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二十七章 新人

瑶依传 潇雀 3303 2020-01-15 13:44:23

  因仁孝皇后的薨逝,三年一次的大选被搁置,等到十四年才继续开始。钮祜禄氏主持大局,因荣嫔刚生下皇八子长生还没出月子,太皇太后命恵嫔的瑶依协理选秀事宜。

  皇上原本不打算出席此次选秀,但太皇太后以后宫空虚,皇室急需开枝散叶为由,强迫皇上必须亲自选秀女。

  此次选修的地点设置在离坤宁宫最远的位于西六宫外围的静怡轩。皇上坐在主位,皇后的位置空着,钮祜禄氏坐在右下,傍边是恵嫔;瑶依则坐在左下。

  选秀开始,年轻美貌的秀女们怀着激动的心情一批批的进入静怡轩,又一批批失落的离去。其实撂牌子算是幸运的,等几年便可自行婚嫁了。若是留在宫里不能得到皇上的青睐,那才是噩梦的开始。

  孝仁皇后的孝期未过,宫里所有人都还穿着素服,秀女们也不例外。没有了华丽的妆发和服侍,此次选秀能脱颖而出的,必然是清新脱俗,天生丽质的女子。

  这时进来的一批秀女中,有一位气质端庄,身材婀娜的女子叫人眼前一亮。瑶依也颇有兴趣的等着这位女子的介绍。

  “满洲正黄旗包衣,包衣护军参领威武之女,乌雅·玛琭,年十六。”

  听到通传太监的通报,大家都有些惊讶,皇上看向钮祜禄氏有些好奇。

  钮祜禄氏立刻解释道,“这乌雅氏出身包衣本是此次入宫的宫女,但臣妾见其容貌出众,才情绝佳,所以破格将其升为秀女,一同参加选秀。”

  皇上挑了挑眉毛,“能让爱妃都称赞的女子必定不凡,乌雅氏?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乌雅氏抬起头,含情脉脉的双眼看向年轻俊秀的皇上,举手投足见尽显优雅,犹如空谷幽兰。

  瑶依仿佛看到另一个钮祜禄氏,而且是青出于蓝,她有些明白钮祜禄氏为什么会助乌雅氏一臂之力了,此等女子就算是入宫为婢,受宠也是迟早的事。

  皇上点点头,梁九功见了立刻对通传太监使眼色。

  “乌雅氏留牌子,赐香囊~~~”

  乌雅氏向钮祜禄氏递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盈盈退下了。

  恵嫔悄悄靠向钮祜禄氏,“恭喜姐姐,又得一心腹之人。”

  “又?”

  恵嫔露出讨好的笑,“妹妹早已是姐姐这边的人了,不然姐姐也不会留妹妹到今日不是~”

  钮祜禄氏轻咳几下,她的身子是越发的弱了,“你能有此觉悟极好。”

  “妹妹就是不知姐姐如此急切,可是此次选秀有让姐姐都忌惮的角色?”

  钮祜禄氏笑得讽刺,“你马上就能知道了。”

  皇上听到钮祜禄氏轻咳声关切的问道,“爱妃可是身体不适,要不今日就进行到此?”

  钮祜禄氏顺顺气,“谢皇上关心,臣妾无碍,今日还有两批就可结束了。”

  “那好,让她们一起上来吧,朕也有些乏了。”皇上挥了挥手,秀女们立刻站满了静怡轩,恵嫔好奇的打量着。

  人头攒动的空隙,好像有一张闭月羞花的脸闪过,虽是一瞬,却是惊鸿一瞥。

  皇上站起身子,“前面的秀女都散开,再散,停!”

  此时一女子的身影完全展现在众人眼前,好似出水芙蓉,风姿绰约。她的美与瑶依不同,瑶依像下凡的仙子,虽美却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而她的美是生动的,活灵活现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人奋不顾身的去将其采摘占为己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不施脂粉就有如此姿色,你是何人?”皇上眼神赤裸,恨不得立刻将此女收入后宫。

  通报太监立刻找出此女的信息,“满洲镶黄旗,佐领三官保之女,郭络罗·姬兰,年十六。”

  惠嫔不禁咋舌,此等容貌再加上此等出身,这后宫得来不易的平静怕是要打破了。

  皇上拿起一只香囊,上前扶起姬兰,亲手把香囊放到她的手里,仔细的打量着姬兰的眉眼,直到姬兰羞的面红耳赤才作罢。

  “郭络罗氏留牌子,赐香囊~~~”太监的通传声适时的打破了这份暧昧的气氛。

  皇上听到钮祜禄氏轻咳不止的声音传来,回到她身边,“爱妃辛苦了,朕送你回去。”

  在经过姬兰身边时,皇上俯身在其耳边低喃,“朕很期待。”

  等到大家都散的差不多了,瑶依才慢慢的起身准备离去。

  “娘娘请留步~”

  瑶依驻足回首,发现等候多时的姬兰。

  “妾身姬兰见过佟娘娘~娘娘万福。”

  瑶依扶起姬兰,“你特意在此等候本宫所谓何事?”

  “妾身自诩容貌无双,可今日见了佟娘娘才惊觉目光短浅,自愧不如。妾身深知这后宫不像所见这般平静,所以想像佟娘娘示好,寻求庇佑。”

  瑶依笑了笑,“你怎的不去找钮祜禄氏或者恵嫔,却在这等本宫?”

