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二章 四儿

瑶依传 潇雀 2256 2020-02-19 15:12:06

  隆科多来到承乾宫,先和四阿哥玩闹了一会儿,然后进入主题,“娘娘,经过臣弟的调查,发现负责当日宴会菜单的吴总管暗中和钮祜禄·法克有来往,而且法克暗中给过这个吴总管不少钱。”

  “难道说海澜珊在禁足期间还有人为她偷偷的传送消息?可是皇上不是已经将景仁宫的宫人都换了一批吗?”瑶依有些不解。

  “这就说明钮祜禄氏在内务府也有人脉,看来孝昭皇后红颜薄命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此的殚心竭虑有几个会撑得住。”隆科多摇摇头,他还真是越来越佩服孝昭皇后了。

  “这件事情德嫔肯定参与其中了,还是没有她直接插手的证据吗?”

  “没有,除了阻拦太医之外没有查到可疑的地方。”

  “海澜珊在景仁宫内肯定没办法施展手脚,要么是德嫔借着海澜珊的名声传递消息,要么就是海澜珊将部分人脉直接交给德嫔指使,不管是哪一种都需要一条中间纽带。。。”

  隆科多想了一想,“想必是那次德嫔求了皇上恩准去看望庶妃钮祜禄氏,达成了某种协议。给景仁宫传递消息的宫女是我故意默许的,当时那小宫女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除了传递一些后宫的琐事,便没什么其他的了。倒是最近玉菱常常私底下和那个小宫女接头,不知道德嫔和钮祜禄氏又要谋划些什么。”

  “不对,以德嫔的性子现在应该是要息事宁人才对,况且德嫔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去景仁宫见海澜珊,没有必要让玉菱偷着传话引人耳目,我们都能打听到的消息,其他人也不难打听得到。可见德嫔是故意要让人误会她们要谋划什么。”

  “娘娘,那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办?”

  瑶依思考片刻,“御膳房的事情钮祜禄·法克参与其中的消息还有谁知道?”

  “除了娘娘,臣弟谁都没告诉,包括皇上,和颜珠侍卫。。。”

  “很好,德嫔此举怕是想借我们的手除去海澜珊最大的依仗再重伤钮祜禄一族。你将确凿的证据收好,将此事压下来,就放出风声说是吴总管被人贿赂才特意在汤羹中加了银杏,这样一来,海澜珊就不得不舍弃吴总管,再找个替罪羊顶上去。”

  雨晴在一旁听得有些糊涂,“娘娘,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将真相告诉皇上,好好处置一番钮祜禄氏?”

  隆科多笑着解释,“打蛇要打七寸,况且此次也没有真的闹出大事,我们若是着了德嫔的道,就是帮她早日逃脱钮祜禄氏的掌控,还会牵连颜珠侍卫。况且若是没了靶子,我们就再难找到进攻德嫔的目标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二人生了间隙,先打个两败俱伤,然后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没错,隆科多,你日后多家留意法克的一举一动和玉菱的行踪,必要的时候可以添把火。雨晴,日后内务府那边送来的东西都要小心排查,以防万一。”

  。。。。。。。。。。。。

  雨晴送隆科多离开,这段时间她们二人都没有好好说过话。

  “就算再忙,少爷也要按时吃饭,都瘦了。”,雨晴心疼的看着隆科多有些消瘦的俊脸。

  “平常都是晴儿给本少爷送饭,没了晴儿就没人会在意本少爷有没有按时吃饭了,还有三年晴儿才可以出宫,本少爷都等不及了!”隆科多看四下没人一把抱住雨晴,一口一个晴儿叫的雨晴身子都软了。

  “少,少爷,以后不要这么叫奴婢,让,让别人听到就不好了。。。”

  看着雨晴娇羞的脸庞,隆科多恨不得一口咬上去品尝滋味,“那晴儿想叫本少爷叫你什么?”

  “奴婢家里横遭变故之前,在家里排行老四。。。”

  “这样啊,那本少爷就叫你四儿如何?这是只属于本少爷的称呼,喜欢吗。”隆科多在雨晴耳边一边说话一边喘气,真是让雨晴站都站不住了。

  “喜欢,,,少爷还是快些离去吧,奴婢,奴婢还有好些事情要做!”雨晴拼命挣脱隆科多的怀抱。

  隆科多从怀里掏出一只简单却精致的发簪插在雨晴的发髻上,“这是本少爷亲手做的发簪,上次是本少爷去的迟了才让你白白受了德嫔的羞辱,本少爷一定帮你好好出这口气!”

  雨晴担心的看着隆科多,“少爷千万不要因为奴婢去做任何危险的事情,奴婢日后一定会更加小心行事,不让少爷担心~”

  “好,若是日后宫里有什么本少爷的流言四儿切不可相信,知道吗?”

  雨晴坚定的点头,“奴婢只相信少爷亲口说的,其他的都是流言,奴婢一个字都不会信的。”

  就在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雪,离开时隆科多身上的披肩,手里的汤婆子和腿上的护膝都是雨晴亲手缝制的,不光温暖了他的身子,还有他的心。

  。。。。。翊坤宫。。。。。。。。

  自从宫里传出御膳房的吴总管被后妃收买陷害贵妃娘娘的流言一出,没几天涌出的各种线索直指长春宫的纳喇贵人,原因是纳喇贵人的族姐因为扰了梅林的清净被打入冷宫从此怨恨贵妃娘娘,所以教唆纳喇贵人想要报仇。

  “这种理由也亏得她们想的出来,这纳喇贵人还是因为娘娘的举荐才有机会晋升贵人,和端嫔一同抚养皇子,怎么会做出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还畏罪自戕?”宜嫔一边吃着果子,一边跟瑶依聊着这个可笑的结果。

  “可恨的是,纳喇贵人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回天乏术了,让本宫连为其平反的机会都没有。皇上为了本宫也只好将事情草草结案,若是查下去,光天化日就有人敢杀害后宫妃嫔,本宫定会落得个治理不严,不配掌管六宫的名声。。。”

  “娘娘别自责了,咱们原想着那海澜珊会将自己人退出去,最差也就是打入冷宫的结果,可没想到这海澜珊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主。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海澜珊杀人的证据,不能让纳喇贵人就这么冤死了!”

  瑶依连连叹气,“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是本宫的罪孽啊,只有嘱咐端嫔好好照顾纳喇贵人的孩子,再偷偷给贵人找个地方厚葬了,在相国寺给她立个长生牌为,就是本宫目前能为她做的全部了。”

  “娘娘,臣妾觉着现在不是为纳喇贵人悲伤的时候,因为臣妾的羊水好像破了。。。”

  瑶依震惊的看着淡定的宜嫔,检查完她的身下后紧张的传太医。

  “娘娘别紧张,您将这翊坤宫保护的这么好,臣妾这胎养的是顺顺利利,舒舒服服,不会有问题的~”

  “你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