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三十六章 痊愈

瑶依传 潇雀 2022 2020-01-24 15:13:39

  玄烨摸着瑶依憔悴的脸颊,不知是做了什么噩梦,昏迷中的瑶依眉头紧锁,眼球不安的抖动着。玄烨心疼的抚平瑶依紧锁的眉头,侧身躺在瑶依的身边,不知不觉的也睡着了。

  之后的几天,南苑行宫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搜寻与清洗,借此机会隆科多更是揪出几个吴三桂留下的暗桩,仅仅三日,隆科多完美的完成了玄烨交代下来的任务,一时间名声大震。

  瑶依自清醒之日便执意回到自己的行帐养伤,玄烨拗不过只好在行帐周围加强了警戒。瑶依也因此拜托宜贵人仔细照顾皇上,见此情形惠嫔也为德贵人寻找照料皇上的机会。就这样,皇上在养伤期间尽享齐人之福。

  等到围猎结束,皇上提议到畅春园休养一段时日再行回宫。

  伤势恢复大半的瑶依在雨晴和双姐的陪伴下,漫步畅春园欣赏这繁花似锦的景象。

  “娘娘,奴婢不明白,为什么娘娘总是拒绝面见皇上?”双姐眨着大眼睛,满满的疑惑。

  雨晴也好奇瑶依的想法,“娘娘做什么事都一定有她的道理,只是我们不发参透罢了~”

  “其实,也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本宫不想每次皇上都用愧疚自责的眼神看着本宫,一旦爱情变成了怜悯,本宫就与这后宫的其他妃嫔就没有太大的区别了。”瑶依看着盛开的鲜花又道,“人们只喜欢盛开的鲜花,却不在意花朵凋谢时残破的模样。若是爱花之人,时刻观赏到的是花朵残败的景象,时间一长,定会被其他风景吸引目光。”

  双姐点点头,好像有些明白了,“娘娘说的是不是荣嫔娘娘,就像皇上每次看到荣嫔娘娘都露出一副心疼的模样,但时间一长,皇上去延禧宫的次数就少了起来。”

  瑶依看着雨晴还是有些无法理解的样子轻叹一声,“我们的双姐真是聪慧,一点就透。”

  双姐一脸得意的看着雨晴,瑶依也赏了雨晴一块点心以示安慰。

  “其实这样也好,小别胜新婚,本宫想要时刻以美好的样子出现在皇上的面前。”瑶依看着手中已经完成的荷包,这次终于可以赶上七夕佳节到来之时送给皇上了。

  。。。。。。。。。。。

  七夕佳节来临,梁九功在一旁听太医给皇上转述完瑶依的脉案后终于也放下心来,佟主子终于痊愈了,皇上放心,他们做下人的也安心。

  这段时间皇上看不到佟主子,脾气也变得有些暴躁,特别是对于南方逆贼的叛绞更是雷厉风行,虽然局势逆转,前景一片大好,可皇上的心情始终吊着,他们做下人的都是小心翼翼的。虽然皇上在召见其他妃嫔时从未有所表现,可梁九功却经常陪着皇上在佟娘娘的寝殿外一站就是许久。

  梁九功也询问过皇上为何不进去看望佟娘娘,这整个天下还有皇上不能进去的地方吗。可皇上的回答让梁九功记忆深刻,“她不想让朕看见她病倦的模样,朕也不想让她看见朕愧疚的眼神。若是做一位喜好美色的风流帝王可以给瑶依心里的负担轻一些,朕宁愿她永远不知朕对她的情意有多浓。这样朕也可以表现出一番铭记祖宗教训,一心以国事为重的明君形象。。。”

  梁九功回国神来,看着皇上隐藏不了的喜悦,清了清有些哽咽的喉咙,拿出刚刚雨晴交给他的礼盒,承到皇上的面前,“皇上,这是佟娘娘那边命人送来的礼盒,说是给皇上七夕佳节的礼物。”

  玄烨迫不及待的打开礼盒,发现是一个绣有并蒂齐开的莲花的荷包,虽然称不上精致,但从针脚上可以看出刺绣之人的用心和努力。

  “依儿的绣工竟然进步如此之多,这并蒂莲栩栩如生,这是在告诉朕,你终于准备好与朕相见了吗~梁九功,摆驾韵松轩!”

  梁九功还在惊叹皇上怎的看出这一坨粉粉线团立在两根绿线上就是并蒂莲的时候,就听见皇上迫不及待要去佟娘娘寝殿的旨意,“摆驾韵松轩~”,皇上还真是一点都不矜持。

  。。。。。。。。。。。

  当玄烨迫不及待的噶按到韵松轩的时候,看到等待多时的瑶依一身劲装,手持木剑在花团锦簇中舞起了潇洒又不失柔美的剑舞。

  瑶依可不是花架子,剑招伶俐,收放自如,花瓣被剑势打散,随风飞舞。周围的人都陶醉在瑶依的舞姿里,跟随皇上这么久,梁九功还是第一次见到后宫女子有此等英姿。

  玄烨兴致大起,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根树枝,随着瑶依一起起舞。二人配合的十分默契,犹如两只在花丛起舞的飞蝶,郎才女貌,犹如天作之合。

  梁九功大惊,连忙叫下人们一起背过身去,皇上跳舞岂是他们这些下人可以观赏的,这佟主子可真是厉害。

  二人一曲舞毕,玄烨再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抱着瑶依回房,光天化日就行了这周公之礼。

  原本开始准备迎接皇上的德贵人听到此消息,遣退了服侍的下人,一个人静静坐在房间里,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而另一边作画的宜贵人在收到消息后,继续完成了自己的四君子图,“琐心,吩咐下去,这几日不必提前准备接驾了,恢复平日作息即可。”

  “是,奴婢明白。”

  “我的姐姐,你终于康复了,这些时日惠嫔和德贵人好生得意啊。。。”

  宜贵人看着坐在凉亭小酌,从日落西山到月明星稀,看着湖中明月的倒影不仅感叹,“这看起来高洁纯白的明月,一旦落到了这湖水中,变会轻易的被风儿,鱼儿搅得动荡不已。乌雅氏,你那清高的模样还能保持几时呢,失了心,便会慌了神,不是谁都配得上这个德字。”

  说完宜贵人摸摸自己心脏的位置,“我又能坚守多久呢,到头来不过都是俗人一个罢了。”

  同样的夜晚,这天底下又有多少像她们一样,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