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四十七章 德嫔

瑶依传 潇雀 2494 2020-02-04 12:54:20

  宫宴开始的前两天,答应纳喇氏晋升为贵人,既没有册封礼,也没有封号。与此同时的永和宫却是另一幅热闹红火的景象。

  德贵人破格晋升为徳嫔,入主永和宫,皇上和贵妃亲自观礼,后宫妃嫔几乎悉数参加。此时的徳嫔万众瞩目,看着永和宫繁华的景象,对比着刚入宫时的萧条景色,“本宫终于让这永和宫重见天日了。”

  册封礼结束之后,唯有海澜珊还在主殿等候,德嫔回到暖阁换下朝服,小憩片刻才重新洗漱打扮,换上了绫罗锦缎才姗姗出现在海澜珊的面前。

  “姐姐,您怎么还在这等着,这永和宫的下人何时变得如此怠慢,怎的不通报一声?”德嫔作势要处罚执勤的宫女。

  “妹妹何必再此惺惺作态,刚刚升了嫔位就这般目中无人,怎么,用自己的孩子换来的地位坐着舒服么?”海澜珊摸着德嫔身上的锦缎,这花色她宫里都没有呢。

  德嫔心里的伤口突然被毫不留情的撕开,她憋回想要流出的泪水,拍了拍被海澜珊摸过的袖子,“姐姐,这话说的,妹妹不过是皇上亲封在册的嫔位,还有幸得了封号而已。怎么比得上姐姐位同妃位的荣光~”

  海澜珊一把掐住德嫔的脸,“别以为你升了嫔位就有能力和本宫抗衡了,你利用本宫帮你保护孩子,却反过来将孩子献给贵妃,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德嫔平静的看着失控的海澜珊,“姐姐这话从何说起呢,从妹妹怀孕到生产,姐姐可是寸步不离,妹妹哪有机会去讨好贵妃,不过是遵从皇上的旨意而已。妹妹也想将四阿哥托付给姐姐抚养,这样妹妹还有机会可以看望四阿哥,不像现在,连靠近承乾宫的机会都没有。”

  海澜珊盯着德嫔的双眼,“你真的没有背叛本宫?”

  “妹妹怎么会背叛姐姐,只是姐姐今日的试探真叫妹妹心寒呢。本想着若是皇上更加看重妹妹,这样妹妹就有更多的机会帮助姐姐去做想做的事情,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猜忌和责怪。。。”

  海澜珊放开德嫔的脸,“谅你也不敢背叛本宫,罢了,本来本宫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争过贵妃,要说这孩子还是自己生的才亲,这世上哪会有人尽心抚养别人的孩子,妹妹你说呢?”

  德嫔咬了咬牙,“姐姐说的是。”

  海澜珊满意的拍拍德嫔的肩膀,“到时候我们合作还是双赢的,贵妃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这四阿哥不还是要回到你这个亲额娘的身边。”

  不得不说海澜珊的话说到了德嫔的心坎上,“姐姐,这件事我们可要从长计议,没有完全的准备切不可贸然行事。”

  海澜珊点点头,“这我明白,孝昭皇后给本宫留下的信里说了,只要你的孩子到了贵妃的手里,这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本宫操心了。起初本宫还有些怀疑,不过既然姐姐相信你的能力,那本宫就安心的等着你的好消息~”

  直到海澜珊离去,德嫔还在回想刚刚海澜珊的话语,一旁的玉菱小心翼翼的用煮鸡蛋给德嫔脸上两块捏的红肿的指印消肿。

  “孝昭好算计!本宫想方设法摆脱她们姐妹的掌控,没想到还是落入了孝昭设计好的陷阱!怪不得本宫怀孕的时候,三翻四次的叫本宫学会舍弃,她竟然可以利用人心到如此地步,让人本宫心甘情愿的落入圈套!”

