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二十八章 梅莲

瑶依传 潇雀 2386 2020-01-16 12:24:35

  要说最近宫里最热闹的地方当属翊坤宫,这宜贵人就像贴心的小棉袄,懂得皇上最需要的是什么。在皇上失去发妻后最痛苦的时候,成为了疗伤的圣药。宜贵人的贴心和善解人意,以及从不掩饰的崇拜之情,极大的满足了皇上的自尊心和虚荣心。

  一时间东西后宫呈现了势均力敌的画面,皇上头一次留宿在西六宫的次数大过东六宫。让钮祜禄氏稍稍安心的是皇上虽然走出了失去孝仁皇后的伤痛,但是去巩华城的次数依然有二十多次,而且对皇太子的教导从未松懈。而皇太子也在老佛爷,皇上和钮祜禄氏的关爱下茁壮成长,直到十二月份,皇太子的册封大典圆满结束,钮祜禄氏才松了一口气。

  钮祜禄氏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而且她的阿妈又是朝廷罪臣遏必隆。自从她顶着遏必隆之女,鳌拜义女的身份入了宫,她就不可能成为皇后。她深深明白老佛爷和皇上对她背后家族的忌惮和防备,所以她小心翼翼的在皇后的庇护下生存。

  而这华丽的背景在义父被处死,阿妈获罪后就成为一座大山压的钮祜禄氏喘不过气来。虽然皇上从未把前朝的因果与她关联,但她心中依然憋着一口气,她知道后宫的人都在等着看她这个无法生育的罪臣之女的笑话。她偏偏就要活的堂堂正正的,就算她只是个没有赐字的妃子,她也要所有人知道没有人可以比她更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

  这是她的骨气,也是钮祜禄氏一族最后的尊严。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她一定可以撑到皇上和老佛爷认可她的那一天,让钮祜禄氏拨云见日,重获新生。

  原本大家等着看位份高的嫔妃们如何在后位空虚的时候你争我夺,可是这几个宫殿的主位娘娘们都像是完全没有欲望,承乾宫一如既往的平静,延禧宫仿佛成了一座佛堂,恵嫔一心辅佐钮祜禄氏料理后宫,东六宫和谐的让人不敢置信。

  唯一可以和钮祜禄氏一较高低的就是风头正盛的宜贵人,凭一己之力与钮祜禄氏,恵嫔,布贵人和乌雅答应的阵营打平。念于钮祜禄氏氏罪臣之女,宫里闻风而动的内务府太监们悄悄的选择了自己的阵营。

  又是梅花盛开的日子,瑶依带着别楚克去梅林赏梅。远远的看见宜贵人迎面而来,瑶依让别楚克先去折梅花,自己在原地等待宜贵人。

  “妾身参见娘娘,娘娘万福。”宜贵人快步上前请安。

  “妹妹不必多礼,今日怎的有兴致来御花园赏花?”瑶依笑着扶起宜贵人,一段时间不见,宜贵人出落的越发标志的,更添了几分盛宠滋润的妩媚。

  “妾身闲来无事的时候便会到御花园走走,今日遇到姐姐真是妾身的福气,终于有幸可以近距离的欣赏这梅林的盛京了。”

  瑶依被逗笑了,“你这丫头,想看便来看,怎的非要等本宫才行?”

  宜贵人有些惊讶,“姐姐难道不知这梅林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瑶依十分好奇,“哦?什么规定,本宫怎么不知?”

