日子总比独守空房的好上何止千万倍。

  “起码能比沿着镇级公路走快上四十来分钟吧,当然两个人走可能就没那么快了,还有一点就是后山那条山路,走到深山处会见到几口棺材和些骨灰坛,大白天是没什么可怕的,但是这大晚上的从那走过,心里总觉得瘆得慌,若彼时来那么一阵阴风,会吓得当场晕倒”胡春来在说到山路深处会遇见棺材时,说话时便作出一副很吓人的样子,意思是让朱紫梦不要走山路。

  “我可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怪之说,你可不要自己吓自己,今晚非得走你所说的山路不可了”朱紫梦意志坚定的说道,她知道,不走山路,那便只能走镇级公路,到时不是被村里的乡亲碰见,便口若悬河也说不清了,虽然她俩私奔这事早晚都会被村里人知晓,但此时她俩还不想在没离开村子就被村里人发现了。

  突然朱紫梦站起身,拽着还蹲在地上的胡春来,着急着说道:“还不走,再不走等下阿侃他妈来了,就走不了”。

  “真的要从后山山路走?”胡春来站起身面露惊恐之意地问道。

  “难不成你想在还没离开村子就被人知道你我之间的事吗?”朱紫梦瞪大两眼,反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胡春来刚要说出后面的话,立马就被朱紫梦给截住。

  “只是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吗,还不是害怕后山的棺材之类的嘛,瞧你这点出息,怎么当初就与你交好了呢!”朱紫梦说出了胡春来心中的顾虑,还故作自己后悔当初怎么与他交好的表情。

  “能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死我也愿意,跟别说后山那些棺冢了,阿梦,你就别生气了”胡春来看着一脸怒气的朱紫梦,咬紧牙关豁出了命似地说道。

  朱紫梦一听到胡春来说出‘死’字,立马用那纤弱白皙的手心捂住了胡春来的嘴巴,很是心疼地说道:“我可不想你死”,她话锋一转,恨不得此时已身在县城某宾馆中,焦急地喝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

  刹那间,由朱紫梦拽着胡春来,转变为胡春来拉着朱紫梦的小手走出茅房,沿着巷子小路一直向北进发,三分钟后,二人带着喘息之气在后山入山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下,休息片刻再入山,从茅房到后山,脚程虽不过五分钟,但他们是一路小跑北上,且越近后山的村路越是坡度递增。

  二人稍作休息后,便起身踏入这深山之中,虽然此时的胡春来还是有点发怵,但除了走这条山路,别无他法了。

  胡春来走在前头,朱紫梦跟在后边,他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这条山路是村里人进山时所开辟的,蜿蜒崎岖,宽不过半米,两旁皆是树木,当然在沈处就像胡春来所说的会有棺冢。

  且说徐蕾看了下厅堂墙壁上的挂钟,心里犯嘀咕:这女人平时上个茅房也没见的怎么久啊,就算是来月事了,也不至于这老半天都蹲在坑上吧!她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难不成出事了……,赶忙从房内拿了手电筒急匆匆地出了家门,直奔茅房而来。

  “阿梦……”徐蕾边往茅房里出走边大声喊道,也不知喊了多久,徐蕾始终没有听到朱紫梦的回音。

  过了好一会儿,徐蕾这才想起了给朱紫梦打个电话,随即徐蕾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朱紫梦,拨打了过去,电话通是通了,可就是没人接。

  原来,胡春来与朱紫梦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胡春来提议今晚就在此处过一宿,明早天一亮再继续出发,说就算今晚走到了镇上,估计也没客车愿意去县城,而且镇上不像县城那般,有旅馆、宾馆之类。朱紫梦也欣然答应了,二人即刻便脱衣解衫,把脱下的衣服铺在地上,借着树缝折射出的月光,朱紫梦那肤如凝脂的胴体在这月光下显得格外诱人,透过树影显现出若隐若无的感觉,更能让一览无余、尽收眼底的胡春来欲罢不能,谁说美景只可欣赏,不可亵玩?胡春来望着眼前一丝不挂的朱紫梦,再也经受不住了,便将朱紫梦扑到在铺好衣服的地面上,一番强吻,行**之事……。

  而正在他们二人云雨之时,朱紫梦的手机响了,然而她却没去接听,任由手机来电铃声响个不停,直到许久铃声才停下。

  徐蕾打了一通没人接,便继续打,直到有人接听。

  山林中铃声刚停下,却又再次响起,这回朱紫梦拿起手机,一看才知是徐蕾,虽有些惊愕,却是意料之中。

  “喂”朱紫梦先是在电话这头喊出了第一个字。

  徐蕾听电话那头总算是有人回话,听这声音是朱紫梦没错,她知道这会儿绝不能以责怪的口吻询问朱紫梦,那样的话,对方有可能立刻挂断了电话。故作神情自若、态度缓和的笑道:“孩子哭的厉害,我这才想起你在茅房呢,便来茅房叫你,哪曾想我喉咙喊破了,也没听见你回话啊”。

  朱紫梦听徐蕾说是孩子哭得厉害,心中难免有些怜悯,望着身旁的胡春来,且自己已经走到这一步,遂狠下心在电话里头说道:“往后的日子里,宝宝就交托您来照顾了”。

  徐蕾听出了这话的含义,装作不知道的问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没有妈的孩子得是多可怜啊,你回娘家了?”。

