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五十三章 安心

瑶依传 潇雀 2606 2020-02-10 16:50:45

  玄烨下朝回到承乾宫主殿的暖阁,没有和瑶依多说一句就直接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了。这些时日他真是太累了,从昨天到现在没能睡上片刻,吃半口热汤。

  瑶依吩咐小厨房做些温润软糯的肉羹和米粥,在玄烨的身旁小心伺候,将四阿哥交给佟贵人和良贵人照看。

  玄烨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瑶依跪在床边一副请罪的模样。

  “你这是作甚?”

  瑶依附身在地,“皇上为了臣妾的事情操心劳累,损耗心神,臣妾罪该万死,还请皇上责罚。”

  谁知玄烨一把捞起瑶依,抱到床上,将要以搂在怀里,“依儿莫要闹了,朕饿的没什么力气。”

  瑶依使劲挣脱都挣脱不开玄烨的怀抱,玄烨实在拗不过,“好了,朕就罚依儿亲自喂朕吃饭,依儿若是不依朕可就要饿死了。”

  瑶依吓得赶紧捂住玄烨的嘴,“莫要说胡话,臣妾喂您就是了。”

  玄烨一勺一勺吃着粥,看着瑶依为自己担心的眼神,这心里就像冒了蜜一样甜。

  “皇上难道就没有想过,若景仁宫的丑事真是臣妾做下的怎么办?”瑶依低着头让玄烨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波澜。

  玄烨抬起瑶依的下巴,“朕从来不去猜测依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朕只会相信依儿让朕相信的。有的时候朕是多么希望依儿可以骗骗朕,像这后宫的其他女人一样,嘴里说着甜腻的情话,说着有多么爱朕,多么离不开朕。”

  玄烨看着承乾宫清秀的装扮,微微叹气,“这后宫的女人会跟朕求赏赐,求宠爱,为父兄求仕途,唯独依儿什么都不求,还频频将朕往外推。说实话,朕是真的希望海澜珊说的都是真的,这样就代表依儿会吃醋,会嫉妒,会在意朕宠幸她人。。。”

  “皇上,臣妾害怕,臣妾若是将心完全交给皇上,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对皇上的占有欲,纵了皇上独宠承乾宫,让皇上的后宫不得安宁,辜负了皇祖母的教导。”

  玄烨惊喜的抱住瑶依,“依儿这么说可是代表了,依儿心系于朕,只是碍于礼法不得已才压抑自己的情感?”

  瑶依留下两行清泪,“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皇上不怕臣妾故意为之,玩的一手欲擒故纵的把戏吗。”

  “好依儿,若真是如此,朕怕是睡觉都会笑醒了。”

  玄烨拂去瑶依脸上的泪水,“自从朕接手了这江山,内忧外患,没有一日可以睡的安稳。朕的力量太弱小了,为了保住江山和自己真爱之人,畏手畏脚,小心翼翼。如今南方战事大捷,不出一年朕就可以平定三藩,收复失地,朕的力量日益强盛,再也不用看他人脸色了。朕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宠爱自己珍惜爱护的人,这后宫里的任何妃嫔都不可将她欺辱和污蔑!”

  瞧着瑶依感动的模样,玄烨打趣道,“依儿莫不是以为朕说的那个人是你~”

  瑶依立刻亮出尖牙,像只发火的小猫,一口咬住玄烨的胳膊,“皇上说的那人不是臣妾还会是何人,臣妾定不会让她好过。”

  “哈哈,朕终于又看到你抓狂的样子了,甚好,甚好~”

  。。。。。。。。。。。。。

  景仁宫被侍卫层层封锁,负责看守的领队是御前侍卫颜珠,颜珠心里明白,皇上是要自己好好敲打这个冥顽不灵了妹妹。

  “颜珠哥哥,你是皇上身边最信任的人了,你就帮妹妹说说情,让皇上原谅妹妹吧!”海澜珊声音依旧沙哑。

  颜珠失望的看着这个他费劲心思送进宫里的妹妹,“臣已经劝诫了无数次,可娘娘还是没有半分悔改!贵妃娘娘于臣有恩,当初也是贵妃娘娘看在臣的面子上,对娘娘进宫选秀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娘娘非但没有心怀感恩之情,竟然屡次陷害贵妃娘娘!”