  “妾身听说当年姐姐陪着老佛爷在赤城汤泉疗养,有两个贵人想要借机争宠,便在这梅林抚琴跳舞,梅花纷纷掉落,据说场面十分养眼。可皇上看了直接罚了那抚琴的贵人日日在御花园抚琴两个时辰,不久便羞愧自戕了;至于另一位贵人因阿玛为朝廷效力虽免于责罚,但永远不可出宫门半步,也无缘再见皇上了。从此大家都不敢再靠近这梅林,只能远远的欣赏。”

  瑶依有些不敢置信,“佟贵人怎的从未听说过有这个规矩,她经常来这梅林玩耍呢。”瑶依看着在梅林里和汤圆开心玩闹的别楚克,突然明白了什么。

  宜贵人了然的笑笑,“佟贵人心性单纯,没有察觉也是正常。姐姐将这后宫之事看的淡然,可皇上却无法忍受别人对姐姐的不敬。若把这御花园看做皇上的心,这梅林就是姐姐。皇上对其他妃嫔的宠爱都是明目张胆的,唯独对姐姐是小心翼翼的。”

  “妹妹不必失落,你可以做到本宫做不到的一切,满足皇上所有的心理需求。本宫能做的只有陪伴,而妹妹却可以让皇上走出阴霾,本宫很感激有你的出现。”

  宜贵人突然明白瑶依对皇上不是爱的不深才无所谓荣衰,而是因为爱的太深才纵容皇上所有的想要,发自内心的敬爱皇上的祖母,善待皇上的子嗣吧。

  “妹妹也折些梅枝插屏喜庆一下吧~”瑶依心情很好的说道。

  “妾身不敢。”

  “无妨,皇上不是你们想的那般古板,那些也只是大家的猜测而已。这梅林是皇上亲手所种,他只是不喜有人糟蹋这梅林来争宠罢了。当时仁孝皇后身体抱恙,皇上应是气其不尊不敬先后才施以惩戒的。”这时别楚克拿着一筐梅花跑来向瑶依展示。

  “姐姐我。。。妾身摘了好多,除了给老佛爷和姐姐插屏的,余下的还可以做好多梅花糕呢~”

  瑶依爱怜的摸摸别楚克的头,亲手挑了几枝样子别致,花色淡雅的梅枝交给宜贵人,“妹妹拿回去给宫里添添喜气。”

  “既然是姐姐相赠,妾身就收下了,谢姐姐赏赐~”宜贵人双手接过梅枝,说实话,她也很想试试传言的真假。

  回到翊坤宫,宜贵人命人拿来一只青花釉里红胆瓶,将梅花插好摆在显眼的位置,等待皇上的到来。

  天色微暗,皇上摆驾翊坤宫,自始至终和往日没有任何不同,宜贵人微微放松,宫里有些传言是夸张了些。

  用完晚膳,皇上决定回养心殿,宜贵人有些吃惊,自打她入宫皇上还从未有来了又走的情况发生。

  “朕这几日军情紧急,政务繁忙,这几日就歇在养心殿了,姬兰早些歇息吧。”皇上温柔的看着宜贵人,“对了,地方新进贡了一批睡莲,花开时娇美可人,放在你宫里最合适不过了。此花畏寒,姬兰可要小心照看才是~”

  “臣妾谢皇上恩典,臣妾定小心照料,不让一丝寒风吹进翊坤宫!”宜贵人立刻谢恩,皇上听后满意的离去了。

  宜贵人迟迟没有起身,身旁的贴身宫女琐心赶紧上前搀扶。

  “琐心,去把梅花撤下吧。”

  “是,小主。”

  琐心开门的瞬间寒风涌进房间,宜贵人看着屋外的飘雪自言自语,“她是寒梅,我是夏莲,皇上您是怪臣妾僭越了吗?看来姐姐还是低估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分量,看来妹妹更了解皇上心中所想啊。”

  这时琐心带着皇上赏赐的睡莲回来了,“小主,这睡莲真是好看,盆里还有几条小金鱼呢~”

  “我有些乏了,这睡莲你好生照看着。”

  “女婢给小主更衣,小主是该早些歇息了,明日还要参加长春宫的小主们的组织的茶会呢~”

  “你去回了长春宫,就说我身体不适无法参加了,怕是等到这个冬天过去,我才可以出们吧。”宜贵人无奈的笑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