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四章 难产

瑶依传 潇雀 2290 2020-02-21 15:51:19

  第二天早上,皇上睁开眼睛看到怀里竟然躺的是玉菱,瞬间的惊讶过后是昨夜的激情似火。皇上抬头环顾四周,发现竟然宿在了交泰殿,这时怀中的玉菱也渐渐清醒,连忙逃离皇上的怀抱,娇弱的跪在了地上。

  “皇上,奴婢罪该万死,求皇上饶恕~”玉菱身上穿着中衣,香肩外露,遍布的红痕都提醒着皇上昨夜是如何放纵。

  “起来吧,昨夜的事情朕都想起来了,是朕酒后错认,强要了你。”

  玉菱一听激动的看着皇上,刚想站起来发现下身酸痛无法站立,眼看就要摔倒,皇上立刻起身抱住玉菱,“你怎么样?”

  玉菱羞涩的靠在皇上的怀里,“皇上昨夜太威武,奴婢,奴婢如今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皇上将玉菱抱到床上,“梁九功!”

  听到传唤的梁九功赶紧带着伺候的下人进了暖阁,皇上亲自给玉菱盖好被,只漏了一个脑袋在外面。

  “玉菱侍奉君侧,册封为伊贵人,赐轿辇送回永和宫。”皇上一边换衣洗漱,一边下了口谕。

  “嗻。。。”

  “对了,昨夜伊贵人是为了德嫔才夜间出宫寻人,德嫔可有大碍?”皇上问完玉菱眼中闪过一丝慌张。

  “回皇上,昨夜隆科多大人来确认情况后,派了太医去永和宫,说是德嫔动了胎气,恐怕产期就在这几日了。”

  玉菱一听放下心来,皇上眉头一挑,“隆科多昨夜过来了,朕竟然还能安稳睡到早上?”

  梁九功笑着回答,“可不是,昨夜隆科多大人气势汹汹的来,却也只是封锁了皇上睡在交泰殿的消息,让侍卫守住中宫,外面也只当皇上是睡在了乾清宫。”

  皇上听完哈哈大笑,“这个隆科多还真是深得朕心啊,不错,想来他现在应该在养心殿等着给朕好一顿数落才能回家过年了。传令下去,让庶妃钮祜禄氏和惠妃好生照顾德嫔,朕晚些再去看她。”

  “奴才遵旨。。。”

  当伊贵人坐着软轿回到永和宫的时候,直接被永和宫的管事嬷嬷截下,直接摁在永和宫的主殿的门前跪着。

  “娘娘,奴婢真的是不小心遇到醉酒的皇上,将奴婢误认为贵妃娘娘,才承蒙皇恩升了贵人,还请娘娘息怒,饶了奴婢吧!”伊贵人声嘶力竭的求饶,生怕永和宫外面的人听不到一样。

  此时整个东六宫静悄悄的,完全没有春节庆祝的氛围,好像都在打探永和宫的消息,恨不得亲自去看这场好戏。

  德嫔被人扶着出来,坐在加了软垫的贵妃椅上,一手扶着肚子,胸口剧烈的起伏展示着她此时内心的波涛。

  “别装了,昨夜本宫身子有没有不适你我心知肚明,既然已经给本宫脸上砸了这么一滩烂泥,现在又何必惺惺作态?”

  面对德嫔的质问,伊贵人一脸无辜,“娘娘,您说的什么奴婢听不明白。奴婢对娘娘一直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娘娘若是想要责罚奴婢出气,奴婢也是毫无怨言的,何必给奴婢安上那莫须有的罪名?”

  德嫔气的大喊,“来人!来人,上板子,给本宫狠狠的打这个欺主犯上不知廉耻的东西!”

  就在伊贵人身上挨了几个大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海澜珊恰到好处的出现了,“都住手~”

  伊贵人好像看到了救命的稻草,刚想呼救便看到翠竹传递的眼神,想了一下瞬间晕了过去。

  海澜珊看了一眼装晕伊贵人,连忙走到德嫔身边,“妹妹怎么动了这么大的肝火?这整个东六宫都在瞧永和宫的笑话呢~”

  海澜珊也叫人搬了个椅子坐在德嫔的旁边,满眼的关切之情。

  德嫔嗤笑一声,“姐姐有所不知,妹妹被养在身边多年的一条狗反咬了一口,要是换了姐姐,是要原谅这只狗,还是直接杀了泄愤?”

  海澜珊吓得用手帕捂住自己的嘴,“呸呸呸,妹妹肚子里还怀着皇嗣,临产之际怎可说出这样弑杀血腥的言语?若是此时动了杀心,让这永和宫沾了血气,万一煞到肚子里的孩子可怎么办?”

  德嫔一脸震惊的看着海澜珊,“姐姐是在诅咒本宫肚子里的孩子?”

  海澜珊赶紧握住德嫔的手,“妹妹真是气急了,什么话都敢说!姐姐的意思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就饶了伊贵人吧。若是气坏了身子,可就得不偿失了~”

  德嫔眼睛微眯,“伊贵人的册封圣旨还没到,也就只有本宫收到了皇上的口谕,姐姐是如何这么快知晓那贱人的封号!?莫不是姐姐早就知晓此事,才叫人一直关注乾清宫的消息?记得昨日皇上从巩华城回来就去了姐姐那里,说是醉酒错认,想来是姐姐故意灌醉皇上,就为了给这个小贱人创造机会!”

  海澜珊清了清嗓子,“妹妹这是气糊涂了,这伊贵人是皇上看中,承宠一夜便亲封了贵人,为了伊贵人和妹妹着想,还是让伊贵人搬到本宫的景仁宫才是万全之策。”

  “哈哈,原来姐姐打的是这个主意,妹妹自认没有任何对不起姐姐的地方,为何姐姐要如此我?”德嫔有些激动,腹部也传来了剧痛。

  海澜珊无视德嫔的质问,直接下达命令,“来人,将晕倒的伊贵人小心抬回景仁宫的偏殿,传个太医好生照看着!”

  看到海澜珊带来的人直接将伊贵人抬走,速度之快定是事先就准备好了,德嫔气的一拍椅子就站了起来,“谁敢!”

  说完衣服上晕出大量血迹,德嫔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海澜珊见状大喊,“德嫔气血攻心晕倒了,快传太医!翠竹速速将此事告诉皇上,快去!”

  收到指示的翠竹给了海澜珊一个放心的表情,迅速跑到养心殿将事情禀报给梁九功,稍稍减少了几句对话,整个意思就变得不一样了。

  “皇上,永和宫有急事禀报!”

  隆科多见状直接告退,走到门口时听到梁九功的传话,“皇上,伊贵人回到永和宫就被德嫔娘娘罚了板子打晕过去被赶到的钮祜禄庶妃救下,送到了景仁宫。德嫔娘娘因为自己的丫鬟得了皇上的宠幸气血攻心,大出血,太医在极力抢救中,怕是要难产。。。”

  隆科多心情愉悦的离去了,“新年新开始~”

  可殿里的皇上就没有好心情了,“笑话!朕要宠幸哪个女人还要她的允许不成?朕以为她是个温良柔顺的,没想到会因为朕宠幸了她的宫女气的难产,真是不把朕和皇嗣的安危放在眼里!”

  梁九功吓得跪在地上,“皇上息怒,永和宫那边有钮祜禄庶妃守着,翠竹还在外面等着回话。。。”

  “传话过去,叫钮祜禄氏好生照顾德嫔。朕有些累了,想去承乾宫歇歇。。。”

  “嗻,摆驾承乾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