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二十三章 回宫

瑶依传 潇雀 2025 2020-01-11 15:26:15

  皇上快马加鞭仅用了一天一夜便赶回了皇宫。

  看到昔日风华绝代的皇后如今香消玉减,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皇上心如刀割。

  皇后伸出手想要触碰皇上的脸颊,又生怕是幻觉一碰就碎了,堪堪的收回了手。皇上见状一把抓住那已经骨瘦如柴的皓腕,昔日修剪的晶莹剔透的秀长的指甲也已经掉落,连护甲都带不住了。

  他把皇后的手放在自己脸上,青青的胡茬扎的皇后微微刺痛,“皇后,朕回来了,你为何这般不注意自己的身子?”

  皇后这才有几分清醒,“皇上,真的是您吗,臣妾,臣妾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胡说,朕已经回来了,皇后定要快点好起来!”皇上深情的擦拭着皇后泉涌一般的泪水,在皇后心情平复之后,亲自喂药,并把所有为皇后看诊的太医唤来一一询问。

  守在侧殿的钮祜禄氏见此情景,在受了胡嬷嬷感激的大礼之后悄悄的回了景仁宫。一天一夜守在皇后的身边照料都没有合眼,听到皇上回宫的消息就退到侧殿等候,大半年的操劳没有看到皇上半眼就离开了,钮祜禄氏身边的宫女嬷嬷都为主子感到心疼。

  钮祜禄氏回到景仁宫喝下一碗姜汤,在宫女的伺候下终于泡进了热乎的中药池子。

  “本宫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皇后的恩情本宫是怎样都偿还不清的。你们也不必为本宫抱不平,本宫付出了多少皇上心里有数,这个时候皇上满心满眼都是皇后,哪个不长眼的撞上去必会头破血流。”说罢就闭上眼睛不再言语了,身边侍奉的人见状就默默的退下了。

  一个人如果将事情看的太通透了,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什么是不该奢求的,那这个人虽然把自己保护的很好但也活的意兴阑珊。

  。。。。。。。。。。。。。

  皇上自回宫之日起便常住坤宁宫,直接把侧殿改成临时议事殿,皇后的衣食住行都亲力亲为。

  皇后感动的无以复加,身体竞奇迹般的渐渐好转起来,气色也红润了,每天还能跟着皇上去御花园里赏梅赏雪赏山茶。这可能是皇后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刻吧,没有后宫琐事的操磨,与夫君举案齐眉,如胶似漆。

  转眼间步入了康熙十二年,皇上回宫的这两个多月后宫的妃嫔们也是不断的寻找接近皇上的机会,但是基本上连坤宁宫的门都进不去,只有钮祜禄氏偶尔看望皇后,短暂的汇报一下后宫的琐事就离去了。内务府的绿头牌也好久没有被皇上动过了,敬事房也形同虚设。

  这天皇上带着皇后散步,突然听到丝竹之声,走进一看原来是那拉贵人在梅林翩翩起舞,与她同住的伊贵人在抚琴。

  琴声悠扬,舞步翩翩,惊落一地的梅花,周围的太监宫女们都看的痴了,纷纷感叹贵人们好手段,如此吸引皇上的目光,皇后还在一旁呢。

  皇上命人搬了两把椅子,扶皇后落座,两人坐着欣赏。一曲奏完,舞也停了,皇上白手叫好。

  “这抚琴的是何人,朕怎么没印象?”皇上歪头询问皇后。

  “回皇上,这是伊贵人,抚得一手好琴,原是宫里的琴妓,得皇上宠幸一回便安置在西六宫了,和那拉贵人交好。”

  “伊人抚遗叹,恻恻芳又缛。既然琴技如此超群,不能就这样埋没在深宫里。自今日起伊贵人日日在御花园的御景亭内抚琴两个时辰,让所有人一起欣赏。”皇上喝了口茶淡淡的说到,伊贵人和那拉贵人这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双双下跪,单薄的衣物无法抵御寒风的侵袭,瑟瑟发抖,楚楚可怜。

  “臣妾知错了,求皇上息怒。。。”

  “那个跳舞的就是那拉贵人?”皇上又问皇后。

  “回皇上,那拉贵人是您上次大选亲封的贵人,是骁骑校昭格之女,到现在还没有承过宠。”皇后看着也是可怜,这那拉贵人和佟氏一同进宫,虽得皇上亲封,出身不错,皇上硬是一次都没翻过她的牌子。现在又在佟氏最喜欢的梅林跳舞,这地上片片梅花都是皇上亲手栽种的啊,就算她有心求情也是无能为力了。

  “原来是骁骑校昭格之女,这就是他教的好女儿。你回去吧,从此不得出你的宫门半步,朕不想再看见你。”皇上摆摆手,无视那拉氏的告罪求饶,扶着皇后回去了。自此再无嫔妃敢想办法争宠,大家对梅林也避而远之,只有佟贵人偶尔来此地折几枝回去插瓶,皇上并不责怪。

  到了二月,董贵人的皇二女病逝了。皇上虽对这个女儿印象不深,但还是对董贵人有着些许愧疚,封了端嫔为长春宫的主位,自此再也没有见过皇上,未来的某一天一个人郁郁而终了。

  同样是生了女儿,五月份的时候,荣嫔喜得皇三女。皇上对这个女儿十分疼爱,等荣嫔出了月子,皇上也因时常看望皇三女而留在延禧宫。此时的皇后身体大好,重掌六宫,后宫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气,敬事房也重新活跃了起来。

  因照看皇后而禁欲许久的皇上也是大展龙威,庶妃张氏和荣嫔接连有孕了,荣嫔一时间风头大盛,成了这后宫为皇上生育最多的女人。而庶妃张氏则是因皇后的怜惜,劝说皇上不要冷落了一同进宫服侍的旧人才有了这次机会。

  皇上倒是对此感触不大,一心想再有一位可以继承大统的嫡子,一时间帝后琴瑟和鸣传为佳话。

  。。。。。。养心殿。。。。。。

  “皇上,这时赤城汤泉今日送来的书信。”梁九功恭敬的递上瑶依的亲笔信。

  玄烨迫不及待的拆开,上面写着‘一切安好’四个字。

  “。。。”玄烨已经无奈了,他的瑶依还真是后宫里的一股清流,一边恨其不争,一边提笔写下洋洋洒洒几页宫里和自己的琐事,最后还附上一首酸诗旁敲侧击一下自己的不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