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五章 反转

瑶依传 潇雀 2243 2020-02-22 12:15:05

  玄烨来到承乾宫,发现瑶依正准备好出发去永和宫坐镇。

  “皇上怎么来了?臣妾正准备去德嫔妹妹那里守着呢。”

  玄烨一把抱住瑶依,“朕不想过去,依儿也不要去了。”

  瑶依看着孩子气的玄烨,“皇上,德嫔难产,若是臣妾和皇上都不去看望,怕是会寒了德嫔和后宫妃嫔们的心。”

  “依儿难道就不好奇昨夜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朕会宠幸德嫔的贴身宫女?”

  瑶依看着玄烨有些飘忽逃避的眼神,温柔的开口,“伊贵人,伊儿,依儿,皇上不是已经跟臣妾解释过了吗~”

  “依儿不生气?”

  “皇上如果不喜,今日伊贵人就是白布一裹悄悄抬出去了。皇上既亲封了贵人,还用轿子光明正大的送回去,就表明这伊贵人还是有些地方得到了皇上的青睐。既然皇上喜欢,不管她用了什么办法,臣妾都会一视同仁,好生照顾。”

  玄烨靠在瑶依的肩膀,稍作休息一番,“依儿辛苦准备的宫宴怕是要浪费了。。。”

  瑶依安慰似的拍拍玄烨的肩膀,“臣妾早就打听到德嫔妹妹的预产期在这几日,所以准备了两种应对方案,刚刚臣妾已经下令各宫各自设宴庆祝,将提前准备的菜食点心分到各宫品尝。宫里的皇子公主们都送到慈宁宫跟老佛爷和太后太妃们热闹热闹~”

  玄烨看着瑶依,这辈子有瑶依相伴真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依儿总是未雨绸缪,事事为朕考虑。走吧,陪朕去永和宫看看!”

  “臣妾遵旨~”

  。。。。。。。。。。。。。。

  到了永和宫发现惠嫔也到了,海澜珊看到皇上审视的眼神有些心虚,“皇上,臣妾担心伊贵人的身体,所以擅自将伊贵人接到景仁宫休养,还请皇上恕罪。。。”

  “你做的没错,德嫔确实反映激进了些,伊贵人也不适合再住在永和宫了。”玄烨看了看瑶依,瑶依立刻开口,“既然庶妃如此担心伊贵人,那日后伊贵人就住在景仁宫好了,麻烦姐姐了。”

  海澜珊开心的回应,“不麻烦,谢贵妃娘娘体恤!”

  就在这时太医慌张的进来禀报,“皇上,德嫔娘娘的状况不太乐观,德嫔娘娘今日动了杀气导致气血上行,孔有血崩之势啊!若是强行生产怕是会伤及母体,微臣斗胆询问皇上是否要用引产的药物。。。”

  一时间,暖阁里寂静无声,大家都在等待皇上的选择,“用引产的药物可会伤及皇嗣?”

  “回禀皇上,强行催产的孩童的身体和心肺可能会十分虚弱。。。”太医小心翼翼的回复。

  玄烨挣扎了一会儿,“再等等,你们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让这个孩子健康的出生,还要保证的德嫔的安全,知道吗!”

  太医头上的冷汗直冒,“微臣一定拼尽全力!”

  突然外面一阵嘈杂之声伴随着尖锐的哭声和叫喊声,皇上和众妃嫔赶紧出外查看事情原由。只有海澜珊和翠竹交流完眼神后一脸兴奋的等待看戏的模样让瑶依心有不安。

  只见端嫔钗环凌乱,怀中抱着不满一岁的罪妇纳喇氏的遗子胤禶,看到皇上的瞬间跪地哭诉,“皇上!!!臣妾自知不为皇上所喜,所以从不出现在皇上面前引得皇上不悦,可是如今臣妾再也无法坐视不理,任凭那心狠手辣的毒妇如此残害皇上的妃嫔和皇嗣!”

  皇上看到端嫔眼中尽是绝望和坚决,不禁有几分疑惑,“到底是何事?”

  端嫔小心翼翼的将怀里孩子的襁褓展开,放在地上,对着皇上行了个大礼,“皇上,就在刚刚纳喇妹妹交给臣妾的小皇子薨了!”

  众人一听大惊,纷纷看向地上的孩子,真的没有了呼吸,像睡着了一般。皇上感觉一阵晕眩,瑶依在一旁赶忙撑住皇上,“来人,立刻封锁永和宫!皇上,我们还是去偏殿处理此事,德嫔正在生产,万一冲撞到肚子里的孩子可如何是好?”

  皇上立刻清醒,“所有人都给朕去偏殿!千万不许让消息传出去,特别是慈宁宫那里!”

  端嫔小心翼翼的抱着胤禶的尸身,一脸决然的进了偏殿。瑶依和海澜珊跟着皇上,惠嫔则继续守在主殿。

  皇上喝了口暖茶,平复了一下心情,“端嫔,你且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朕,若是事情属实朕定会为你做主。”

  端嫔整理了一下思绪,“皇上,臣妾和纳喇妹妹都是没有圣宠眷顾的可怜人,都经历过丧子之痛,所以更加惺惺相惜,相互扶持。这个时候胤禶的降生就好像是上天的礼物,就想着这辈子守着胤禶好好度过余生。臣妾和纳喇妹妹几乎没有出过长春宫的门,更别说去冷宫那种阴冷偏僻的地方!”

  看到皇上有几分相信她的话,端嫔继续说道,“皇上,您想想,一个注定不会受宠的妃子为何要去害贵妃娘娘?臣妾和纳喇妹妹一直受贵妃娘娘照拂才没有受人白眼,内务府也不敢再克扣长春宫的月例。臣妾和纳喇妹妹感激都来不及更不要说去陷害贵妃娘娘,更没有那个能力和金钱啊!”

  瑶依见状也开口,“皇上,臣妾也觉得纳喇氏不像是那种会使手段陷害臣妾的人,臣妾平日了经常收到纳喇氏送来的绣品,一针一线尽显真心,可见是个知恩图报的。”

  端嫔继续说着,“皇上,一个不受宠的妃子唯一的支柱就是孩子,为母则刚,为母则强,纳喇妹妹怎么会放着还在襁褓之中的小皇子不顾而畏罪自杀呢?原本臣妾选择隐忍不发是怕臣妾人微言轻没有证据,万一皇上不信臣妾,臣妾就没有办法再照顾胤禶。可是自妹妹走后胤禶时常抽搐,口吐白沫,太医检查之后说是中了毒!”

  海澜珊一脸惊讶的问,“中毒?若这毒是纳喇氏自己服下的,又怎会给胤禶喂奶?”

  端嫔连连点头,“一个母亲就算再恶毒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下毒,这只能说明纳喇妹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毒,马上不久于人世了。所以臣妾才来求皇上找出毒害纳喇氏间接害死小皇子的凶手,还纳喇妹妹一个清白!”说完端嫔俯身在地,等候皇上的决定。

  瑶依知道端嫔不是那种没有准备就盲目进攻的人,“端嫔姐姐可是有什么线索,不用担心,本宫和皇上都会为你们做主。”

  皇上点点头,“你还有什么话就一并说完。”

  端嫔抬头感激的看着瑶依,“臣妾有证据证明一切的幕后主使是德嫔娘娘,臣妾愿意呈上证据待皇上定夺!”

  皇上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