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五十九章 谋划

瑶依传 潇雀 2315 2020-02-16 14:17:10

  瑶依安抚好众人,让别楚克送太子回去了,格格这边就由良贵人守着。瑶依抱着四阿哥和玄烨回到主殿的暖阁,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

  “臣妾还不知道禛儿今日抓周抓了什么呢~”

  玄烨看着瑶依怀里依旧精神抖擞的四阿哥,笑着说,“这孩子,将朕的印章抓走了,朕很开心,可见日后必是成大器的,就将印章赏赐给了他。”

  瑶依听后十分惊讶,“皇上怎可将印章赏给禛儿,文武百官和太子都在场,这可如何是好!”

  玄烨抱过四阿哥交到奶娘的手里,示意大家都退下,“依儿莫担心,太子不是那种嫉妒兄弟之人,再说了,朕早先也赏过太子一个印章,不妨事。”

  瑶依稍稍放心,“可现在臣妾担心的是皇上的御膳房混进了她人的眼线,应该还是一位地位不低的管事之人。。。”

  提到此事玄烨就有些生气,“原本这御膳房就是一个油水极大的地方,后宫的妃嫔平日里贿赂赏赐想要打探朕的消息的,朕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这次的性质实在是太恶劣了,他们今日可以伤害命妇陷害于你,下次难保不会直接毒害你我二人!”

  瑶依给玄烨顺气,“皇上不要为了这些人气坏了身子,还好事情发现的早,皇上借此机会也可好好清理一下御膳房,这样以后也可以放心了。”

  “没错,御膳房里工作的有不少是朝廷官员的眼线,朕已经叫隆科多去查了,正好给了朕一个由头拔掉这些钉子。”

  “皇上,为了格格的顺利生产,臣妾命雨晴去请太医,情况紧急,雨晴是奉了臣妾的命不得已顶撞了德嫔,德嫔说自己身体不适,臣妾虽已经叫太医去瞧了,可皇上要不要去永和宫看一下?”瑶依看着玄烨的反应,脸上虽然没表现出来,可握着玄烨的手却微微收紧。

  “太医看过就够了,这雨晴救格格有功,便和这顶撞德嫔的过抵了吧。朕折腾了一天也累了,明日得了空在去看她吧。”

  瑶依听到此处才放开玄烨,作势给玄烨宽衣,“皇上,宜嫔妹妹快生产了,这头一胎就要送到皇祖母那里抚养,也没有半句怨言,听闻臣妾有难还立刻派了自己的产婆来帮助臣妾,臣妾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宜嫔了~”

  玄烨看着瑶依说话的小表情,就明白这小狐狸是暗示自己呢,“依儿说的极是,看来朕明日要去翊坤宫好好夸奖一番宜嫔了~”

  瑶依点点头,“皇上圣明。”

  。。。。。。。永和宫。。。。。。。。。

  “娘娘,今日皇上去了翊坤宫。。。”

  德嫔听到玉菱的回禀一把打翻桌上的茶杯,“你到底有没有将本宫身体不适的消息送到皇上那里!”

  玉菱吓得跪在地上,“回娘娘,奴婢一早就将消息告诉梁公公,可梁公公说皇上宫务繁忙,抽不开身,可是转眼就去了翊坤宫。”

  德嫔头痛的扶额,“皇上是生了本宫的气了,定是贵妃昨日与皇上说了什么,这主仆二人真是一丘之貉!”

  “娘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玉菱,给本宫化一个憔悴虚弱的妆,随本宫去养心殿请罪。。。”

  “是!”

  德嫔脸色苍白的出现在养心殿,众目睽睽之下跪在门口。不一会儿,梁九功带着皇上的口谕匆匆赶来,“德嫔娘娘,皇上让您回宫休养,还说您并没有做错什么,不必请罪。”

  德嫔看着梁九功一脸坚定,“皇上不愿意见臣妾,臣妾就在此长跪不起。臣妾有错,臣妾没有资格参加四阿哥的周岁宴,不知贵妃娘娘宫里发生了如此惊险的事情,臣妾却因为自己的身体不适就擅自挽留太医,差点害了多罗格格还连累贵妃娘娘!都是臣妾的错,臣妾不该任性妄为,,不该因为太过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害了别人的孩子,求皇上责罚!!!”

  德嫔哭的梨花带雨,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可闻,养心殿内外的宫人都在窃窃私语,想到四阿哥的身世又纷纷可怜起德嫔来。

  梁九功无可奈何,只好回到翊坤宫将此事如实禀报皇上,宜嫔见状虽然心里腹诽德嫔的好手段,表面上还是一脸担心的叫皇上去养心殿看望德嫔,免得真出了什么事。

  德嫔跪的久了,又哭的累了,身子一软就晕倒在养心殿外,吓得玉菱赶紧呼救。

  这时皇上刚好赶到,一把抱起德嫔冲进三希堂,“传太医!”

  太医急忙赶到,“回禀皇上,德嫔娘娘这胎本就不稳,一不小心就有落红的危险,经臣的诊断德嫔娘娘这几日怕是身体不适,加上忧思过度这才上了胎气,若不小心调养,微臣恐怕。。。”

  皇上拍着桌子,“废物!宫里的所有补药你们随便用,务必让德嫔这一胎给朕安安稳稳的生下来,听清楚了吗!”

  “是,微臣遵旨!”

  皇上进到暖阁,快步走到德嫔身边,德嫔虚弱的看着皇上,“皇上,臣妾的孩子,臣妾的孩子怎么样?”

  “你放心,孩子会没事的,朕也不会让他有事!都是朕不好,误会了你,让爱妃受委屈了。。。”

  德嫔赶紧摇头安慰皇上,“皇上没有错,是臣妾不好,孝昭皇后对臣妾有知遇之恩,庶妃姐姐对臣妾有照料之情,臣妾没有办法像其他姐妹一样明哲保身,疏远姐姐。姐姐做错了什么,大家会误会到臣妾身上也是人之常情,臣妾没有怨言的。臣妾只在乎肚子里孩子的安危,给皇上填了麻烦,臣妾知错了。。。”

  心疼和内疚充斥着皇上的内心,他只好抱着德嫔,“不说了,不说了,过几日朕就解了钮祜禄氏的禁足,她的恩情你就算是还完了,从此之后有朕给你撑腰,你不必听任何人的逼迫做任何违心的事情。她是她,你是你,宫里也不会有人再说你的闲话!”

  德嫔感动的看着皇上,“臣妾出身低微,无依无靠,能得到皇上的爱护,臣妾就死而无憾了~”

  “别说这些胡话,给朕好好休养,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朕先去处理宫务,你暂且在这住下,晚上朕再来看你。”

  德嫔用爱慕的眼神看着皇上,仿佛皇上就是她的天,“国事为重,皇上不必担心臣妾~”

  就在皇上离去的一瞬间,德嫔立刻换了一副嘴脸,“玉菱,太医那边务必要好好打点,虽然咱们现在用的都是孝昭皇后留给钮祜禄氏的人脉,可这些人用的好了投奔新主不是什么难事,必竟孝昭皇后已经死了。”

  “奴婢明白。”

  德嫔看了看三希堂的装饰风格和承乾宫很像,想必都是按照贵妃的喜好来的,“从今天开始,三希堂就不再是你一个人专属的了,本宫会慢慢在这增添本宫的痕迹。三希堂如此,皇上的心亦是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