  “妾身能感觉到钮祜禄氏和恵嫔对妾身的提防,妾身能感觉到佟娘娘带人温和,对妾身也没有敌意。再说佟娘娘深得皇上宠爱,妾身生怕有人想看妾身与佟娘娘对立相争,所以才出此下策。”姬兰真诚的看着瑶依,不像是做戏。

  “你是如何觉得皇上宠爱本宫的,今日本宫和皇上可一句话都没说过呢?”瑶依抚了抚旗头不经意的问道。

  “回娘娘的话,皇上虽没有和娘娘开口说一句话,但是皇上在给妾身留牌子之前只留意了娘娘的脸色,见娘娘并无异样才亲自送香囊给妾身。就在皇上与钮祜禄氏一起离开的时候也是关切的看着娘娘,那种眼神和看向妾身和其他人的都不一样。”

  瑶依有几分惊叹,“果真是冰雪聪明,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将人心看的如此透彻。以你的容貌和才情定会在这后宫博的一席之地,为何对我全盘托出,如此坦诚?”

  姬兰笑得纯善,“妾身想要安稳的生活,今日对娘娘坦诚相待就是想让娘娘安心,妾身绝不会和娘娘对立。娘娘若是信任妾身,您我二人定可以屹立不倒。”

  “好,你若真心待我,我们日后便以姐妹相称,但本宫从不参与这后宫的是非,也希望你日后一心一意侍奉皇上,莫要失了本心。”

  “妾身求之不得~”

  回宫的路上雨晴有些担忧的问瑶依,“娘娘,那郭络罗氏可信吗?”

  “她很聪明,聪明的人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她看的透彻,活的明白,只要皇上心里有我一天,郭络罗氏就会真心待我一天。”

  雨晴摇摇头,“这也太现实了吧。”

  瑶依点了点雨晴皱起来的小鼻子,“在后宫能如此已实属不易了,有几个不是她这么想的,但又有几人能像她一般坦诚?”

  “可这郭络罗氏长得也太美了,简直和娘娘不相上下,而且还这么年轻,钮祜禄氏都忌惮的人,娘娘难道不担心吗?”

  “钮祜禄氏不能生育,而且对孝仁皇后忠心耿耿,她这么做只是想牵制后宫,达到一个平衡。只要这后宫不被一人冠宠,皇太子就只会是胤礽。”

  雨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郭络罗氏不会也想到这一点才提前找娘娘示好的吧?!”

  瑶依欣慰的看着雨晴,终于开窍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很快就能知道结果了。”

  之后几天的选秀皇上都没参加,瑶依也没有出席,钮祜禄氏和恵嫔挑了几个样貌出众而且识时务的就结束了这次大选。

  等到册封的礼单下来之后,乌雅氏为答应住在永和宫,郭络罗氏为贵人,皇上亲拟封号为宜,入驻翊坤宫。。。十几位小主硬是没有一位入驻承乾宫的,诺大的承乾宫还是只有瑶依和别楚克二人,倒也乐的清净。

  看来这钮钴禄氏生怕自己与其他嫔妃交好,瑶依看着礼单无奈的摇摇头,心累。

  “娘娘,钮祜禄氏将宜贵人分到了西六宫的翊坤宫,正对着咱们承乾宫,就像打擂台一样。”雨晴愤愤不平。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便是皇上对她的第一印象吧。”说完瑶依捏起一颗葡萄放到嘴里,清甜爽口,“雨晴你也尝尝,这可是地方特供的,在冰窖里镇过清清凉凉的,正好降降火气。”

  雨晴无奈的吃了一颗,果真凉爽,“唉,要说最惨的还是乌雅答应,被分到了永和宫,张氏的事才过去多久呀,皇上现在看到永和宫都绕道走呢。看来乌雅答应只有讨好了钮祜禄氏才可能见到皇上吧。”

  瑶依笑笑不语,这钮祜禄氏还真是狠绝,想要将乌雅氏羽翼折断完全沦为自己的工具。想必现在乌雅氏已经知道钮祜禄氏亲手送走张氏的消息吧。现在就看这乌雅氏是会收起羽翼完全臣服,还是暂敛锋芒,等待时机反扑呢。

  “雨晴,叫别楚克准备一下,我们去老佛爷那里用晚膳~”

  “可是娘娘,皇上还没决定去哪里用晚膳呢,大多都是来咱们这的。”雨晴急忙说道。

  “你个小傻瓜,这个时候皇上哪想的到我们呀,等他送信菜都凉了,还不如趁皇上无暇估计我们去找老佛爷和苏麻喇姑偷偷打几圈马吊~”

  “娘娘,您和老佛爷在赤城汤泉偷偷玩也就算了,这回了宫还玩皇上知道了该不高兴了。”

  “放心有老佛爷在,皇上不会怪罪的。”

  。。。。。。。。。。。

  “梁九功,告诉瑶依朕今日不去用晚膳了,让她和佟贵人先吃吧。”

  “回禀皇上,佟娘娘和佟贵人早就抵达慈宁宫和老佛爷用完膳,加上苏麻喇姑四个人偷偷的,打马吊。”梁九功小心翼翼的瞧着皇上的脸色,皇上明令禁止打马吊等赌博类活动,破戒的偏偏是皇上管不得的,唉。

  皇上头痛的扶额,“梁九功把朕新得来的西洋棋和规则给老佛爷送过去,再给佟瑶依送去一盆夜来香。”

  “奴才遵旨~”

潇雀

夜来香的花语:在危险边缘寻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