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五十二章 立威

瑶依传 潇雀 2537 2020-02-09 16:18:02

  太医赶到立刻为贵人诊治,皇上和瑶依与众位妃嫔一起在侧殿等候结果。一旁的海澜珊哭啼不止,梨花带雨甚是委屈。

  “皇上,您倒是说句话呀,刚刚的情形咱们可都是真真切切看在眼里的,如今贵妃娘娘一口咬定是贵人无故跪地求饶,您想一想有谁会拿自己肚子里的皇嗣开玩笑?”海澜珊声泪俱下,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就连瑶依都觉的今日的事情十分可笑,若此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恐怕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的。可就是这样看似没有任何城府的污蔑,才更加让人百口莫辩。

  皇上一语不发,海澜珊转势看向瑶依,“怎么贵妃娘娘是无话可说了是吗?在主殿上装出一副仁慈宽厚的假象,臣妾相信了您的惺惺作态才让贵人亲自引路,没想到贵妃竟然趁着四下无人狠狠教训责罚贵人,完全不顾贵人还怀着身孕,更是污蔑臣妾故意要让娘娘出丑。若不是臣妾和皇上为了寻娘娘恰巧撞见,恐怕大家还看不清娘娘的真实嘴脸呢!”

  “本宫说了很多遍了,本宫没有做任何伤害贵人的举动和话语,更加不知道贵人怀有身孕。”瑶依的话刚落下,海澜珊就抢过话去,“贵妃娘娘!臣妾在生辰宴一开始就将这个喜讯告知了在场的所有姐妹,这在场的所有姐妹可都是知道的啊!皇上若是不信可以随便拉个人问问,看看臣妾说的是不是真话?”

  瑶依看着四下点头的妃嫔,才想明白大家早到的那段时间恐怕说的就是这个事情,而她偏偏是最晚到的,这个是时候恐怕也没有人会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了。

  这时太医前来禀报,“启禀皇上,贵人小产了,加上失血过多,惊吓过度又磕伤了脑袋,刚刚,刚刚已经去了。。。”

  瑶依震惊的走到太医面前,“贵人月份不大,即使小产也不会伤及性命,怎会就这样去了?”

  “原来贵妃娘娘是想着贵人月份小,就算小产也不会伤及性命才下此毒手吗?难道您认定我们不敢声张,还是仗着皇上撑腰有恃无恐?”

  “够了!”皇上拍桌而起,走要瑶依身边,“朕只相信你亲口说的,这件事情可是海澜珊说的那样?”

  海澜珊看着皇上没有半分责怪瑶依的样子,不顾翠竹的阻止,“皇上!那可是您的子嗣啊,这么多人都看着呢,若是皇上偏袒纵容至此,这天下人都会说贵妃恃宠而骄,残害妃嫔和皇嗣!悠悠众口,人言可畏啊皇上!”

  瑶依看着皇上,“臣妾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妃嫔和皇嗣的事情。”

  “好,朕信你。贵妃先回宫,剩下的交给朕处理。”说完看着雨晴,“雨晴,还扶贵妃回宫,没有朕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叨扰!”

  雨晴赶紧扶着瑶依离去了,出了寝殿门口才发现景仁宫已经被侍卫封锁,任何人不许进出。梁九功带着瑶依快出了景仁宫的门还可以听见海澜珊哭诉的声音。

  “贵妃娘娘暂且回宫好好休息,皇上会为贵妃娘娘打点好一切的。”

  瑶依脸色苍白,声音也有些沙哑了,“有劳梁公公了,本宫多谢公公一直以来的照拂,本宫怕是没有什么机会感谢公公了。”

  梁九功吓得赶紧附身作揖,“娘娘千万别这么说,真是折煞老奴了。皇上定会为娘娘讨回公道,还娘娘一个清白,娘娘切莫再说此话了!”

  瑶依笑的牵强,“谢梁公公宽慰,就送到这里吧,剩下的路本宫想自己走走。”

  “嗻。”

  回去的路不长,主仆二人却走得极慢。

  “雨晴啊,本宫怕是会连累你了。。。”

  雨晴摇摇头,擦干眼泪,“娘娘说的什么话,跟着娘娘是奴婢最大的福气,无论哪里奴婢都会陪着娘娘,就是刀山火海奴婢也是去得!”

