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五十七章 宴会

瑶依传 潇雀 2308 2020-02-14 09:55:04

  养心殿在收到消息的时候,玄烨着实心里有些不得劲,“咳咳,贵妃娘娘没说让朕一起用膳么?”

  梁九功低着头,“回皇上的话,没有。。。”

  玄烨一拍桌子,隆科多立刻隐去笑容一脸严肃,玄烨瞪了一眼隆科多,“今日承乾宫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回皇上的话,隆科多大人的福晋赫舍里氏刚刚离开承乾宫的时候脸颊红肿哭着离去的,像是,被打了巴掌。”梁九功小心看着隆科多的脸色。

  玄烨心里突然就平衡了,“原来是爱卿的内人惹了贵妃娘娘不高兴,哈哈,朕还是第一次听说贵妃气的打人,既然如此,剩下的事情你就不必参与了,赶紧去承乾宫好好请罪,务必要将贵妃哄开心才行!”

  隆科多嘴角微颤,“皇上,臣还是留在养心殿,,,”

  玄烨立刻打断隆科多的话,“还不快去,若是一会儿朕去承乾宫的时候看到贵妃气还没消,就给我自己下去领罚!”

  “是,臣遵旨。。。”

  等隆科多到了承乾宫感觉气氛不对,看到瑶依屏退所有人,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便觉着事情可能真的有些严重了,“娘娘,发生什么了?臣弟在路上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大概,臣弟回去定会好好责罚那妇人!”

  瑶依揉着脑袋,“你跟本宫说实话,最近是不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或是偷偷计划着什么?”

  隆科多跑到瑶依身边给她揉着肩膀,“娘娘何出此言啊,臣弟可是一直安分守己。”

  “哼,你安分,人家将你看的死死的,连你和雨晴的事情都被写成书信送到你福晋手上了,还不跟本宫说实话!”

  隆科多手上一顿,‘她竟有如此手段,敢把主意打在雨晴身上,我还真是小瞧她了。’

  “你说啊!”

  隆科多回过神来,赶紧答复,“臣弟是收到皇上暗命,调查景仁宫事件的余党和庶妃钮祜禄氏背后残存的势力,这才得罪了几位娘娘,想要借雨晴来威胁打击臣弟。”

  瑶依听后一脸担心,“你怎么不告诉本宫,孝昭皇后选中的人儿都是八面玲珑,心思缜密,本宫有皇上护着她们暂且不敢动我,可你不一样,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啊!这宫里的侍卫一旦和妃嫔有所交集,第二天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隆科多耐心安慰着瑶依,“娘娘莫担心,您弟弟的能力您还不清楚,只要娘娘和雨晴保护好自己,任何人都伤害不了臣弟!”

  瑶依还是不放心,“那你日后将查到的事情告诉本宫,本宫也好跟你有个照应。还有今日之事是本宫故意为之,日后那人必会再次出手,你回去一定将家里的内鬼揪出来,将计就计!”

  隆科多笑着点点头,“娘娘放心,臣弟日后行事会更加小心。娘娘本就不喜这后宫的争斗,剩下的事情交给臣弟就好,您就好好在承乾宫里照顾四阿哥,和皇上恩恩爱爱就好了~”

  瑶依这才展露笑颜,“你啊,一会儿皇上过来一起用晚膳,就说今日之事是赫舍里氏不守规矩惹得本宫不高兴了,其余的一概不提。”

  “放心吧,我的好姐姐,折腾一天也累了,臣弟先去看看四阿哥。”

  瑶依看着隆科多猴急的样子,“去吧,禛儿现在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除了皇阿玛和额娘,叫的最多的就是舅舅。别忘了借此机会和雨晴好好谈谈,日后出了承乾宫能不见就不要见面为好。”

  “娘娘放心,臣弟知道该怎么做。”

  。。。。。。。。永和宫。。。。。。。

  “玉菱,今日承乾宫那边怎么样?”

  “回娘娘,据说那赫舍里氏是哭着离去的,脸上还被删了巴掌,承乾宫连午膳都没留直接将人赶了出去。”

  德嫔微微一笑,“有意思,这个赫舍里氏还真是个没脑子的,你们做的很好。”

  “那承乾宫赶走赫舍里氏后直接让人去养心殿将隆科多大人叫了去,听说是受了好一顿教训。”

  “有意思,等着看吧,过不了几日,本宫就又能看见他了。”

  玉菱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问,“娘娘,皇上已经有半月没到永和宫了。。。”

  “笑话,本宫都没着急,你急什么?马上就到四阿哥的周岁宴了,你见这后宫妃嫔谁会在这个时候找贵妃的不痛快?如今的贵妃已经不像当初那般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了,一旦生了欲望,就有了弱点,我们要有耐心~”

  玉菱连连称是,德嫔看着玉菱暗自思考的模样,嘴角微微扬起。

  。。。。。。。。。。。。。。

  四阿哥周岁宴的那天,乾清宫和承乾宫都是热闹万分,宾客满席。瑶依和别楚克招待客人,良贵人则在侧殿照顾太子和众位阿哥,直到四阿哥在众人面前露过脸,被皇上叫去乾清宫,安稳的送走众位阿哥才回到瑶依的身边。

  “娘娘英明,有几个借机挑刺的下人都被妾身打发下去关起来了,太子很开心,没有受什么影响。”

  瑶依点点头,“你做的很好,不过目前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乌拉那拉·费扬古的福晋爱新觉罗氏身怀六甲,本宫本没有给她下帖子,可今日出现在这席面上,人来人往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没办法跟她的阿玛穆尔祜贝子交代。”

  良贵人看着宴席上别楚克小心照料的大肚贵妇,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妾身这就去宜嫔娘娘那里借来两个产婆,再去叫太医在承乾宫守着!”

  “好,你快去,切不可声张!”

  随后瑶依亲自来到爱新觉罗氏的身边,“格格身子可还舒适,要是累了,本宫带格格去偏殿歇歇?”

  爱新觉罗氏温柔地回复,“让娘娘担心了,臣妇没事儿,能参加四阿哥的周岁宴是臣妇的荣幸。”

  爱新觉罗氏说话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不像是那种工于心计之人,瑶依小心的问道,“格格可是收到了本宫亲自送去的帖子,让格格身怀六甲还如此折腾,真是本宫的不是了。”

  爱新觉罗氏一听,觉得瑶依这话中有话,她在收到消息时也有几分奇怪,贵妃娘娘不像是会邀请即将临盆妇人进宫参加宴会之人,可碍于夫君想要她讨好贵妃娘娘的心情,还是来参加宴会了。现在仔细想想,这其中确实有几分不妥。

  爱新觉罗氏看着瑶依,眼中波光流转,“娘娘,臣妇没有收到帖子,是宫里打扮的太监来到家中传的话,说是娘娘邀请臣妇今日赴宴,难道说?”

  瑶依眉头一皱,这传话太监恐怕不是宫内之人,现在也许已经不在人世,看来真是有人在背后算计她。瑶依刚想再说什么,就看见爱新觉罗氏摸着肚子发出呻吟声,“娘娘,娘娘,臣妇的肚子好痛,怕是,怕是要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