  玉菱一边给德嫔抚气一边劝慰,“娘娘切莫气坏了身子,娘娘可以将计就计利用孝昭皇后留下的势力除掉贵妃,再嫁祸给那钮祜禄氏,岂不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德嫔赞赏的看了一眼玉菱,“这几年你跟在本宫身边学到了不少啊,不错,不到最后一刻,还不知道谁是赢家。玉菱,不必给本宫消肿了,本宫这几个月拼命让身材恢复到产前的状态,就是为了今日的华丽回归,不出意外晚上皇上会翻本宫的牌子,正好让皇上看看本宫在被后默默受了多少委屈。”

  看着德嫔的火气散了,玉菱才舒了口气,退下的时候才发现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到了晚上,皇上果真翻了德嫔的牌子,只是这次徳嫔不是被子一卷被人抬近皇上的寝宫,而是皇上亲自去永和宫过夜,这可是既张氏获罪处死之后皇上第一次留宿永和宫。

  皇上抱着德嫔不盈一握的细腰,看着德嫔巴掌大的小脸上两个明显的指印问道,“爱妃的脸怎么了?”

  还没等德嫔开口,一旁伺候的玉菱就抢着回答,“回皇上,都是钮祜禄庶妃娘娘对主子娘娘不满,才。。。”

  “玉菱,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退下掌嘴!”德嫔赶紧打断玉菱的话,一脸惶恐的看着皇上,“皇上千万不要听玉菱的胡话,姐姐一直对臣妾很好,是臣妾不争气,让姐姐失望了。。。”

  听着外面清脆的掌嘴声和玉菱求饶的话语,皇上挥挥手,“算了,这小丫头也是为爱妃抱不平,给个教训就好了。哼,朕看这钮祜禄氏真正不满的人应该是朕才对!”

  德嫔听着外面的声音没了才稍稍放下心,“皇上切不可因为臣妾和姐姐动怒,孝昭皇后在时待臣妾极好,那是臣妾无论做什么都偿还不了的恩情。姐姐是孝昭皇后的妹妹,看着孝昭皇后的情面,皇上也要善待姐姐啊~”

  “爱妃如此懂事,朕很是心疼,来人,去拿两个煮熟的鸡蛋来,平日里都是怎么伺候主子的?”皇上拿着剥好的鸡蛋亲自给德嫔消肿,鸡蛋在徳嫔的脸上滚过,皇上才发现原来德嫔的皮肤竟然比煮熟的鸡蛋还白皙光滑。

  “朕今日才发现原来爱妃肤若凝脂,吹弹可破。”

  德嫔顺势勾住皇上的脖子,“皇上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臣妾等着皇上一一探索~”

  。。。。。。。。。

  永和宫里下人们休息的地方,二等的小宫女给玉菱的嘴上药。

  “玉菱姐姐,娘娘从不舍得真的罚姐姐,今日为什么不做做样子就好了?”

  玉菱的嘴肿的老高,周围更是红了一片,随着上药的动作更是一阵一阵的疼,“你懂什么,这叫苦肉计,如果不真的挨这几下子,妄议主子的罪名就可以要了我的脑袋!”

  “姐姐可真不容易,怪不得娘娘最宠姐姐呢~”

  玉菱笑的苦涩,这些年德嫔的脾气是越来越不好了,明面上还是那个温柔贤良的德嫔,私底下却阴晴不定,随时可能爆发。都说奴才随主子,跟在徳嫔身边这些年,她自己也终于让自己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那些阴毒的计策和谋划。

  “奴婢还没见过皇上的样子呢,姐姐可以给奴婢讲讲吗?”

  看着小宫女期待和崇拜的眼神,玉菱悄悄在她耳边说,“皇上他呀,”然后一口咬住了小宫女的耳朵,不顾小宫女的求饶,直到嘴里感受到血腥才松口。

  “皇上是你这等下人可以肖想的吗,若是让娘娘听说了,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罢玉菱将血沫吐到地上,“还愣着干什么,收起你的眼泪赶紧给我上药,若是恢复的不好没有你好果子吃!”

  玉菱闭上双眼,脑海里全是皇上温柔抱着德嫔的画面,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可以靠在皇上的怀里,被皇上如此对待,想到这里玉菱的身体开始燥热起来。。。

潇雀

纳喇氏同那拉氏,为了区分前面被打入冷宫的那拉贵人才改了写法~   潇雀的感想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