  海澜珊立刻换上一副奸恶的嘴脸,“钮祜禄·颜珠!你别忘了自己身上流的是谁家的血!别以为娶了贵妃的姐姐就可以攀上佟家的高枝了,无论你怎样跪舔,佟家都不可能把你当做自己人呢!就算你自命清高,不愿与我们同流合污,东窗事发的时候你就能全身而退吗?你头上顶着的是钮祜禄的帽子,这辈子都不可能脱得掉!”

  “荒唐!你怎的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孝昭皇后穷其一生才换来钮祜禄一族今日的太平,难道要生生断送到你们手里吗!不管你和兄长有何筹划,都立刻停手吧,莫要害了全族!”

  海澜珊看着颜珠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笑的不能自已,“我的傻哥哥,你也太天真了吧,孝昭皇后是什么人你还没看明白吗?当初你送来的给我和大哥的信件上可是详细描述了我们日后行动的计划,就连你今日所说的话语都被姐姐猜个正着,你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吗?你就是姐姐怕我们计划失败给钮祜禄一族留的后路啊,哈哈!”

  颜珠失魂落魄的想要离开主殿,殿内还传出海澜珊嗤笑的话语,“什么文武双全,饱读诗书,就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你以为阻止了我就可以阻止姐姐的计划吗,阻止不了的~”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不怕皇上一起之下处置了你?”

  “孝昭皇后治理后宫,励精图治,算是为国殉身。就算皇上再厌弃本宫,他都要将本宫好好供奉在这景仁宫里,每到孝昭皇后的忌日还是要歇在本宫这一日!”海澜珊的笑声还飘散在主殿,颜珠是片刻都不想再停留了。

  “疯妇,我定要和隆科多仔细探查这背后还有谁在默默算计贵妃娘娘!”

  。。。。。。。。。。。

  隆科多守在景仁宫的门口,看着时辰颜珠应该快问完话了,与海澜珊交好并有能力与姐姐抗衡的无非就惠嫔,荣嫔和德嫔三人,这三个人都不是好对付的,没有直接把柄谁都可能是这海澜珊背后出谋划策之人,特别是德嫔。。。

  这个时候德嫔正好出现在景仁宫的门口,“这位大人,可否通融一下,让本宫进去看望一下姐姐?”

  隆科多玩味的看着德嫔,“皇上有旨,任何人不许进去看望,德嫔娘娘还是请回吧!”

  “大胆!敢对娘娘如此无礼,再看就把你的眼睛挖掉!”

  “玉菱,退下!”德嫔拿过玉菱手中的食盒交到隆科多的手里,“既然皇上有旨,本宫就不为难大人了,这是姐姐最喜欢的点心,还望大人可以带给姐姐。”

  隆科多接过食盒,当着德嫔的面打开食盒拿出里面的点心吃了起来,“娘娘不用多此一举了,皇上说了,任何她人送来吃食物品都不允许进景仁宫,送了也是便宜了看守的兄弟们。”

  德嫔打量着眼前穿着御前侍卫官服的隆科多,兴趣大增,“皇上知道本宫与姐姐感情深厚,今日见不成本宫明日后日还会来,到时候还望大人如实禀报皇上,总有一日本宫可以见到姐姐。”

  隆科多走到德嫔的面前,“那娘娘可以试试~”

  玉菱在一旁急的不行,德嫔看着对自己丝毫不恭敬的隆科多,“这位大人不怕周围的侍卫将你不敬妃嫔的事情报到皇上那里?”

  隆科多笑的一脸狂傲和自信,“臣若是连自己手下的兵都管不好,就不会爬到今天的位置上,谢德嫔娘娘赏的糕点,慢走不送。”

  “如此狂傲,可敢报上姓名?”

  “御前侍卫隆科多,恭送德嫔娘娘。”说完隆科多头也不回的进了景仁宫的大门,看门的侍卫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二人一眼。

  玉菱搀着德嫔回去,德嫔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有趣,原来你就是贵妃的弟弟,隆科多,本宫记住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