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四十章 再殇

瑶依传 潇雀 2295 2020-01-28 13:53:16

  康熙十七年初,德贵人如愿的怀上龙子。可德贵人心里明白,以她在皇上心里的地位,断不会因生了龙子就破例提升她的位分。所以,生个公主还好,可以养在身边;若是生了皇子,以她现在的品阶是没有资格自己抚养孩子的。

  德贵人这一胎也是吸引了整个后宫的关心,嫔位以上有资格且有精力抚养皇子的妃嫔就只有宜嫔和贵妃了,无论是谁,结果都是德贵人最不想看到的。因此,德贵人一直期待肚子里怀的是一位公主。

  就在春节即将来临之际,钮祜禄氏顶着厚重的妆容,看着身边的皇上,柔声的问道,“皇上,,今年春节可否和后宫嫔妃一同庆祝,这也是臣妾册封之后第一次宫宴(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了)?”

  皇上看着手中的军报头也未抬的回道,“皇后僭越了,你知道这几年的除夕之夜朕都是在巩华城度过的。”

  皇后声音有些颤抖,“皇上,臣妾现在是您的皇后,难道眼前的人还不如回忆重要吗?为何您总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呢?”

  皇上抬眼震惊的看着说出此话的皇后,此时的皇后表情有些狰狞,完全没了往日的庄重和华贵,“皇后今日真是叫朕大开眼界,没错,朕就是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珍惜和孝仁在一起的时光,不要以为朕封了你为继后,你就有资格和孝仁相提并论了。不过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朕承诺于你,若是有朝一日你下去陪了孝仁,这也用同等待遇对你如何!”

  说完皇上气愤的离开了,留皇后一人在坤宁宫哭笑不得,“皇上啊,您可千万别忘了您的承诺~”

  回到养心殿的玄烨回想自己刚刚说的气话,有些后悔,就算皇后质问于他,那也是不争的事实,他却因为被皇后赤裸裸的揭开自己最不敢认清的现实和恼怒。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就算他现在后悔想要给皇后这份体面,也没法挽回了。

  下一次,以后再好好补偿皇后好了。。。

  。。。。。。。。。。。

  春节宫宴,皇后将剩下的丹药全部服下,犹如回光返照一般,极尽庄严的给她的人生来了一次完美的谢幕。

  这次宫宴是瑶依参加过的最华丽,最热闹的一次了。皇后将宫宴办得极好,好的在座的所有嫔妃都不敢扬言自己可以办得更好。这次的皇后给瑶依一种绝望中灿烈的美,好像要将余下的所有生命一次性绽放开来。

  瑶依回想起姐姐进宫和她说的话,察觉到一丝不安,她给了宜嫔一个眼神,宜嫔同样回复给瑶依一份疑虑。

  宫宴结束后二人立刻回到自己的寝宫,紧闭宫门,对外面的喧闹一概不予理会,免得引火烧身。

  德贵人跟在皇后身边,看着瑶依和宜嫔谨慎的样子不免好笑,“皇后娘娘,难怪您没有利用此次机会做些什么,这贵妃还真是谨慎的很~”

  “德贵人,你也回去休息吧,本宫可以给你一个建议,现在你肚子里的孩子可能是你抓住皇上内心的唯一机会了,就看你有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和狠心。”皇后的眼神仿佛可以穿透德贵人的肉体直视她的内心。

  “娘娘,,,可是臣妾不甘心,,,,”德贵人一脸挣扎。

  “愚昧,只有你的自身强大了,再有孩子的时候才可以正大光明的养在身边。不忍你就永远都是没有资格自己抚养皇子的下等妃嫔!”

  皇后的话好似一盆冷水浇醒了德贵人,直到玉翎将她搀扶至永和宫门口时才回过神来,下定了决心。

  送走了德贵人,皇后漫步到太子的东宫,毓庆宫的门口。四岁的太子得知皇后到来,买着两条小短腿快步跑到宫门口,一下子投入了皇后的怀抱。

  “皇额娘,今日怎的这么晚了还来看儿臣?”

  皇后疼爱的将太子抱在怀里片刻,便牵着太子进了暖阁。

  “太子的功课有没有进步呀?”

  “回皇额娘的话,儿臣已经将太师留下的功课全部温完了,昨日儿臣还得到太师的夸奖了呢!”

  看着怀里对自己十分依赖的太子,皇后心中升起浓浓的不舍之情,“太子很棒,太子一定要认真读书,加强武艺,成为最优秀的皇子,才不会辜负了皇上对你的期望~”

  太子感觉到皇后的悲伤,有些不安,“儿臣一直牢记皇额娘的话,皇额娘怎么了,为何看起来这般难过?”

  皇后瑶瑶头,“皇额娘没有难过,就是看到太子这般优秀有些感动。太子要记住不管皇额娘去了哪里心里都会一直牵挂着太子,所以太子一定要坚强,要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知道吗~”

  小小的皇太子虽然不明白皇额娘的意思,但为了让皇额娘放心还是点点头,将皇后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等到夜深,看着熟睡的太子,皇后才起身会到自己的坤宁宫,沐浴更衣,将自己打扮的如同册封大典那天后,平静的躺在床上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忽的,钮祜禄氏好像看到了孝仁皇后步履翩翩的向她走来,“姐姐还是这般年轻,美貌~”

  孝仁皇后爱怜的拉起钮祜禄氏的手,“妹妹辛苦了,跟姐姐回家吧~”

  “真是好笑,皇上知不知道今夜姐姐过来接妹妹,狠心的皇上竟是连最后一面也不允相见呢~”钮祜禄氏任凭孝仁皇后牵着自己的手,一步步离开了这个送走她们姐妹二人的坤宁宫。

  “妹妹不气,姐姐带你去看皇上~”

  “还是姐姐最好~”

  。。。。。。。。。。

  在巩华城守了一晚灵的皇上忽的惊醒,梦里面他又回到了孝仁在世时的坤宁宫,身边是孝仁和皇后,她们笑的是那么开心,纯粹。就在他想要与二人交谈时,二人的身影却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了。

  醒来的玄烨摸着眼角掉落下的一滴泪,回头看着孝仁的牌位说道,“你是在责怪朕冷落了皇后吗?”

  就在这时梁九功慌乱的跑到皇上身边,“皇上!皇后薨了!!!”

  皇上不敢置信的抓着梁九功的衣领,一遍遍的确认着听到的消息,却迟迟无法接受。。。

  “她,竟然,连补偿的机会都不给朕,如此狠心的让朕每当想起最后的时光却只有残忍冷漠的话语。。。”皇上快马加鞭的赶回皇宫,前一夜还喜气洋洋的坤宁宫,今日就是一副清冷萧肃的模样。

  瑶依和惠嫔在坤宁宫主持大局,所有的嫔妃都前来悼念,老佛爷悲伤不已在偏殿休息,而皇后的灵柩就放在坤宁宫正殿的中央。

  众人在行完礼之后都退到一边,没有有人敢上前打扰皇上,这熟悉的场景再一次的出现,仅仅一天便让皇上克妻的风言风语从皇宫传至大街小巷,沸沸扬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