  瑶依紧握着雨晴的手,“好,好,,,”

  “娘娘,奴婢相信皇上一定会还娘娘清白的!”

  瑶依认真的看着雨晴,“为什么你们都如此相信皇上会仅凭本宫的一面之词就推翻亲眼所见的真相呢?”

  雨晴摇摇头,“奴婢不知道,可奴婢就是相信皇上会站在娘娘这边,就像皇上相信娘娘一样!”

  瑶依有些失神,她一直自诩活的通透,到头来还不如雨晴看的明白,是她自己一直刻意回避皇上对自己的感情,殊不知这些年过去,皇上早已深深的住进了她的心里,到头来才发现自己真正回避的是自己的感情。

  既然无论她怎么做都避不开钮祜禄氏的算计,若是此事平安度过,她便真的做一个仗着皇上宠爱有恃无恐的贵妃,不让任何人欺负到她头上去!

  。。。。。。。。。。。。。。。。

  景仁宫内,皇上坐在主位,所有的妃嫔都跪在大殿内,直到海澜珊嗓子哭哑没有力气再说任何控诉瑶依的话语,皇上才准备开口。

  “想说的都说完了?爱妃好口才,好手段,入宫时日不长却已经拉拢了这么多的心腹为你卖命。”

  海澜珊还想说些辩解的话,可是张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皇上又看向惠嫔和德嫔,“这件事你们两个也参与其中?”

  德嫔惠嫔看此情景,知道皇上是不会怪罪于贵妃了,这个时候还是保全自己为上。

  “回皇上,臣妾全然不知。。。”惠嫔低着头。

  “德嫔,你平日里和海澜珊以姐妹相称,走的最近,你说呢?”皇上的眼神仿佛可以直接看透德嫔的内心。

  德嫔想了一下赶紧回复,“回皇上,臣妾觉得此事不像是贵妃娘娘所为!”

  皇上一脸兴味,“哦?你且说说其中缘由。”

  德嫔给疯狂挣扎的海澜珊一个安抚的眼神,接着说道,“今日贵妃娘娘来的晚,贵人怀有身孕的消息是一早说的,想来娘娘确实没有听到。臣妾想起庶妃娘娘平日里说了一嘴,这个新进的贵人是之前东宫被贵妃娘娘处置的一个宫女的姐姐,怕是对贵妃娘娘怀恨在心,才想着陷害娘娘,却没想到害了自己。”

  这个时候海澜珊也反应过来,连连点头。

  德嫔看着皇上没有制止,继续道,“平日里庶妃娘娘对我们照顾有加,更是善待一些家世低微的妃嫔,恐怕娘娘也是被蒙在鼓里,以为贵人真的受到欺辱,一尸两命才会如此悲愤吧。”

  海澜珊虽是不甘,可还是点了点头,她万万想不到皇上竟然真的可以袒护贵妃至此,看这架势若不承认贵妃无罪,她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皇上满意的看着德嫔,“看来还是德嫔蕙质兰心,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吗?”

  所有的妃嫔连连答应,没有任何异议。

  “那好,如此说来着个贵人心肠如此狠毒,竟敢利用皇嗣报复,大逆不道,罪该万死。来人,将那罪妇的尸体丢到乱葬岗去。从此朕不想听到有关此事的任何消息,若是让朕知道谁在背后乱嚼舌根,就和这罪妇一样的下场!”

  “是,臣妾明白。”。。。

  “庶妃钮祜禄氏管教不严,禁足景仁宫,无召不得出宫,任何人不许看望!”皇上说完不顾海澜珊的求饶离开了景仁宫,其余的妃嫔也陆续的离开了,在看到殿外把守的侍卫时又惊出一身的冷汗,没人敢再议论什么,各自回宫去了。

  皇上离开的时候天色都亮了,索性直接去上了朝,退朝之后便直奔承乾宫,后宫妃嫔无一人出声,大家心里清楚,这贵妃娘娘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无法撼动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