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五十章 议亲

瑶依传 潇雀 2403 2020-02-07 09:39:03

  瑶依刚刚和四阿哥玩累了被乳母带下去哄睡,隆科多就气势汹汹的进了承乾宫。

  雨晴这边刚刚给隆科多斟了茶,隆科多端起茶盏便饮,直接烫到了嘴唇和舌头,雨晴赶紧下去取缓和烫伤的药膏。

  瑶依摇摇头,张嘴训诫,“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你现在是御前侍卫,一言一行都要注意。”

  隆科多委屈的看着瑶依,“娘娘,臣弟都是担心娘娘和大姐姐。大姐夫心肠软,被钮祜禄一族的人刷得团团转,这要是牵连到两位姐姐可怎么办。”

  “本宫相信颜珠大人自有分寸,再说了,这外家的事情咱们也不好插手,自己家的事情还整理不完呢。”说完瑶依拿出一份花名册交到隆科多的手里,“翻开看看,这是额娘今日命人送来的,都是与你家世门楣相称的闺中女子,你也到了娶亲的年纪了。”

  取药回来的雨晴在殿外听到这话身子一震,小脸刷的就白了,偷偷掐了自己一下才缓过神来,故作平静的进了屋走到隆科多身边放下药膏就退回瑶依身后,眼观鼻鼻观心。

  刚刚翻开花名册的隆科多看到雨晴回来了,立刻将册子合上往旁边一丢,“臣弟还没考虑过娶亲的事情,这国家正处于清缴叛贼的重要时期,臣弟怎么可以分心考虑儿女私情。”

  瑶依把册子重新放在隆科多的面前,“额娘带话说今日你必须从这册子上选出一人,额娘会先去议亲,若你现在不想成亲可以先定亲,等到国泰民安的时候在成亲也不迟。”

  瑶依说的坚定,雨晴也听得真切,她明白瑶依这话也是说给她听的。

  “姐姐!您明明知道臣弟心中所想,怎么还。。。”

  “要想建立一番功业,先要成家。等你为自己打下一片天地了,才有主宰自己的能力!而现在,你要做的就是选一个阿玛额娘都满意的正妻做你坚实的后盾,若是哪一天你可以让所有人都对你望尘莫及,那么你做的任何决定都不会有人反对了,明白吗。。。”

  隆科多明白瑶依话里隐射的含义,无奈的笑了,再次翻开手中的花名册,上面展示了京城待嫁贵女的画像和详细信息。

  瑶依指着第一页上面笑嫣如花的少女说道,“这是额娘的母家,赫舍里氏的姑娘,算起来还是我们的表妹。虽然额娘的母家不是主脉,可也是赫舍里一族排的上名号的重要分支。额娘的意思是亲上加亲,这样阿玛和赫舍里一族的关系也可以缓和缓和。”

  “哼,额娘是见与臣弟说了多次,臣弟不允,这才找了娘娘当说客,还搞了这个什劳子的花名册!明明一切都计划好了,哪有什么选择的余地,说白了臣弟就是要当个插了线的木偶,任人摆布罢了!”

  瑶依一个巴掌扇到隆科多的脸上,气的发晕,“住嘴!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怎能说出如此有违孝道的言语?”

  隆科多和雨晴都吓了一跳,隆科多更是跪在瑶依的腿边,“臣弟错了,臣弟都听姐姐的,回去就去了那表妹进门,姐姐莫要气坏了身子。”

  瑶依摸着隆科多的脸,心疼的说,“姐姐知道你心里是怨额娘的,你自小养在祖母身边,额娘留下了庆复伴在身边。虽然你对这赫舍里氏没有感情,可额娘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的仕途着想啊。”

  隆科多留下不甘的眼泪,“臣弟在老宅和两位姐姐稀嬉笑玩闹的日子是臣弟这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可自打姐姐进了宫,祖母离世,臣弟孤身一人回到本家,却发现额娘心心念念的只有庆复一人,要不是托姐姐的福,恐怕臣弟现在还在南苑郊区做一个喂马的侍卫!现在看臣弟出息了,就急着将自己的侄女往臣弟房里送,从没有问一句臣弟的意愿!”

  瑶依心疼的拍拍隆科多的肩膀,“姐姐知道你定是吃了很多苦,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才有了今日的荣光。可是你一定要明白,你今日的这份荣光都是凭你自己的努力换来的,皇上是不会重用一个没有真才实学的人的。”

  隆科多擦干眼泪,“姐姐放心,虽然佟家下任家主之位定是庆复那小子的,可是臣弟一定会凭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番天地,不会叫任何人看轻了臣弟!”

  瑶依欣慰的点点头,“可你永远要记住一点,额娘无论做了什么都是我们的额娘,虽然姐姐从小便受到家人的宠爱没有资格叫你释怀和宽容,但是我们万不可做出对父母不尊不敬不孝的事情来,明白吗?”

  “姐姐放心,臣弟明白。”

  瑶依起身将隆科多扶起,“本宫累了,先回暖阁休息了,雨晴替本宫送送隆科多侍卫。”

  “奴婢遵命。”

  。。。。。。。。。。

  孙嬷嬷扶瑶依进到内室,主殿里就剩下隆科多和雨晴两人,一时间殿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还是雨晴先拿起药膏盒子,“这是恢复创伤的药膏,还请少爷收下。”

  隆科多有坐回椅子上,“雨晴姐姐奉的茶烫伤了你家少爷的嘴,理应你亲自给本少爷上药以示歉意。”说完隆科多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雨晴看四下无人,随知于理不合,却还是仔细轻柔的给隆科多脸上的巴掌印涂着药。

  “雨晴姐姐,这宫里除了贵妃娘娘,就只有你真心照顾我了。你的心意我都知晓,可是我不知到我对姐姐是感动还是喜欢。我只知道若是非要让我现在成亲,我更想和你一起生活。。。”

  雨晴手一顿,心像漏了一拍,“少,少爷有此话,雨晴已经心满意足了。雨晴自知身份低位,万万不敢对少爷有非分之想,就像现在一般可以远远的看着少爷即可。再说了,雨晴本来也打算这辈子就留在贵妃娘娘身边伺候。”

  隆科多睁开眼睛,一把抓过雨晴的手腕,将雨晴的脸拉到自己的面前,“谁准你一辈子留在这皇宫里做奴婢的?莫要说贵妃娘娘不会同意,本少爷也定不会答应!你就在宫里看着你家少爷是如何一步一步出人头地,光耀门楣。现在本少爷就问你一句,在此之前你可愿等?”

  雨晴深情的看着隆科多,“奴婢相信少爷,无论多久奴婢都会一直等下去。”

  隆科多笑的开心,“你这傻丫头怎的对你家少爷如此没有信心,用不了多久,少爷我就风风光光的纳你为侧福晋。在此之前你就好好陪在贵妃娘娘身边等着,知道吗?”

  雨晴留下的幸福的泪水,少爷竟然说要纳她为侧福晋!

  “奴婢,奴婢知道了~”

  “嗯,这药不是治烫伤的吗,怎么嘴唇不上药,一直涂脸做什么。”说完隆科多撅起嘴唇对着雨晴,一副任人采摘的样子。

  雨晴脸一红,手指在隆科多的嘴唇上轻轻一点,风一样的跑走了。

  隆科多睁开眼睛,舔了一下雨晴手指刚刚摸过的地方,将药膏小心放在雨晴送的香囊里,心情忽然就舒畅了。临走前隆科多取走了花名册,看着首页的赫舍里氏,一脸不屑,“还不如雨晴姐姐耐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