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二十二章 任性

瑶依传 潇雀 2283 2020-01-10 14:39:52

  皇上久久没有回宫,独守空闺的妃嫔们虽哀怨连连但却也不敢胡闹,因为皇后已经抱病近半年了,皇上除了书信问候再无他举。饶是如此,妃嫔们在叹息皇后的境遇的同时更是嫉妒瑶依的独宠。

  这日钮祜禄氏在侍奉皇后用膳的时候反映了一下后宫的情况,“皇后娘娘,皇上离宫已有半年了,身边只有佟氏一人既要侍奉老佛爷又要伺候皇上难免有疏忽的时候。后宫的姐妹们对此也颇有微词。臣妾想着还不如趁着中秋佳节,挑选几个皇上平日里称心的姐妹送去赤城汤泉热闹热闹。”

  皇后点点头,“妹妹也许久没见皇上了,你挑几个人跟你一起去吧。”

  “娘娘,这舟车劳顿的,臣妾的身子骨可受不了。再说了臣妾还要留在宫里陪着娘娘,惠嫔产后恢复的缓慢,庶妃又受了风寒,都不合适,就让荣嫔去吧。荣嫔入宫多年深得皇上宠爱,应该可以和佟氏平分秋色,这后宫最忌讳的就是皇帝专情,不得不防啊。”

  皇后点点头,虽表现的平静如水,可内心真的可以毫无波澜吗?

  皇后微微收紧拳头,“本宫又能如何呢?皇上最是孝敬老佛爷,本宫悉心侍奉多年,恭恭敬敬,小心翼翼的却也只得到老佛爷的认可。而佟氏却能让老佛爷视若亲孙,这就是她的本事。皇上给了本宫机会,是本宫无能。”

  钮祜禄氏也微微叹息,“无论那佟氏有何等本事,皇后娘娘的地位是谁都无法撼动的。”

  “本宫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可自从佟瑶依的出现,皇上虽表现的如对其他刚受宠的嫔妃一样,但本宫可以感受到她对皇上是特别的。如若今日卧床不起的是佟氏,皇上是否还能忍住不归?”

  钮祜禄氏漫步在寂静的宫道上,脑海里回想着皇后刚刚的话语,无奈的笑笑。皇上的心思太深,深到无法探知。皇上对后宫的女人是极好的,喜欢的宠爱,无感的也温柔以待,没有哪个女子可以自信的说自己是特别的。她们可以感受皇上对她们的喜欢,对她们的放纵,但她们感受不到皇上的爱。

  皇太极爱宸妃,顺治帝爱董鄂妃,两位皇帝皆因情爱误国。自此,爱这个字变成了忌讳,皇上避而远之,嫔妃们也不奢求。

  佟瑶依,你会是那个与众不同的人吗?

  万幸的是她们的皇上深深以皇考为鉴,从小历经磨难,见惯了生离死别,就算姐妹中谁有幸赢得半点真心步入董鄂妃后尘,皇上也不会成为下一个顺治帝。

  ‘玄烨啊玄烨,我是应该怨恨你的无心,对我和皇后的爱视若无睹;还是应该感谢你的多情,让我在这了了深宫里体会丝丝温存。’钮祜禄氏看着自己宫里种植的鸢尾花已经结了果子,伸手摘下了一颗,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引用自李白,三五七言)”

  初闻不知诗中意,再闻已是诗中人。。。钮祜禄氏打了个寒战,轻咳几声,身边的嬷嬷赶紧扶她回了房间,如今她这身子可不能出问题,皇后那边还需她照料。

  。。。。。。。。。。。。。

  中秋佳节,赤城汤泉迎来了最热闹的一天,荣嫔带着后宫佳丽盛装出席,嫔妃们都拿出自己最擅长的才艺想要吸引皇上的注意。当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皇上带走了荣嫔。

  瑶依此时陪在老佛爷身边,跟着老佛爷早早的了离开宴席泡在热汤池子里好不惬意。

  “你这小丫头,人家都打到门上来了,还有闲心陪我这老太婆泡池子。”

  “皇祖母,这些妃嫔们有大半年没见到皇上了,这个时候瑶依再抢了风头,怕是这皇宫都不敢回了,还不得把瑶依生吞活剥了~”

  看着瑶依一脸后怕的样子,惹的老佛爷笑的合不拢嘴。

  不得不说这荣嫔是真的好命,在赤城待了一个月就又有喜了,等消息传回宫里,皇后手里的茶盏一不小心掉到地上,摔碎了,坤宁宫里跪倒一片。

  “皇上,臣妾到底在您心里占据着怎样的位置,还是只因臣妾是您的皇后,您才温柔以待的吗?”皇后泪流满面,看着窗外的大雨,屏退了所有的宫人,无视胡嬷嬷的劝阻站在院子里。

  看着皇后瑶瑶欲坠的身子,胡嬷嬷跑去景仁宫找钮祜禄氏帮忙。

  钮祜禄氏听闻来不及换衣服取了件披风就往坤宁宫赶去,此时皇后站立不住跪在地上,精神恍惚。

  “皇后娘娘,这又是何苦呢!?”钮祜禄氏紧紧抱住皇后,想给她一丝温暖。

  “若是本宫病危,皇上可否愿意回宫看本宫一眼?”皇后的眼里满是执拗和不顾一切的疯狂。

  钮祜禄氏懂了,站起身来走到了房檐地下,在胡嬷嬷诧异的眼神中就那样安静的看着淋雨的皇后。

  “您怎么就这样看着,不劝劝皇后娘娘啊,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啊!”胡嬷嬷跪在钮祜禄氏的脚下苦苦哀求。

  “胡嬷嬷,去太医院宣太医在坤宁宫侯着,等皇后娘娘晕倒了全力救治,并快马加鞭传信赤城说皇后病危。本宫要么看着皇后东山再起,要么陪皇后共赴黄泉。”这是皇后的任性,也是她的任性。

  胡嬷嬷没有办法只好吩咐下去,不住的祈祷着。

  。。。。。。。。。。。。。。。

  “皇上,宫里传来消息,说,说是皇后病危了。。。”

  “什么!?太医院的人呢,怎么照看的皇后!”皇上气的扔掉手里的折子,急得来回踱步。

  “皇上恕罪。。。”

  无视跪在下面瑟瑟发抖的传话侍卫,玄烨冲到老佛爷的寝殿前刚想求见却止住了步伐。一边是风雨与共的发妻,一边是恩重如山的祖母。最后,还是返回了议事殿,用颤抖的笔写下了给太医院的旨意。

  皇上身边的大臣看事态严重,偷偷把消息传到了老佛爷那里。

  老佛爷立刻唤来皇上,命他即刻返宫照看皇后。

  “皇祖母,孙儿担心您的身体。”

  “无妨,哀家身边有瑶依陪着足矣,你速速回宫,无必要让皇后恢复健康。你的那些嫔妃们一并带走,留在赤城也无用,哀家康复后就带着瑶依回去,无需挂念。”

  瑶依坚定的看着玄烨,“皇上放心,臣妾定会尽心侍奉老佛爷。”

  玄烨点点头,给老佛爷行了个大礼就转身离去了。出门便看见早已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的妃嫔们,敛去眼底的失望,命人好好照看荣嫔,自己骑了匹快马疾驰而去。

  “皇后,等着朕!瑶依,还好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