  “算是吧”朱紫梦便顺着徐蕾的话往下说,毕竟她还不想对徐蕾说出她南下阳城的事,若将去阳城的事告知与徐蕾的话,想必蒋伟侃定会南下阳城寻她的。

  朱紫梦是跃西人,与跃东省相邻,虽与经济发达跃东省作为邻居,然其省内经济体量远不及赣昌省,以至于人口基本都流入到经济发达省份去了,由于跃西处于发展阶段,故而也吸引了不少商人来此做生意,尤其是建材行业的。这事也是全国闻名的传销组织发源地,素以“南传销”而响彻境内,是拉动省内GDP的‘重大功臣’,而这其中属海江市传销活动最为猖獗。在传销中,年满18周岁且是个合格公民具备完全民事和行为能力,同时具备独立判断思考能力的人,可以加入。但是,在他们当中,有一条不成文规定,有5类人不能加入,哪五类呢?一是在校的学生和老师;二是现役军人;三是公务员;四是犯罪分子和网上逃犯;五是跃西当地人。

  蒋伟侃只知道朱紫梦是跃西人,至于是哪个地市的人,却未曾听她提起过,她不说,便不好多问,免得她生气,看来蒋伟侃确实是一个宠妻狂魔。徐蕾更不会多嘴了,只要他们夫妻恩爱,一切都不是个事。

  “你既是回娘家,为何不与说清楚了,这大晚上的该多危险啊,若真要回娘家,大可明早我送你到县城,这样我才放心啊”徐蕾有点担心的说道,毕竟大晚上的,一个女人外出该是多么的危险啊,就算是大白天,县城车站也难免会遇上贪财好色之徒,况且朱紫梦长得还算匀称,是个男人都想上前捏一把她那丰腴的翘臀。

  “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啊?我想几时出发回娘家就几时”朱紫梦听徐蕾电话里头说的这番话,知道回娘家这个慌怕是很难跟徐蕾再圆下去了,便拉大音量,很是生气地说道,说完了,也不等电话那头的徐蕾回话,立即关断了电话,将手机往边上衣服堆里一甩。

  “是谁打来的电话?能让你怎么生气”胡春来望着挂完电话一脸愤怒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还能有谁啊,蒋伟侃他妈呗”怒气未消的朱紫梦并没有给胡春来好脸色看,怒气冲冲地回了一句。

  徐蕾手机中传来“嘟嘟嘟……”,方知朱紫梦在没有告诉她的情况下决绝地挂断了电话。本想把朱紫梦回娘家的事打个电话告诉远在瓯州的儿子蒋伟侃,都准备拨打过去了,但她最终还是收起手机,这通电话也就没打成。心想:从今晚朱紫梦的举止来看,异于往日,还有就在刚才打电话给她,也是我试探性着问她,是否回娘家了?她似乎犹豫了半晌,并未立即回我是啊,而像是搪塞我回了一句算是吧,再者,若是真要回娘家,也不必非得大晚上回去啊,搞得让我知晓了不准你回娘家似的。突然转念一想,她该不会与人私奔了吧?

  既然朱紫梦说是回娘家了,就当她是回娘家了,徐蕾疾步地走回了家,毕竟婴儿还在婴儿床里哭个不停呢!先不管朱紫梦是否与人私奔的事了,暂且也不打算把这事告知身在瓯州的蒋伟侃,现在首要的事是把小祖宗哄好了,比什么事都重要,暂不表。

  胡春来见朱紫梦自打接了徐蕾的电话,一脸堆满了怒意,先是安慰道:“你跟她置什么气啊?气大伤身,不值当”,说时,双手却在她那光滑地胴体上游走的,刹那间,嘴巴也奋力地扑吻上去,自上而下,少顷,二人又沉浸在鱼水之欢中……。

  就在他们行云雨之事时,山林之中传来了“呼啦,呼啦,呼啦……”的凄厉之声,仔细听那声音,像是一个女人在被人追打时喊出的救命声。胡春来本就对这山中之事甚是惧怕,尤其是夜黑之后传出像是女鬼的凄厉声,瞬间,整个身子卷缩成一团,拉起躺在地面上的朱紫梦挡在面前,自己则蹲在身后,已是惊恐万分。

  胡春来说道:“瞧你那点出息,这是风吹的声音,由于树叶挡住的缘故,才会有这种声音,哪有什么女鬼啊”,转过头蹲下身子,用右手食指戳了下胡春来眉心妩媚道:“没用的东西!”。

  “我倒这是女鬼的哭叫声,到头来却是一阵怪风啊,多么不解风情的风,扫了我朱紫梦的雅兴”,胡春来听朱紫梦说这是风吹的声音,立刻站起身子,鄙夷地目光抬头叹道。

  几番折腾,二人已无兴趣,便躺下就寝,在入睡前聊些等到了阳城该如何如何之类的琐事,一夜无事,自不在话下。

  次日天刚亮,早起的胡春来睁眼望着身旁睡梦中的朱紫梦,透过树缝照进来的光线,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赶紧起来了”正在起身穿衣服的朱紫梦推了还在喘着气的胡春来焦急道。

  胡春来很淡然地回了一句“嗯”,身子却未有任何动静,该是怎样还是怎样。

  待朱紫梦穿好衣服时,俯瞰还躺在地面上的胡春来,用右脚踹了他的右小腿,大声喊道:“你还不起来是吧”。

  不知是被她的怒气震慑到了,还是估摸着休息了也差不多,便起身穿好衣服。

  不多时,二人各自背上双肩包行李,沿着山路往镇上方向进发。

  预知二人此去阳城途中所遇何事,且看下一章别瓯城继续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