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五十四章 谋划

瑶依传 潇雀 2710 2020-02-11 14:17:39

  “姐夫,你觉得孝昭皇后给你妹妹留下的得力助手会是谁。”隆科多吃着德嫔带来的点心,看着还没平复心情的颜珠。

  “无论是谁,这个人一定是一个心机深沉不弱于孝昭皇后的人。”

  “看来姐夫已经猜到是谁了~”

  颜珠也拿起一个点心,尝了一口,“我们切不刻打草惊蛇,以我对孝昭皇后的了解,她的后手断不可能只有这一个,我们一定要连根拔起才行。”

  隆科多赞同的点点头,“孝昭皇后下了这么大一盘棋,把我们都算计在内,她既然可以把德嫔直接放在明面上,就是有信心让我们知道与她有关却抓不住她的把柄。”

  “德嫔必竟是皇上宠爱的妃嫔,做事也滴水不露,手上干干净净的,到现在为止也真的没有做过什么,我们也是无从下手了。。。”

  隆科多一把搂住颜珠的肩膀,将手中的点心交到他的手上,“怎么无从下手,姐夫刚刚不是下了好几手么,德嫔娘娘的手艺和贵妃娘娘的比起来,谁能更胜一筹啊。”

  颜珠立刻扔了手中的糕点,一脸正色的告诫隆科多,“切不可胡闹,德嫔是圣上的妃子,稍有不慎你的前程就全毁了,还会连累佟氏和贵妃娘娘!”

  隆科多拍拍手中的点心渣,“我的好姐夫,你都能看透我的本性,皇上还会看不透?不然你以为皇上为什么让我和你一起调查。”

  “你,你是说皇上也已经怀疑。。。”

  隆科多拍拍颜珠的肩膀,“皇上对德嫔还是很重视的,要不然也不会谨慎到让我们多加调查了。再者皇上知道现在德嫔的手还是干净的,想要赶在钮祜禄·海澜珊下一步动作前拔掉所有暗桩,让德嫔可以全身而退。”

  颜珠听后不解,“这样不是很好,既然你知道皇上在意德嫔,你为什么还要招惹她,这样枉为人臣啊。”

  “姐夫你就是太正直了,这德嫔可是个狠角色,要是她没有那份心早就可以将自己摘的干净利索。现在不动手不代表以后不动手,皇上舍不得,我偏要揪出她的狐疑尾巴,任何一个在背后算计贵妃娘娘的人我隆科多都不可能放过!”

  颜珠摇头叹气,“你!你这是有背人伦纲常,不忠不义之举啊,皇上如此重用与你,你为何?”

  隆科多看着远方,“我隆科多在意的人谁都不可以欺负,姐夫和皇上带我的两个姐姐极好,我隆科多会用性命保护,敬重你们。若是有一天那你们或者你们的人伤害了姐姐,别怪我翻脸无情,什么忠孝仁义都与我无关!姐夫若是看不惯,可以现在就去告知皇上,让皇上处置了我去。”

  颜珠疲惫的坐下,“切不可越线。。。”

  隆科多开心的大笑,“姐夫放心,就算我再怎么混账也不可能肖想皇上的女人,不过是想让她漏出些马脚。这事儿可千万别让姐姐和雨晴只到,姐夫可要替我保密。”

  颜珠有些好笑的看着隆科多,“怎么,你连皇上都不怕,却害怕让雨晴知道?”

  隆科多挠挠头,生出几分羞涩,“再过几月我就要娶亲了,再让雨晴知道这事儿,那雨晴不得把我想成那花心放荡的浪子啊。”

  颜珠听到此处也放心几分,看来还是有人可以镇住这小子的,看着贵妃和雨晴的面子,他也不会太胡来。

  。。。。。。。。。。。。。。

  “娘娘,惠嫔娘娘又来了。”雨晴看着逗玩四阿哥的瑶依说道,“这惠嫔也是,说了不见,还是日日赖在宫门口不走,皇上不是下令不许任何人打扰娘娘么。”

  “雨晴,你去给本宫传个话,就说本宫明白她的处境,叫她回去吧,本宫不会因此记恨于她。”

  “娘娘,这惠嫔两面三刀,想两面讨好,您还这么客气做什么?”雨晴不太理解。

  一旁的良贵人笑着解释,“这惠嫔娘娘应该事先不清楚的,要不然也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给娘娘透露。钮祜禄氏应该是猜到惠嫔想要投靠贵妃娘娘,才故意不告诉惠嫔她的计划,就是想让贵妃娘娘猜忌。”

  瑶依看着恍然大悟的雨晴,“去吧,一定要做出一副本宫不待见她的样子,还要暗中提点她将计就计,好让海澜珊认为我们已经彼此不合了。”

  “好的,奴婢这就去!”

