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三章 醉酒

瑶依传 潇雀 2373 2020-02-20 14:52:36

  宜嫔成功生下一位小皇子,老佛爷派人送来赏赐,等宜嫔出了月子就将小皇子带到慈宁宫抚养。历史上真正贤德亲厚的和硕恒亲王就在老佛爷和太后的悉心教导下,慢慢成长起来了。。。

  玉菱再一次被德嫔责罚跑出永和宫,躲在一条偏僻的宫道偷偷哭泣,正好遇到了出门散步的海澜珊。

  “这不是玉菱么,怎么一个人躲在这哭呢?”

  玉菱回头看到海澜珊和翠竹,赶紧擦掉眼泪请安,“娘娘万安,奴,奴婢,就是有点想家了。”

  海澜珊抬起玉菱的脸,“这么漂亮的脸蛋长在有一个奴婢的身上真是可惜了,瞧瞧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啊~”

  海澜珊靠近玉菱小声的说,“同为宫人出身,凭什么她可以做妃嫔儿你就只能做奴才,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玉菱眼泪又掉下来了,“奴婢,不知。”

  海澜珊嫌弃的看着玉菱,“就知道哭,在她身边跟了这么久,她的性子怎么一点都没学到?德嫔能有今天是因为本宫姐姐孝昭皇后的赏识和推荐,这段时间你一直做的很好,本宫也很想给你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价值。”

  玉菱一听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娘娘,奴婢手里掌握了德嫔的诸多把柄和信息,奴婢跟在徳嫔身边这么多年,对她的想法也是可以猜到几分的,奴婢一定可以帮助娘娘!”

  海澜珊听完满意的看着玉菱,“很好,本宫听说皇上偶尔小酌微醺的时候有在东西六宫闲逛的习惯,明日皇上会来看望本宫,本宫会想办法将皇上灌醉,你说醉酒的皇上最想去谁的宫里?”

  玉菱想了一想,“德嫔娘娘身怀六甲,皇上已经很久没在永和宫过夜了,剩下的也就只有贵妃娘娘哪里了!”

  “是啊,酒醉的皇上出了景仁宫门先要经过一条长长的宫道,下一个路口最近的是?”海澜珊步步引诱。

  “是永和宫!”

  “本宫看你的身形倒是有几分像贵妃,这柔软的身段看着像是练过舞蹈的?”海澜珊由上至下打量着玉菱。

  “回娘娘,奴婢的娘亲是舞姬出身,说句不知廉耻的话,奴婢的娘亲原是醉红楼的头牌,被父亲赎了身纳进家门的。”

  海澜珊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这事儿德嫔也知道?”

  “怎么会呢,德嫔娘娘自命清高,最是看不起勾栏瓦肆的勾当~”

  “很好,到时候你穿着贵妃经常穿的颜色的衣服,模仿一下贵妃的身姿,至于能不能一举得逞就看你的本事了。”说完海澜珊就离去了。

  “奴婢定不会辜负娘娘的期望!”

  回到景仁宫的海澜珊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责备的看着翠竹,“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让本宫与此等下贱胚子为伍,醉红楼的头牌?真是恶心!”

  翠竹淡定的给海澜珊倒茶缓气,“娘娘莫生气,这玉菱平日里真是装的温良柔顺的模样,若是真得其母的真传,这得到皇上青睐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怎么说?”

  “娘娘您想,这后宫里的妃嫔个个都是豪门闺秀,要不然就是才华兼备自命清高之人,含蓄的很。皇上可从来没见过民间那腌臜地方的手段和把戏,多新鲜啊~”

  海澜珊有些担心,“照你这么说这玉菱不就一定会得宠吗,我们的初衷是将德嫔身边最亲近的宫女拉拢到身边,牵制德嫔也给我们加个助力。本宫可不想培养出一个连本宫都能牵制的小贱人!”

  “娘娘,您想这最担心玉菱的是谁,是德嫔,一旦玉菱得宠,德嫔第一个不会放过她。那么玉菱为了自保就必须要投靠娘娘,这样娘娘就有了制约德嫔的筹码。娘娘再找机会把她收到景仁宫,还怕皇上不经常来?皇上每次来景仁宫都不会留宿,万一这玉菱有幸得个一子半女的,娘娘不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要来抚养么~”

  “还是你聪明,就这么办!”

  。。。。。。。。。。

  春节前夜,皇上从巩华城祭拜归来直接去了景仁宫用晚膳,虽然他根本不想看到海澜珊,但是每次看到孝昭的牌位,还是不忍她的妹妹在宫里过的太难看。

  这次皇上想着草草用完善就离去,没想到海澜珊一身素服接驾,一脸悲伤的说着怀念孝昭皇后的话语和小时候的回忆,这让皇上不禁悲从中来,多喝了几杯,离开的时候脚步都有些轻浮了。

  “梁九功,朕想走走。。。”

  “嗻。”梁九功示意龙辇和宫人远远的在后面跟着。

  快走到景仁宫的尽头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神色焦急的宫女穿着月华蓝色的宫衫莹莹而来,“皇上,德嫔娘娘有些不舒服。。。”

  梁九功一看是玉菱,就没有阻止,以为德嫔真的有什么事要找皇上。

  “依儿,是你吗?”皇上一把抱住玉菱,嘴里叫着瑶依的名字。

  梁九功一看之事情不对,莫非皇上是将玉菱姑娘错认成贵妃娘娘了?可是皇上之前也有醉酒宠幸宫女的事情,他不敢坏了皇上的性质,就默默的转过身去。

  玉菱嘴里一面说着拒绝的话语,可手上却恰到好处的游走在皇上的敏感处,看似抵抗实际是点火。

  “皇上,不要~”玉菱在皇上的耳边气吐如兰,这语气听得梁九功骨头都酥了。

  皇上何时受过这等撩拨,二话不说将玉菱抱起直接拐到交泰殿,直接行了巫山云雨之情事,那声音,愣是让梁九功臊的让宫人都退下,自己守在外面。

  “我滴个乖乖,在这宫里待了大半辈子了,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老子是个太监,是个太监。。。”梁九功一边擦汗,一边感叹这个平日里不起眼的玉菱床上功夫竟然如此了得,就连承乾宫都没让皇上兴奋这么久。

  这时赶来的隆科多听到不可描述的声音气的作势就要往里冲,梁九功赶紧拦住,“使不得使不得,隆科多大人再怎么得皇上重用,这后宫之事也不是大人可以插手干扰的!”

  “梁公公,这交泰殿是皇后接受后宫妃嫔参拜和举办亲蚕礼的神圣之地,怎可做如此,如此荒唐之事!”

  梁九功心里虽一万个赞同,这叫什么事儿啊,但表面上还是厚着颜面说道,“大人此话差矣,这交泰殿的本就是天地交合、康泰美满之意,此时不正是起到它该有的功效吗?大人还是回去好好休息,老奴也不介意大人和老奴一起感受皇上的威武雄壮。”

  隆科多气的拂袖而去,“真是荒唐!我会警告侍卫封锁交泰殿的消息,还请梁公公将今夜之事美化一番,免得传出去有损皇上颜面!”

  “老奴明白~”看着隆科多远去的身影,梁九功点点头,真是个忠心护主的良臣。

  离开的隆科多直接交代等在暗处的一个小太监,将今夜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传到德嫔的耳朵里,这样的好消息要大家一起分享才是啊,德嫔真的动了胎气这计划才叫圆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