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二十一章 罩门

瑶依传 潇雀 2150 2020-01-09 11:35:50

  自保清的降生,老佛爷的心情也逐渐好转。瑶依日日侍奉左右,尽心尽力,老佛爷甚是感动,还常常教导瑶依要多花些心思在皇帝身上。

  赤城汤泉的日子美好的像一场梦,她不是妃子,他也不是皇帝,他们就像寻常的夫妻带着祖母一起生活。

  瑶依看到了玄烨的坚强,玄烨的脆弱,玄烨的愤怒和玄烨的泪水。慢慢的玄烨也愿意在瑶依面前放下皇帝的面具,展现最真实的自己。

  这一天,瑶依和玄烨月下小酌。瑶依有些醉了,倚靠在玄烨的怀里,“皇上,你为什么对臣妾这么好?臣妾怕自己不够优秀,不值得皇上这么宠爱。”

  “你很好,很优秀,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皇上搂着瑶依,看着她娴静的睡颜,回想起儿时第一次相见的场景。

  。。。。。。。。。。。

  玄烨子出生就不受顺治帝喜爱,从小被奶娘扶养也没感受过父爱或母爱。顺治帝更是在玄烨两岁多就以未出过痘为由送到宫外扶养。幸而得舅舅舅母的关照,不至于被奴才欺辱虐待。舅母那时候总带着瑶依来到玄烨的府邸看望。

  刚刚学会走路的小瑶依跌跌撞撞的扑倒在玄烨的怀里,玄烨吃力的抱起瑶依,像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舅母看到就笑着打趣,“三皇子,您抱了她,她以后就是您的娘子了。唉,小心点,可别摔了您未来的娘子,哈哈~”

  玄烨紧紧抱着瑶依,“你就是我未来的娘子了,我会对你好的!”

  小瑶依不明白大家在笑什么,她也笑着点点头。玄烨欢喜的把自己的点心分给瑶依,看瑶依吃的香甜自己也开心。

  当时大人们的玩笑只有玄烨当了真,而这个天天跟在他身后的小团子,给了玄烨无限的温暖和安慰。

  玄烨快五岁的时候不幸感染天花,他住的府邸也被下令封锁,外面的人避而远之,里面的人逃不出去。侍奉玄烨的奴才丫鬟都恨极了玄烨,要不是看在玄烨是皇嗣,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虽说如此,下人们还是避而远之,生怕自己被传染。堂堂皇子食不饱,穿不暖,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想喝口热茶都要苦苦哀求。

  有一天给玄烨送饭的奴才感染了天花,这下再也没有人敢靠近玄烨的屋子,整个府邸像是一座空宅。玄烨饥饿难忍,出门寻找食物,看到此翻景象,意志消沉的靠在院墙边想着就这样饿死也好,就不用连累大家了。

  这时墙外传来了微弱的声音,“表哥~表哥~你在吗?”

  玄烨以为自己幻听了,瑶依怎么会在这里。瑶依微微沙哑的声音不断靠近,好像是顺着院墙不停的呼唤。玄烨顺着瑶依的呼声向前爬去,“瑶依。。。是你吗?”

  终于在一处破了一角的墙院出两人相遇了,瑶依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小手伸进墙内想抓住玄烨,玄烨惊恐的向后推去,“你怎如此大胆前来找我?不知道会有多危险吗!”

  玄烨强忍着泪水,对瑶依吼道,“玄烨临死前能在见你一面足以了,你快回家去,莫要再来了!”

  瑶依被玄烨吼声吓到哭着说,“他们都说表哥得了天花,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表哥了。瑶依不信,表哥说过会一直陪着瑶依,一直保护瑶依,给瑶依好吃的点心。表哥说到做到,一定会好起来的!所以瑶依便每日来到院外呼唤表哥。。。表哥这么多天才出现。。。还凶瑶依。”

  玄烨再也忍不住痛哭,“瑶依不哭,表哥错了,都是表哥的错。表哥答应你一定会战胜病魔活着出去找你,好不好?”

  瑶依破涕为笑,从院外递进了一个包裹,期待的看着玄烨。

  玄烨捡起一根树枝小心的接过包裹,打开一看是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和烤鸡,玄烨哭着把包子塞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吃着。

  “表哥慢点吃,瑶依带了很多呢~是不是下人不给表哥吃饱饭?太过分了,表哥不怕,瑶依以后每日这个时辰给表哥送好吃的来~”这还是瑶依第一次看见玄烨狼吞虎咽的样子,平日里吃饭细嚼慢咽的还总说什么皇室礼仪,笑着问,“表哥,好不好吃~”

  “好吃,这是表哥吃过最好吃的包子和烤鸡了。”玄烨吃饱后把剩下的食物包好,晚上还可以再吃一顿。

  “小姐,咱们该回府了,要不然让老爷发现我们偷溜出来就完了!”瑶依身边的丫鬟急切的说到,抱起瑶依就要离开。

  瑶依对着院墙大喊,“表哥,明日,明日在这里等瑶依哦~”

  玄烨冲到墙缝处看着瑶依远去的身影,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回到房间的玄烨躺在床上抱着瑶依给的包裹,突然身上痛痒难忍,玄烨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挠的时候,硬是控制住了自己,他不能以后满脸麻子的出去见瑶依。

  就这样瑶依每日偷偷给玄烨送来食物和水果,还讲讲外面的趣事儿,或者聊些家常,比如她的小妹比她还能吃之类的。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半月,直到玄烨身上结的痂全部脱落,太医复诊也完全没有问题了,宫里才来人,处置了侍奉的奴才,告知玄烨他可以回宫生活了。

  玄烨冷笑的看着宫里来的奴才们,一语不发。这时听到消息的舅舅舅母带着瑶依出现了,瑶依迈着小短腿奔向玄烨,玄烨一把抱住。

  “表哥你要回宫去了吗?额娘说你可以和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了,那你以后会不会就把瑶依忘了?”

  “傻瑶依,表哥怎么会把瑶依忘了呢,表哥会经常出宫看你的,还给你带宫里好吃的点心~”

  “表哥最好了~”

  玄烨在登基前还是经常去见瑶依,直到瑶依害了大病被舅母带回老宅疗养两人就再也没见过了。

  。。。。。。。。。。。。。。。。

  玄烨擦了擦眼角的泪,这是他埋藏最深的回忆。他低头亲吻了瑶依的额头,“你叫我不要忘记,可你自己却忘的一干二净。要不是待我恩重如山的皇祖母亲选了赫舍里氏做我的皇后,我身边的位置就是你的。”

  赫舍里是他的发妻,陪他走过了朝里最动荡的日子,在他心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而瑶依是他的命,是他都不敢轻易触碰的柔软,更是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的罩门。

潇雀

某舅舅:“要不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依儿能溜出去么,当我佟府的守卫是吃素的?”   某作者:“得了吧您呐,是谁那次跟在瑶依屁股后面听墙角哭的稀里哗啦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我都不好意思写进正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