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七章 温情

瑶依传 潇雀 2091 2020-02-24 12:37:36

  二等宫女端着药跑进暖阁的时候,看到德嫔瘫在地上,身下留出丝丝血迹,挣扎着往前爬,,嘴里还念着还我的孩子。

  那小宫女立刻发放下手中的药,艰难的将德嫔扶回床上,“娘娘,娘娘您别吓奴婢,您的身子太虚弱了,太医好不容易控制住了血崩,情绪不易激动,有什么事情等娘娘身子养好了再解决也不迟啊!”

  德嫔看着眼前这个身子娇弱的小宫女眼神中流露出真切的关心和担忧,“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和其他人一起离开,现在大家都知道留在永和宫只有遭人冷眼,没有前途。”

  小宫女摇摇头,心疼的直掉眼泪,“娘娘可能不记得奴婢了,前年奴婢的父亲病亡,只剩下母亲和幼弟相依为命,家里一贫如洗,连父亲出丧的银子都没有。是娘娘听说了奴婢的家事,赏给奴婢一笔银子,让奴婢可以回家安葬父亲救济母亲,从此奴婢就发誓此生定会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守护在娘娘身边!”

  德嫔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小宫女,声音有些哽咽,“本宫都不记得有这件事情了,谢谢你,可是你还是尽早离开永和宫吧,本宫是个心肠狠毒的坏人,离开本宫以你的年纪兴许还可以投奔个好前程。”

  那小宫女听罢立刻跪地附身,“娘娘不要敢奴婢走,以前奴婢没有可以为娘娘效劳的,请娘娘给奴婢一个机会可以照顾娘娘!娘娘在奴婢心中就是最最美丽温柔的人,就算娘娘要做什么也一定是有原因的,奴婢不想要什么好前程,只想追随在娘娘身边!”

  德嫔留下感动的泪水,历经人情冷暖,世事变迁,竟然在这个小宫女的身上得到了让她支撑下去的温暖和力量,“起来吧,你叫什么名字?”

  小宫女欣喜的抬起头,“奴婢叫喜妹!”

  德嫔笑了一下,“喜妹是什么名字,本宫给你换一个名字,就叫玉壶,可好?”

  玉壶激动的点头,“谢娘娘赐名!”

  “你刚刚端进来的是什么?”

  玉壶这才想起娘娘的药还没喝,赶紧端到床边,温度正好不烫了,“娘娘,这是太医开的方子,奴婢刚刚煎好给您喝的~”

  德嫔接过药一口气饮下,平日里最怕的苦药此时竟觉得没有那么苦涩了,果然人到了低谷时什么不能忍受的都可以忍受了。

  玉壶看这德嫔紧皱的眉头,从怀里小心掏出一包油纸包的蜜饯,拿出一颗放到德嫔的嘴里,“奴婢知道娘娘最不喜欢喝药了,所以才抢下了这包蜜饯~”

  德嫔嚼着有些放陈的蜜饯,冲缓了嘴里的苦涩,这时她发现玉壶的脖子和手背竟然都是伤痕,“这些伤是怎么回事?”

  玉壶吓得赶紧捂住伤口,“没,没什么,就是不小心磕到了。”

  “说谎,你去本宫的梳妆台最左边的抽屉里有一盒玉肌膏,给自己擦擦。”

  玉壶找到了玉肌膏,回到德嫔的身边,拿起德嫔刚刚被踩伤的手背轻柔的上完药,就要将玉肌膏放回原位。

  “你为何不给自己上药?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宫!”德嫔抓着玉壶的手不放,严厉的说,“如果你不能跟本宫说实话,你也不用留在本宫身边了,连你也要欺骗本宫吗!”

  玉壶一听慌了,“娘娘息怒,实在是大家离开永和宫的时候将能带走的都搜刮走了,奴婢也只能拼命保住娘娘的药和一些吃食炭火。永和宫上上下下没有被抢的就只剩下娘娘的寝殿了,这玉肌膏用一分就少一分,奴婢实在舍不得浪费啊。”

  德嫔一把搂过泪流满面的玉壶,自己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辛苦你了,难为你了。”说完德嫔拿过玉肌膏,“这药用在你身上怎么能是浪费呢,从此我们主仆二人相依为命,本宫一定会东山再起,拿回属于本宫的一切,到时候你就是本宫身边最信任的人,和本宫一起并肩享荣华~”

  德嫔亲自给玉壶擦药,萧条的永和宫突然点燃了星星之火,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等待复燃的机会。

  。。。。。。。。。。。。。。。。。。

  玄烨和瑶依到慈宁宫的时候,看到太后抱着五阿哥开心的和宜嫔聊天,宜嫔也因为好久没见到五阿哥激动的面色红润。

  老佛爷将瑶依拉到身边,“好孩子,慈宁宫好久都没有这样热闹了,要不是你想的这个点子,将宫里的皇子公主们送到慈宁宫,哀家都没发现竟然有好些孩子哀家还没见过呢~”

  玄烨看着温馨的景象,自己也开心,“皇祖母要不借这个机会给五阿哥辞个名字吧~”

  太后听到立刻打断,“皇上,五阿哥的名字哀家和姑母早就想好了,就叫胤祺。”

  “哈哈,皇额娘这个名字起得好啊,祺字表幸福吉祥的意思,五阿哥是个有福的,宜嫔也是!”

  瑶依看到皇上好不容易和子女齐聚一堂,便命下人将准备好的棋盘奉上,“皇上,臣妾想了一个活动,就是让太子,大阿哥,大公主,二公主和三公主依次和皇上对决,按照和皇上对子数的多少角逐出前三甲,能得到皇上亲手送到奖品如何?”

  看到孩子们跃跃欲试的眼神,玄烨大手一挥,“好!朕就好好检查一下你们的棋艺,事先说好,朕可是不会放水了,一会儿可不许哭鼻子啊。”

  孩子们都是第一次和自己的皇阿玛下棋,有的甚至都没有机会和皇阿玛说上几句话,此时都开心的不得了。

  老佛爷和太后看着父子温情的场景都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四阿哥和五阿哥一起去了暖阁休息。

  宜嫔来到瑶依的身边,“不愧是姐姐,对所有的皇嗣都照顾有加,如今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瑶依却没有放松,“德嫔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虽然看起来皇上是对她寒了心,剥夺了她养育皇子的权利,可是一没有降位,二没有定罪,只要德嫔心志坚定,还是有机会浴火重生的。”

  宜嫔也认可的点点头,“真是个棘手的对手。”

  “所以我们切不可参与到打压侮辱她的队伍中去,此时带给她羞辱的人日后必定会得到她致命的反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