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二十五章 国殇

瑶依传 潇雀 2175 2020-01-13 14:56:54

  众人对长华的离世来不及悲伤,就传来荣嫔的赛音察浑心脏不适突然病逝的消息,一时间延禧宫没了两个皇子。荣嫔整日以泪洗面,寸步不离的守在皇三女的身边,还在延禧宫设立了佛堂,从此只食素食,除了女儿的健康别无他求。

  布贵人在恵嫔的照料下成功诞下了皇五女,虽没有得到皇上的关注,但布贵人已然心满意足了。皇上一边处理军务一边安慰荣嫔,还要担心皇后的身体,除了瑶依没人知道外表坚毅的皇上内心深处充斥着多少悲伤和不安。皇上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皇后的身上,期盼着皇后能给他一个好消息。

  相比之下张庶妃就像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木香花,努力的向上攀爬,却永远也爬不出高耸的宫墙,独自花开花败。一直以来张庶妃都无法接受皇上只有在皇后的劝说下才想起来看自己一眼的事实,她觉得是皇后这么做可能是出于愧疚,或者是炫耀,更多的是对她的侮辱。

  所以每次皇后对她做出关心慰问的举动时,就会想到自己逝去的女儿,再看皇后的嘴脸就觉得无比怨恨。就算是和恵嫔一起坑害了承祜她也没有半点的喜悦之情,面对钮祜禄氏的威胁她的内心也没有丝毫波澜。

  可是现在,她又生了个没有用的公主,仅存的希望也破灭了。额娘和女儿都得不到皇上的喜爱,永和宫就像个冷宫一样,只有冰冷和孤寂。这次生产给她带来的是永远无法消除的妊辰纹和遍布满脸的黄斑,她知道自己完了,再无翻身之日。

  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看着皇后依然高贵的坐在母仪天下的位置上,子孙满堂,夫妻和睦,受百姓爱戴。所以在皇后临近生产的日子,找了皇上和钮祜禄氏都不在的短暂空挡,盛妆打扮一番,前去拜访。

  “臣妾见过皇后,皇后万安。”

  “妹妹请起,今日怎的有空来坤宁宫,可是出了什么事?”皇后赐座后关心的问道。

  “臣妾今日来就是想问问皇后,自进宫之日起算来也有十年之久了,皇后扪心自问可否做过伤害皇嗣的阴毒手段?”

  皇后瞬间明白张庶妃今日来的用意,屏退了所有下人,一个眼神看向胡嬷嬷,胡嬷嬷立刻悄悄退下找人去了。张庶妃看到皇后的小动作没有理会,今日她来就已做好了放弃一切的准备。

  “本宫敢发誓,这十年来从未做过任何伤害皇嗣,为难嫔妃之事,本宫问心无愧!”皇后坦荡的目光直视张庶妃。

  张庶妃笑着拍拍手,“皇后真是厉害,要不是臣妾亲身经历,此时怕不是也相信皇后所说。可是皇嗣的接连离世真的都是巧合吗?”

  “本宫知道无论本宫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了,本宫只想问一句,承祜的事是不是你做的?”皇后握紧了双手,情绪的波动让她的肚子隐隐作痛。

  “皇后真的想知道吗?臣妾怕您接受不了呢~”张庶妃慢慢的走近皇后,坐在床边,温柔的说道,“不光是臣妾,恵嫔也参与了呢~您是不知道承祜这孩子有多懂事,对着想杀害自己的恵嫔一口一个惠娘娘的叫着,还说要保护恵嫔未来的孩子呢。”

  张庶妃无视皇后蓄满泪水的双眸,继续说着最残忍的话,“想当年皇后怜悯钮祜禄氏,与恵嫔和荣嫔情同手足。您害我的孩子也就罢了,恵嫔和荣嫔您也下得去手,还好钮祜禄氏不能生育,不然还不知道能不能承受打击呢。”

  “本宫没有!”皇后声音沙哑的吼出了声,气的止不住颤抖。

  “不管您承不承认,大家已然这么认定了。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想想承祜日夜承受的痛苦你还能安心的享受荣华,坐着这皇后之位吗!”

  皇后急火攻心,腹部巨痛无比,忽觉身下一片潮湿,恐惧的大喊,“张庶妃,本宫羊水破了,求你,求你帮本宫传太医!”

  皇后紧紧的抓着张庶妃的手腕,长长的指甲刺进她的手腕,鲜血直流。张庶妃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俯身在皇后耳边说,“皇后娘娘觉得臣妾今日香吗?臣妾今日佩戴的香囊可以让皇后这一胎如同臣妾,恵嫔和荣嫔的头胎一样,幸运的话生下一个身体孱弱的孩子,活个几年就去找他的哥哥姐姐们~”

  张庶妃的笑声仿佛是从地狱传来,“再告诉娘娘一个消息,这个香囊的秘密还是荣嫔透露出来的呢,无论您对她怎样掏心掏肺,荣嫔依然认为承瑞是您下的黑手,哈哈,可不可笑~”

  “啊!!!”皇后仿佛用尽全力的大喊一声,头一歪便没了意识。

  钮祜禄氏听到皇后悲怆的哀嚎心头大震,急步重进寝殿就看见昏迷的皇后,满床的鲜血和跪在一旁傻乐的张庶妃。

  “来人!传太医和产婆!把这个毒妇给本宫拿下,等待皇上处置!还不快去!”钮祜禄氏气的快疯了,握着皇后的手不住的换着她的名字,为什么她没有一直守在皇后身边,让皇后受如此磨难!

  张庶妃在皇上赶到的时候直接向他坦白自己害了皇后,无论皇上怎样询问就是不说原因为何,气的皇上直接命人将其带回永和宫关押等皇后生产完再处置。

  皇后难产精力耗尽,又失血过多,情况十分严峻。太医们几份药效强劲的补药下去,不停的施针才唤醒了皇后的意识。

  皇后明白自己恐怕是撑不过去了,下令用催产药强行催产。

  “姐姐,使不得,你现在的状况用催产药岂不是直接要了姐姐的命!”

  “好妹妹,在拖下去孩子就有危险了,姐姐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后,但姐姐一定要给皇上留下一个健康的嫡子!这是皇上的期望也是姐姐的夙愿,姐姐只是庆幸最后的时刻有你在身边,你一定会满足姐姐最后的愿望对吗!?”皇后殷切的看着钮祜禄氏,满满的哀求。

  钮祜禄氏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丝丝腥气蔓延,末了还是张开了嘴,“都听姐姐的。”

  太医得令立刻用药,皇后用最后的力气在康熙十三年为大清诞下了嫡子,在听到孩子的哭声后终于泄下气来。

  皇上抱着小皇子还没来得及看清长相,就听屋里产婆大呼,“皇后血崩了!!!”

  皇后用最后一口气把皇上和后宫都托付给钮祜禄氏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皇后薨逝了!”

潇雀

剧情需要改了一下荣嫔两个孩子离世的先后顺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