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四十一章 暗恋

瑶依传 潇雀 2177 2020-01-29 14:46:00

  次日,皇后的梓宫被移于武英殿,皇上也做到了他的承诺,日日到武英殿举哀,所有的丧葬事宜都遵从孝仁皇后的旧制。

  皇上几乎每次都是辰时往,申时还,在梓宫旁呆上七、八个小时。

  有一个月之后,皇上给钮祜禄氏的谥号为孝昭,还亲自带队将梓宫送至巩华城,在巩华城一直住到了四、五天,这期间他每日都长时间地在钮祜禄氏梓宫前举哀,尽管国家已经到了平三藩的最重要的时期。

  此时的后宫是瑶依做主张大权,老佛爷命惠嫔和荣嫔在一旁协理。经过瑶依和宜嫔的仔细追查,还是没有查到散播留言的罪魁祸首,仅有的几个蛛丝马迹显示,可能与孝昭皇后有关。

  瑶依知道此事必然不能上报皇上,在这个关头,任何一种对孝昭皇后的指控都可能换来的是揭露者的居心不良和引来大不敬的罪名。可就算瑶依猜到几分孝昭皇后的谋划,也只好当做毫不知情的遵循剧本的发展,静观其变。

  老佛爷心里明白此时的皇上需要一点时间缓解自己的心情,可是整个大清没有时间让皇上疗伤,从巩华城回来的皇上立刻投入紧张的军事部署当中,而老佛爷则下旨瑶依和惠,宜,荣三嫔一起,继续准备今年的大选。

  这一年的大选与往年不同,这次的重点不是放在为皇上选妃的事情,而是为了将一个人光明正大的接进后宫。

  皇上的出现只是为了看一眼孝昭皇后的妹妹,钮祜禄·海澜珊长得与姐姐极像,像的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是孝昭皇后回来了。

  皇上更是当场情绪失控,带着海澜珊直接去了孝昭皇后生前住过的景仁宫,虽然没有册封礼,但直接诏封为妃,入驻景仁宫主位,享受一切妃位待遇。而这些与孝昭皇后生前享受的待遇是一样的,此等无上的荣光也让钮祜禄一族再次受到了文武百官的追捧,钮祜禄氏也正式依附于孝仁皇后的母族,赫舍里一族的麾下。

  而前朝的官员们也终于形成了以佟国维和赫舍里·索尔图为首的两大阵营。

  。。。。。。。。。。。。。。

  “姐夫,听说你们钮祜禄氏的家庙已经建好了。”隆科多在休息的时候看着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颜珠。

  “是啊,虽然加紧动工,可孝昭皇后还是没能赶上看到完工的这天,和钮祜禄氏今日的荣耀。。。”

  “是啊,如今钮祜禄一族大半的权利都掌控在姐夫手里呢,我的大姐眼光可真好。”隆科多已有所指,而颜珠也不愿再拐弯抹角。

  “隆科多,不必旁敲侧击,我是我,钮祜禄氏是钮祜禄氏,谁对我有恩,谁是对我只是利用我心里最清楚。你放心,我颜珠定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

  隆科多一把搂住颜珠的肩膀,“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这辈子最重视的是我这两个姐姐,你对我姐姐好,你就是我隆科多最重视的人!这次你暗中将孝昭皇后的妹妹送进宫里,我可以理解,但记住,你对钮祜禄一族已经仁至义尽了,日后切不可做出伤害我两个姐姐的事情!”

  颜珠郑重的点点头,这时雨晴提着瑶依准备的汤羹和糕点来到了隆科多和颜珠休息的房间。

  “少爷和姑爷在吗?”

  隆科多立马收敛刚刚的戾气,上前开门,“在呢,今日雨晴姐姐怎么来的这样早?”说着接过雨晴手里的食盒,带着雨晴进了房间。

  “怎么,不欢迎我呀~”雨晴轻车熟路的给自己到了杯茶水,将食盒里面的汤羹和点心一一拿出,“这是贵妃娘娘起手煲的汤,出了皇上,就只有少爷和姑爷有这个福分尝到娘娘的手艺了。”

  隆科多和颜珠纷纷坐好,看着隆科多迫不及待品尝的模样,颜珠和雨晴笑的开心。颜珠感叹,若是没有贵妃和隆科多,他在这皇宫里恐怕还是孤身一人,体会不到被人关心的温暖吧。

  雨晴担心的看着隆科多,“少爷慢点吃,别烫着。”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药方交给颜珠,“姑爷,这是娘娘特别从太医那里要来安胎的方子,大小姐马上就要临盆了,娘娘已经跟皇上提了建议,这几天应该就有让姑爷休假回家安心陪产的旨意下来了。娘娘叫姑爷务必要保证大小姐母子平安!”

  颜珠立刻起身接过药方,感动的谢贵妃恩典。隆科多在一旁欣慰的看着,他这个姐夫是真的很爱惜大姐,要是姐夫可以全心支持他们佟家就更好了。。。

  交代完事情的雨晴一回头就看见隆科多一脸期待的表情,就像一个等待喂食的小狗,甚是可爱。

  “雨晴姐姐,娘娘有没有给我的礼物?”

  雨晴虽然想说没有,但看着隆科多期盼的双眼,就颤颤的掏出一个香囊,刚想说些什么,却被隆科多一把抢去。

  “这是娘娘亲手给我做的香囊?这绣工怎么这样好,不像是出自姐姐的手笔?”隆科多一脸不解的看着雨晴,此时的雨晴羞的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颜珠看着眼前的情景,憋着笑意,“嗯,我刚刚想到养心殿那边还有事情忘了交代,你们先聊,我去去就回。”一边说还一边摇摇头,这隆科多哪里都很出色,就是在感情方面太不开窍了。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雨晴和隆科多二人了,隆科多还是一脸疑惑,没有察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少爷,这,这是奴婢新手绣的,端午节快到了,奴婢就想着用五彩丝线绣一个香囊,给少爷辟邪祈福用。。。”雨晴艰难的开口,谁知隆科多一脸惊喜的将香囊挂在身上,“那还真是要谢谢雨晴姐姐了,若是叫我像皇上那样带着娘娘绣的可怕的香囊出门可真是为难我了。”

  雨晴看着少爷丝毫不知道女子送男子亲手绣的香囊是何含义的模样,失落的同时也有些许庆幸,如此一来她才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一些不合身份的事情。必竟少爷是天潢贵胄,而自己却是佟家收养的最卑微的奴婢。

  “少爷,奴婢还要回承乾宫复命,先告退了。”

  看着雨晴慌张逃走的模样,隆科多拿起腰间的香囊,摸着上面精致的绣工和花样,一脸自豪和满足,“雨晴姐姐的胆子还是这样小,今日我若不主动提起,这香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送到我的手上,明明月初就绣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