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一章 反间

瑶依传 潇雀 2099 2020-02-18 12:39:49

  养心殿里,这几日玄烨是越想越气,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他这一次一定要挺住。

  “皇上,承乾宫那边传来消息,说贵妃娘娘晕倒了!”梁九功收到消息就赶紧近进来禀报。

  “什么!太医到了吗,还不摆驾承乾宫!”不等梁九功通传,玄烨就跑了出去,梁九功带着宫人一路追赶,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玄烨跑进承乾宫的时候,下人们都没有反应过来,请安的时候,玄烨已经进了主殿,雨晴和孙嬷嬷刚想请安,“免礼,贵妃怎么一样了?”

  “回皇上的话,太医刚刚查过,说是娘娘染了风寒,开几服药服下即可。”雨晴转述着太医的话,孙嬷嬷在一旁沉默不语。

  玄烨稍稍松了一口气,“既然是风寒,为何会晕倒,现在还不醒来?”

  玄烨做在床边,看着瑶依憔悴的睡颜,这几日的怨气都抛在脑后,只剩怜惜。

  孙嬷嬷见状开口,“娘娘这段时日要照顾多罗格格,还要管理后宫,加上,加上皇上许久不来承乾宫,娘娘虽然伤心难过却都压在心里,这刚染上风寒就支撑不住了。”

  “孙嬷嬷说的可是真的?贵妃她真的因为朕不来而伤心难过?”

  “千真万确,老奴不敢有半分的欺瞒!”

  玄烨心里突然就顺畅了,“你们都下去吧。”

  玄烨躺在床上,将瑶依楼在怀里,瑶依似乎察觉到玄烨的靠近,睡梦中发出了呓语,“不要不理臣妾,皇上,皇上。。。”

  玄烨亲吻着瑶依的额头,“朕在这,朕在也不会伤依儿的心,再也不会故意不理你了。依儿这样牵挂朕,朕好开心~”

  两人相拥着睡着了,瑶依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日了,正好看到玄烨手里端着熬好的药进来。

  “依儿行醒了,正好该吃药了。”玄烨将瑶依扶起,自己舀了一勺轻轻吹着,感觉不烫了便送到瑶依的嘴边。

  瑶依看到温柔似水的玄烨恍如隔世,原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真的,瑶依一口一口的喝着,这平日里难以下咽的汤药此时感觉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了。

  “张嘴,这是用南方进贡的樱桃做的蜜饯,依儿尝尝可还喜欢?”

  “喜欢。”瑶依嚼着蜜饯就哭了,玄烨有些手足无措,“依儿怎么了,是不是哪里还不舒服,朕这就去叫太医!”

  瑶依一把抱住要起身的玄烨,“皇上别走,就这样陪着臣妾,皇上可知道四阿哥有多想皇上,每日皇阿玛,皇阿玛的叫着,可就是不见皇上的影子。”

  玄烨好笑的看着瑶依,“只有四阿哥想朕了?那朕去看看四阿哥就回去了。”

  瑶依隔着衣服狠狠的拧了一把玄烨腰上的嫩肉,疼的玄烨直吸气,却还是没有离开瑶依的怀抱。

  “皇上是故意看臣妾的笑话吗,您若是再试探臣妾,臣妾就真的不理您了!”

  “哈哈,朕错了,朕不敢了!倒是你这个小狐狸终于现出原形了,还敢掐朕,要不是看你还病着,真一定好好教训教训你~”

  瑶依脸一红,害羞的低下头。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1)此时的瑶依有一种娇柔妩媚的气质,让玄烨心头大动,慢慢的靠近想要一亲芳泽。

  瑶依伸手捂住玄烨的嘴,“皇上,臣妾风寒还未好,若是将病气过给皇上,臣妾真是难辞其咎了~对了,臣妾给四阿哥定了门亲事!”

  对于瑶依生硬的转移话题的行为,玄烨也只好压制躁动的欲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朕知道,依儿看上了多罗格格的女儿,朕已经给费扬古和贝子送去订婚信物,等孩子们长大了,朕会亲自指婚。”

  瑶依看着玄烨别扭的小样子,忍住笑意握住玄烨的手,“臣妾听说德嫔住在三希堂好些日子了~”

  “朕已经下旨让她搬回永和宫了,等收拾一番后,依儿就可以去陪朕了。”

  “臣妾才不想去呢,皇上还时留给随时晕倒在养心殿门口的妃嫔们为好。”

  “朕前日让人将养心殿的东暖阁收拾出来了,以后那里之属于依儿一人。”

  瑶依有些震惊,“养心殿的东暖阁一直是太后和老佛爷垂帘听政的地方,臣妾一个后宫妃嫔怎可入驻?”

  “朕早就独掌大权,这东暖阁也形同虚设,不再需要了。”

  瑶依心里开心可还是控制表情继续提要求,“臣妾身体不适,永和宫和景仁宫的大小适宜就交给惠嫔处理,臣妾也可以专心照顾宜嫔。”

  “好~”

  “太子的年纪也到了找哈哈珠子的时候了,皇上看看大臣家谁有合适的小公子都叫到东宫,让太子自己选几个喜欢的陪着。”

  “好~”

  “明年木兰围场修建好之后,臣妾想跟着一起去,臣妾怀念当初和皇上一起驰骋草原的日子了。”

  “都依你~”

  。。。。。。。。永和宫。。。。。

  “娘娘,听说皇上命人将养心殿的东暖阁重新装饰了一番,咱们是不是适得其反了?”玉菱担心的看着德嫔的脸色。

  “适得其反?呵呵,本宫在皇上的心上开出了个裂缝,水滴石穿,总有一日本宫会挤进皇上的内心。三希堂是西暖阁,虽然地位没有东暖阁高贵,可距离养心殿的位置是一样的,就好似本宫和贵妃。贵妃今日的做法不正是她开始忌惮本宫的表现么~”

  德嫔看着思考中的玉菱,“本宫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待产,养好身体。本宫还年轻,不像贵妃是个无法生育的,只要本宫身边有皇子傍身,未来会如何谁都不清楚呢,你说是不是啊,玉菱?”

  玉菱回过神来,“是,娘娘说的极是!”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景仁宫那边了,本宫好不容易将姐姐救出来,姐姐若是个聪明的就应该叫暗中的人处理好御膳房的隐患,该舍的就舍了,若是让隆科多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本宫真是无能为力了。”

  玉菱听完有几分着急,“娘娘,奴婢想起今日该去内务府领月例了。”

  德嫔点点头,“早去早回。”

  “是,奴婢明白!”

  玉菱走后,德嫔叫来一个小太监,让他暗中跟着玉菱,“本宫一手调教出了个叛徒,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潇雀

(1)选自徐志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