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四十三章 算计

瑶依传 潇雀 2264 2020-01-31 14:13:07

  瑶依离开不久,海澜珊也出现在钟粹宫的主殿。

  “听说贵妃娘娘刚刚离去,还将皇四女的丧仪交给姐姐亲自操办?”

  惠嫔整理了一下衣角,淡定的给海澜珊行礼,“参见庶妃娘娘,确有此事。”

  海澜珊轻蔑的看着惠嫔,“看来,我们的贵妃娘娘是许了什么好处给你,才让你有底气这么跟本宫说话!”

  说着海澜珊走到惠嫔的身边,贴近惠嫔的耳朵悄声道,“别忘了,你们的把柄都在本宫手里,这次的事情就是给你的警告,若是再有想置身事外的想法,就别怪本宫翻脸无情。”

  “娘娘不要太过分了,当年孝昭皇后也不会像娘娘这般咄咄逼人!”

  海澜珊绕着惠嫔不住的打量,“本宫可不像姐姐那般无能,明明手里握着横扫千军的利器,却还要以德服人。若是你想着本宫初入皇宫就小看本宫,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自姐姐入宫的那天起,本宫就等着这一天了,若是你们不能为本宫所用,那本宫就只好将潜在的危险一一清理干净!”

  惠嫔握紧了拳头,“时辰不早了,娘娘还是尽快回宫歇息,等妾身处理好钟粹宫的一切事宜,亲自去景仁宫给娘娘请安。”

  海澜珊满意的看着俯身的惠嫔,“如此甚好。”

  等到海澜珊离去,布贵人快步从屏风后面走到惠嫔的身边,刚刚她就去小厨房煮了点安神的补药,回来就听见海澜珊敲打她们的话语,“姐姐,你没事吧?”

  惠嫔拍了拍布贵人的手,“我没事,这应该就是我们的报应吧。。。”

  布贵人心疼的看着惠嫔,“姐姐,都怪妾身,要不是妾身鬼迷心窍,也不让姐姐受今日之辱!”

  惠嫔丝毫没有埋怨布贵人的意思,“不要自责了,你会这么做也都是为了我,还好贵妃娘娘今日给我们留了一线生机,要不然我们就真的是那海澜珊案板上的鱼肉了。。。”

  布贵人和惠嫔相互依偎,这些年也多亏有彼此相互扶持,才拥有了支撑下去的勇气。

  。。。。。。。。。。

  海澜珊回到景仁宫,向身边的大宫女翠竹询问皇上的动向。翠竹是孝昭皇后在世时埋在西六宫的一枚钉子,被海澜珊选中带在身边伺候。

  “回娘娘,今日皇上传话永和宫,说是下午要去看望德贵人。”

  海澜珊不屑的笑笑,“要是贵妃也就罢了,怎么这阿猫阿狗的也来跟本宫争宠。”

  翠竹看着海澜珊,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德贵人快要生产了,奴婢问了看诊的太医,说德贵人这一胎八成是个皇子。以德贵人的身份还没有资格独自抚养皇子,娘娘要是不抓住机会,让贵妃或者宜嫔捷足先登就得不偿失了。”

  海澜珊双眼放光,“说的不错,虽然不是亲生的,可是有一位皇子傍身总是有帮助的,这德贵人不是一直对本宫虚以为蛇么,这次就看看她到底有几分真心,我们现在就去永和宫凑凑热闹!”

  当海澜珊一行人赶在皇上之前来到永和宫的时候,德贵人便察觉事情的蹊跷,更加小心的接待。

  “娘娘吉祥,娘娘怎么亲自看望妾身,有什么吩咐叫下人通传一声即可~”

  海澜珊亲切的扶起德贵人,温柔的抚摸着德贵人的肚子,“妹妹这话说的,姐姐这不是想来看看你和孩子么,顺便给妹妹带些补品。”

  德贵人悄悄的拉开一点距离,作势行礼谢恩,“谢娘娘照拂,妾身无以为报。”

  “妹妹何必多礼,你我二人亲如姐妹,妹妹的孩子就是姐姐的孩子不是~”

  德贵人的嘴角微微颤抖,原来这女人把心思打到自己孩子身上了,入宫就拥有了她人梦寐以求的宠爱,竟然还不知足,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姐姐真是说道妹妹心坎里了。。。”

  就在二人逢场作戏,一片欢乐的时候皇上来了。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爱妃免礼。”皇上对海澜珊说完就亲手扶起了德贵人,“你都是双身子的人了,朕不是说了可以不用行礼的吗?”

  海澜珊一个眼神扫过去,德贵人有些畏缩的回道,“臣妾,臣妾一时和姐姐聊得开心,就忘了皇上的嘱咐。。。”

  皇上不动声色的挡在二人中间,“都坐下吧,跟朕说说刚刚聊得什么这么开心?”

  海澜珊贴着皇上的身子,挽上他的胳膊,一脸妩媚,“皇上~臣妾刚刚还在和德贵人说起这肚子里的孩子未来定是福缘深厚~”

  “哦?何来此言。”

  “因为臣妾和德贵人情同姐妹的,这德贵人的孩子不就是臣妾的孩子吗,有臣妾和德贵人的照顾,这孩子定会健康成长~”

  皇上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海澜珊,又回头看着德贵人,皇上宽广的肩膀正好挡住了海澜珊的视线。

  “德贵人觉得如何?”

  德贵人清澈的双眸似有泪光回转,一副逆来顺受,无力反抗的委屈模样,“姐姐,一直待臣妾很好,臣妾,臣妾无以为报。。。”

  当皇上转过身时,德贵人表情迅速恢复正常。

  “如此说来,朕还要好好感谢爱妃呢。既然爱妃对德贵人如此上心,自今日起德贵人就交由爱妃照顾了,定要保证德贵人母子平安才行啊。”

  海澜珊激动的看着皇上,丝毫没有察觉到皇上眼中的温柔并没有深达眼底,“臣妾谢皇上信任,臣妾定会尽心尽力,保证德贵人平安诞下皇嗣!”

  德贵人死死攥着手中的丝帕,难道她要一辈子受控于海澜珊之下么。以她这段时间对海澜珊的了解,这个女人定不会给她半点向上爬的机会,如果这个孩子必定要托付她人,那她也要将这次机会利用到最大化!

  “朕还有事,你们继续聊吧。”说罢,皇上起身离去。

  各怀心思的二人起身恭送皇上,连一句挽留和问候的话都顾不上说了。

  。。。。。。。。。。。。。

  回养心殿的路上,皇上问身边的梁九功,“你说为何孝昭和她妹妹除了容貌没有半分想象?”

  梁九功想了一下,谨慎的开口,“孝昭皇后自幼入宫,和家人许久不见,这性格上难免会不同。您瞧贵妃和佟贵人不也是姐妹,这长相和性格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想到瑶依,玄烨的心情有些好转,“这良贵人的肚子还是没有消息是吗?”

  “回皇上,太医说良贵人还小,早年有受了些寒气,月事也不太规律,还需细心调养一段时日。”

  玄烨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要委屈一下德贵人了。

  “皇上,我们马上要经过承乾宫了。”

  梁九功的提醒让玄烨回过神来,“去承乾宫。”

  “嗻,摆驾承乾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