  看到雨晴跑了出去,良贵人有些忧心忡忡的开口,“娘娘,听说德嫔日日到景仁宫面前求见钮祜禄氏,做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原本皇上没有任何松动,可是昨日德嫔查出怀有身孕,说是不求皇上赏赐,只求见钮祜禄氏一面,皇上已经允了。。。”

  “德嫔又有身孕了,什么时候的事。。。”

  良贵人看瑶依的脸色不太好,“回娘娘,已经三个多月了,德嫔也是小心,三个月都没有传出风声,偏偏在这个时候查了出来,应该是计算好的。。。”

  “海澜珊真是得了一个好帮手啊。”

  良贵人跪倒在地,“都是妾身无能,没能给娘娘生下一儿半女,有负娘娘的期望。”

  瑶依赶紧扶起良贵人,“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这些事情本来就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本宫又怎会怪你。要怪只怪本宫自己身子不争气,没能给皇上生下皇嗣。。。”

  “娘娘切莫伤心,要是让皇上知道妾身又惹得娘娘悲愁,皇上定会狠狠责罚妾身的~”良贵人表现出一副惶恐的表情,成功把瑶依逗笑了。

  “你啊,就是个鬼灵精,不说她们了,再有一月就是四阿哥的周岁宴,皇上的意思是要大办一场,将宫外的诰命夫人,官眷贵妇都叫来。皇上在乾清宫宴请百官,本宫在承乾宫招待命妇。”

  良贵人眼睛一亮,“娘娘,这是好事啊!四阿哥的洗三和满月酒都十分低调,皇上是要借着四阿哥的周岁宴让娘娘在世人面前露脸,这是皇后才有的殊荣啊,能让皇上这么费心的出了太子殿下就是咱们的四阿哥了!”

  瑶依欣慰的点头,“本宫明白,只是本宫不想让四阿哥风头太盛,让有心之人利用,挑拨太子和四阿哥的兄弟之情。”

  “娘娘放心,妾身定会时时关注太子那边,不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

  “一切就都拜托你了~”

  。。。。。。慈宁宫。。。。。。

  “苏麻喇,你对景仁宫的变故怎么想?”老佛爷倚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苏麻喇姑在一旁扇着扇子。

  “皇上将景仁宫围的水泄不通,当晚的消息是半分都没有传出来。不过老奴还是找到一个嘴不严的贵人,多少了解到几分缘由。说是当天死了个怀有身孕的贵人,钮祜禄氏和贵妃斗法,皇上护着贵妃将钮祜禄氏禁足了。”

  “你不说哀家也能猜到七八分,能让皇上如此兴师动众的也只有瑶依这丫头了。大半夜的一群带刀侍卫将景仁宫团团围住,若是有人执意讨伐贵妃,皇上莫不是要就地处置了她们?”

  苏麻喇姑也是感叹,这爱新觉罗氏的痴情种难道是遗传不成。

  老佛爷听着苏麻喇姑连连叹气,笑着道,“不必长吁短叹的,跟着哀家看了三代,还看不明白爱新觉罗的本性么,这个女人是瑶依哀家还可以放心些,若是换个不懂事的,才有咱们愁的。那个嘴不严的贵人找个缘由悄悄处置了,钮祜禄氏也算是歪打正着,有了她的刺激,皇上就算是不想也要让瑶依做那后宫的第一人,这被孝昭搞得乌烟瘴气的后宫也是时候好好清理一番了。”

  “您就不怕贵妃被皇上宠坏了?”

  “苏麻喇,瑶依跟在咱们身边这么久,这孩子就算是心境变了本性也还是善的。况且这丫头的身子骨弱,一个无法拥有亲生骨肉的皇后,除了皇上的喜爱还有什么渴求吗?只要皇室子孙充盈,皇上想怎么宠爱都随他,哀家懒得管了,也管不了。”

  苏麻喇姑想想也释怀了,“老佛爷说的极是,您还是养足了精神等着养重孙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