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四十九章 不由

瑶依传 潇雀 2096 2020-02-06 15:01:46

  这次宫宴和后续的大小祭祀的事宜礼部和内务府办的极好,没有出一思差错,所以瑶依下令赏赐所有参与的宫人双倍的节费和炭火,让大家可以回家过个好年。

  隆科多找到刚刚轮班下来的颜珠,将怀里刚刚从瑶依那里拿到的年货和棉服交到颜珠的怀里,“贵妃给你和大姐的赏赐,你拿着。”

  “颜珠谢贵妃娘娘的赏赐。”

  隆科多一脸不屑,“是该好好感谢贵妃娘娘,诶对了,自从上次大选,怎么没见你家永和宫那位主子娘娘给你过半点关心?”

  颜珠放下怀中的包裹,“我并没有奢望什么回报。”

  隆科多拍桌而起,“你帮助别人不求回报,那你知不知道,你不惜动用多年结交的人脉安插到选秀的队伍里你那早就过了选秀年纪的庶妹,在除夕前夜想要算计陷害贵妃娘娘!”

  颜珠震惊的看着隆科多,“这不可能!她答应了我,不会做出对贵妃不敬的事情。。。”

  隆科多拿出那天宫中加急送到巩华城的书信扔到颜珠的脸上,“当日我陪着皇上一同前往巩华城,在返程的早上却收到了宫里的急件,里面尽是对贵妃娘娘的污蔑之词!你说在这后宫之中,除了钮祜禄氏还有谁可以动用孝昭皇后遗留的势力?!”

  颜珠看着信中的污蔑贵妃娘娘的话语,握紧了拳头,“她怎会如此!”

  “要不是皇上对贵妃娘娘信任有加,这宫宴怕是要变成鸿门宴了。你知道这封信为什么会落到我的手里吗,是皇上亲手交给我的,这其中的意思还要我提点你吗?”

  “皇上是要臣警告庶妃钮祜禄氏不要自作聪明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隆科多点点头,“知道就好,还有那个礼部的凌柱,你最好也警告他守住自己的本分,不该肖想的人就是偷偷放在心底也是掉脑袋的大罪!我说姐夫,你还是趁早和钮祜禄一族断绝往来吧,不然你这族兄,族弟,族姐和族妹要联起手来至你于死地啊!”

  说完隆科多一边叹气一边摇头晃脑的离去了,留下一脸沉思的颜珠。

  。。。。。。。。。。。。。。。。

  春节过去之后半月有余,宫中琐事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瑶依抱着五个多月的四阿哥到慈宁宫看望老佛爷和一众太妃,就连不常出面的母后皇太后听说此事也出现在慈宁宫的主殿。

  “臣妾参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瑶依小心打量着这位与皇上生母孝康章皇后并尊的母后皇太后,也是顺治帝的继后,是皇上心中视如亲母的存在。

  老佛爷笑着扶起瑶依,“还是瑶依厉害呀,哀家都好久没见到这个侄孙女了,这一个未满岁的小娃子就将她叫出来了。”

  太后抱着四阿哥,“老佛爷您看,这四阿哥的眉眼和皇上长得多像啊。想当年孙女刚入宫时,皇上也是这般大小,抱在怀里还吐着泡泡,这一转眼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听着太后的话,老佛爷仿佛也回到了当年那段艰苦走来的日子,她这侄孙女十三岁便进宫做了自己那个不孝儿子的继后,跟着她这个老婆子不知吃了多少苦。老佛爷擦擦眼泪,看着太后抱着孩子不放手,满眼的喜爱之情,转头看向瑶依。

  “瑶依,你看看住在慈宁宫的这些老婆子多无聊啊,是时候养个娃娃热闹一下了。你帮哀家瞧着些,再有像四阿哥这般生龙活虎的小皇子出生,就帮哀家说说话,留在慈宁宫养着如何?”

  瑶依看着围在四阿哥身边的太妃们,又看着老佛爷期翼的眼神,不免有些心酸,“都是瑶依不孝,没有早些体会皇祖母和太后太妃们的心情。皇祖母放心,能被皇祖母和太后养在身边是多么大的福气,这消息若是传了出去后宫妃嫔们不还得争破了头。”

  “瑶依呀,哀家听说这宜嫔刚有了身孕,太医还说这脉象极好?”

  瑶依微微一顿,“回皇祖母的话,宜嫔妹妹身体一直保养的极好,这孩子又是在南方战事初步大捷时怀上的,皇上还说是个小福星呢。”

  老佛爷点点头,“这宜嫔虽得宠,行事却甚是规矩,很好。”

  。。。。。。。。。。。。。。。

  从慈宁宫出来的瑶依思绪万千,将四阿哥送回承乾宫没有片刻停歇,带上礼品直接去了翊坤宫。

  “姐姐不是昨日才来看过臣妾,今日又带了这么多礼物来?”宜嫔看着瑶依的表情不对,就示意寝殿里的人都退下,“姐姐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告知臣妾?”

  瑶依有些歉意的看着宜嫔,“宜嫔妹妹,本宫今日带着四阿哥去慈宁宫拜访老佛爷和太妃们,得了老佛爷的口谕。。。”

  宜嫔下意识的护着小腹,随即又放下了手,“姐姐不妨直说,臣妾大概明白姐姐今日到访的用意了。”

  “本宫知道这是妹妹第一个孩子,也明白这孩子对妹妹的意义。本宫不想和妹妹说这样做对妹妹有什么益处,本宫知道妹妹心里都明白,本宫更是清楚妹妹不在意这些,可是老佛爷钦点了妹妹的孩子,妹妹再不舍也要舍啊。。。”

  宜嫔心里通透,“姐姐说的是,能让老佛爷养在身边的皇子顶于有了一张保护符,那是仅次于太子和嫡子的贵子,就算日后一事无成也可以荣华一生。而作为生母的臣妾也可以得到老佛爷的庇护,高枕无忧。。。此等机会是后宫女子梦寐以求的,臣妾应该要庆祝才是。。。”

  宜妃虽然笑着说,可瑶依却看到了那笑容背后的苦涩和隐忍,只好握着宜嫔的手,“本宫。。。”

  “姐姐不必多说,臣妾心里有数,老佛爷看中臣妾也是因为姐姐和臣妾交好,以老佛爷对姐姐的疼爱,这样的机会断断不会落到旁人头上。臣妾做不得那种得了便宜还要倒打一耙的事情,姐姐放心。”

  瑶依有些感叹,“哎,说来惭愧,你我二人都要被迫承受这旁人求之不得的荣光,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个中苦楚旁人又怎会知晓。。。”

  宜嫔反握住瑶依的手,一切尽在不言中,宫中女子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有幸还能得一知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