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五十一章 生辰

瑶依传 潇雀 2285 2020-02-08 16:17:34

  早上雨晴给瑶依梳妆,梳着梳着便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瞧把你给乐的,再不专心做事,本宫就罚你几天不许出门,这给少爷送东西的差事就交给汤圆去做好了。”

  雨晴慌忙下跪,“娘娘,奴婢错了,再也不敢了。”

  瑶依扶起雨晴,“你可知宫女与侍卫私通是何等大罪,在这承乾宫内还好说,都是自己人。出了这承乾宫你们一定要注意言行,本宫希望你们发乎情止于礼,直到你进门的那一天。”

  雨晴连连点头,“奴婢明白,谢娘娘成全!”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赫舍里氏是名门望族,他们成完亲势必要到承乾宫给本宫请安,到那个时候千万不能让赫舍里氏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若是闹起来,两家都知晓此事,怕是本宫也护不住你了。。。”

  “谢娘娘提醒,奴婢定会可守本分,不会再有半分逾矩!”

  “很好,今日是庶妃钮祜禄氏的生辰宴,我们去了景仁宫一定要万分小心,本宫这心里有些不安。”

  “娘娘若是不想去,直接叫福临把生辰礼送到景仁宫即可,为何非要亲自去一趟呢?”

  “这海澜珊必竟是孝昭皇后的妹妹,这份面子本宫还是要给的,况且之前的流言传的沸沸扬扬的,本宫不去就是坐实了对孝昭皇后不敬,好了,出发吧。。。”

  。。。。。。。。。。。。

  等瑶依到了景仁宫,发现宫里的贵人以上的妃嫔们除了待产的宜嫔几乎都到了。

  “呦,贵妃娘娘终于大驾光临,本宫和众位妹妹们可是等候多时了,大家说是不是~”海澜珊打扮的花枝招展,凑在瑶依的身边看起来十分亲密的样子。

  “本宫可是踩着时辰过来的,倒是众位妹妹们来的着实早了些啊。。。”瑶依环顾四周,见一些胆小的妃嫔们都底下了头。

  惠嫔笑着缓解尴尬,“怎么不见佟贵人和良贵人两位妹妹?”

  瑶依顺势走到自己的坐席,“佟贵人和良贵人留在承乾宫照看四阿哥了,本宫今日带了四份生辰礼,连带着宜嫔的那份一起,呈上来把。”

  海澜珊看着四副画,梅竹兰菊凑成四君子图,看着到像是四个不同的画风,“臣妾在这里谢谢姐姐和三位妹妹了,真是有心了。听说这四阿哥被姐姐养的极好,真是为像妹妹一样没有子嗣的妃嫔们树立了一个好榜样呢,是不是,德嫔妹妹?”

  坐在下方的德嫔倒酒的手一晃,手中的酒撒了一些在桌子上,“姐姐说的极是,有贵妃娘娘的细心照料,四阿哥一定养的极好,极好。。。”

  瑶依镇定的看着幸灾乐祸的海澜珊,“妹妹不用心急,皇上雨露均沾,大家都有机会的。”

  海澜珊挑挑眉,回到了主位,“今日是本宫的生辰宴,大家一定要玩的尽兴!”

  宴席开始,妃嫔们各自交谈,纷纷起身给海澜珊和瑶依敬酒。

  这其中一个新入宫的贵人在给瑶依敬酒的时候不知被什么绊了一脚,摔倒时还打翻了瑶依的席面,这席面上的食物酒水都洒在瑶依的衣服上,吓得那小贵人匍匐在地连连求饶。

  “你这笨手笨脚的东西竞对贵妃娘娘做出如此失礼之事,来人啊,还不拖下去!”海澜珊在一旁大喊道。

  瑶依连忙制止,“算了,本宫瞧着她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本宫要借妹妹的偏殿一用,换身衣服即可。”

  海澜珊走到那贵人的身边,“还不快感谢贵妃娘娘宽厚,去陪着娘娘找间屋子更衣!”回头看向瑶依,“这个不长眼的是妹妹宫里新进的贵人,姐姐跟着她走就好。”

  那贵人立刻起身,带着瑶依下去了。走了片刻来到了一处偏僻的侧殿,瑶依在里面等候,雨晴跟着贵人身边的小宫女去取一件海澜珊的衣服先给瑶依换上。

  此时偏殿里就剩下瑶依和贵人两人,瑶依看着这小贵人还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就笑着安慰她,“你不必这样害怕,坐下吧。”

  谁知那小贵人竟吓得跪倒在地,“求娘娘饶了妾身吧!”

  瑶依一头雾水,起身想要扶起她,谁知那贵人竟像疯了一般跑了出去,跪在殿外一边磕头一边大声告饶,“贵妃娘娘,饶了妾身吧!妾身真的不是故意弄脏娘娘的衣服,还请娘娘饶恕!”

  这时雨晴抱着衣服回来,看到此场景也是不解,但还是赶紧进屋为瑶依更换衣裳。

  “娘娘,这贵人是怎么回事,娘娘不是已经不怪罪了?”

  瑶依一脸严肃,“我们快些换,恐怕是海澜珊故意要这女子败坏本宫的名声,一会儿召来更多的人,本宫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二人赶紧整理,出来的时候殿外已经围了很多宫女太监,对着偏殿指指点点。

  雨晴气不过,冲着那贵人训斥,“小主,娘娘从未怪罪与你,你这样子是做给谁看的?!”

  “娘娘,妾身真的知道错了,求娘娘放过妾身和家人吧!”那贵人已经磕的满脸是血,看着甚是吓人。

  “本宫从未想着怪罪与你和你的家人,谁给你的胆子叫你污蔑本宫?”

  那贵人看到人群处有个宫女对她点点头,她咬咬牙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将头狠狠的超地上磕着,大声求饶,“贵妃娘娘饶了妾身吧,都是妾身的错,弄脏了娘娘的衣裙还叫娘娘当众出丑,妾身真是罪该万死,此事都是妾身的失误,与庶妃娘娘没有半点干系,贵妃娘娘千万不要因此误会庶妃娘娘啊!”

  瑶依刚要说些什么,就见海澜珊从人群中冲出来抱着奄奄一息的贵人,质问瑶依,“贵妃娘娘为何要如此对待臣妾宫里的贵人,她不过就是弄脏了姐姐的衣裙,可也罪不至死啊!娘娘若是怀疑臣妾,责罚臣妾就好了,何必如此迁怒于一个小小的贵人?再说贵人还怀有身孕,姐姐这么做不怕伤了皇嗣吗?!”

  看着海澜珊声泪俱下的质问,瑶依明白自己是掉进海澜珊设好的陷阱里了,她抬头一看皇上和其他妃嫔果然都到了,看来是专门等着皇上来景仁宫的时候上演这么一出好戏。

  雨晴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您胡说,我们娘娘才没有罚她,是她自己在外面磕个没完,还满口胡言乱语污蔑贵妃娘娘!而且我们娘娘根本不知道贵人怀有身孕,您这是血口喷人!”

  “可笑!本宫和贵妃说话哪有你一个奴婢插嘴的份,贵妃娘娘就是这么管教下人的!”

  雨晴还要辩驳,瑶依一脸疲惫,“雨晴,掌嘴!”

  就在皇上准备平息事态的时候,海澜珊慌张的看着贵人身下的血迹,“皇上,皇上不好了,快叫太医,贵人下面出血了,您一定要保护贵人肚子里的孩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