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八章 设套

瑶依传 潇雀 3145 2020-02-25 16:54:34

  元宵佳节,各宫都亲自准备了象征团圆的元宵,瑶依也设了个小宴,让身体恢复如初的宜嫔盛装出席,强势回归。

  而景仁宫的伊贵人却在瑶依和宜嫔的联合中脱颖而出,生生营造出三足鼎立之势,连带的海澜珊也重新恢复了以往的骄傲,从德嫔那里抱来抚养的小皇子也得名胤祚,位列六阿哥。

  就在东西六宫都沉浸在元宵喜乐中时,永和宫这边却是截然不同的景象。早上去内务府领月例和食材的时候,遇上了伊贵人和贴身丫鬟玛瑙,被羞辱一番不说,东西还没取回来。

  玉壶垂头丧气的回到永和宫的门口,整理心情,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去了小厨房,看看还有没有可以用的食材。

  德嫔虽然还没有出月子,可是身体在玉壶的照料下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看玉壶迟迟没有回来复命,有些不放心的出门寻找,正好看到想去小厨房的玉壶。

  “玉壶?你怎的去了这么久,你的脸怎么了?”

  玉壶看到德嫔出了门,也有些着急的跑过去给德嫔带好帽子,裹紧披风,“娘娘,您怎么跑出来了,您还没出月子呢!”

  德嫔抬头环顾四周,一个打理的宫人都没有,院子里散落着枝杈和堆积的雪花,低头看到玉壶已经打湿的裙角,“这些日子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玉壶不在意的笑笑,“娘娘您看,奴婢每日只要扫出一条从奴婢那里通向主殿的道路和出处的小路就可以了。而且奴婢也偷懒,只打扫了娘娘的寝殿和小厨房,一点都不辛苦呢~”

  德嫔摸着玉壶脸上清晰的五指印,“若是本宫不出门,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本宫?这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说实话!”

  玉壶委屈的低下头,“奴婢无能,在内务府遇上了伊贵人和她的贴身宫女,叫,叫玛瑙,伊贵人仗着圣宠正浓,内务府的人不敢得罪,就把咱么永和宫的份例都孝敬了伊贵人。奴婢不甘心,就争执了几句,伊贵人就给了奴婢一个巴掌。。。”

  德嫔自嘲的笑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她竟敢欺负本宫的人!本宫的闺名叫玛琭,是打磨光亮的玛瑙玉石之意,她给贴身丫鬟取名玛瑙,是想要侮辱本宫啊。”

  玉壶心疼的看着德嫔,“娘娘没事儿,咱们的小厨房还有余粮,您稍等片刻,奴婢做好饭就给您送过去。”

  德嫔却抬起脚步想宫门走去,玉壶赶紧扶着,“娘娘这是做什么,不说您现在不宜见风,这皇上也说了娘娘不可出宫啊。”

  “皇上一没有褫夺本宫的封号,而没有给本宫定罪,这帮狗奴才就迫不及待的捧高踩低,真当本宫死了不成!”

  “呸呸呸,娘娘莫说这不吉利的话,若是让皇上知道您擅自出了永和宫的门,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德嫔给了玉壶一个安心的表情,“你看这永和宫的外面没有侍卫把守,皇上也只是口头说幽禁本宫,明没有给出明确的旨意,这说明只要本宫不出现在他和贵妃面前胡闹喊冤,皇上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心,本宫和你一起去将咱们永和宫改得的都要回来!”

  看到德嫔周身再次散发的光芒,玉壶也跟着自信起来,两人互相搀扶着又来到了内务府,发现伊贵人竟然还没有离去,好像是知道德嫔会出现,特意留下等待一样。

  “呦,瞧瞧谁来了,德嫔娘娘好久不见啊~”伊贵人穿着华丽的宫装,扭着曼妙的身段来到德嫔的面前打量着。

  一身素色的德嫔自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凄厉的美,若是皇上见了说不定就会心软了。

  啪!德嫔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到伊贵人的脸上,吓得内务府的人都不敢做声,玉壶在一旁看了赶紧发声,“大胆!见了我们娘娘还不行礼,真是没有规矩!”

  德嫔抬了抬嘴角,看着自己发红的手掌心,“伊贵人脱离奴籍才几天啊,这么快就将宫里的规矩忘得干净了?看来本宫过去对你的教导还不够~”

  伊贵人摸着肿胀的侧脸,咬着牙给德嫔行了礼,“不愧是德嫔娘娘,身陷囹圄之中还有这份闲心教导妃嫔规矩。不过自从臣妾做了主子才知道这教育下人原来是件这么费心力的事情,就好比臣妾身边的玛瑙蠢笨无比,臣妾每日都要训斥责罚才能长记性,是不是啊,玛瑙!”

  听到伊贵人的大声传唤,玛瑙吓得直接跪在地上磕头,“奴婢错了,奴婢蠢笨,还请小主息怒!”

  德嫔握紧拳头,压住想要发出的怒火,转身向内务府的袁总管,“袁总管,本宫是来拿属于永和宫的月例和食粮的。”

  袁总管看了一眼伊贵人,赔上笑脸,“娘娘说这话咱家就不明白了,这永和宫的份例刚刚早就给了您身边的玉壶姑娘了~”

  玉壶一听就急了,“胡说,袁总管刚刚明明把永和宫的越来都给了伊贵人,奴婢可是什么都没有拿到啊!”

  袁总管听完露出一副被愿冤枉的模样,“你这小宫女怎么血口喷人,咱家看你是私吞了主子的钱财和吃食跑来这里嫁祸咱家呢吧!德嫔娘娘,若是不信您可以问问在场的所有人和伊贵人呢,若是再不信,咱家就派人去这小宫女的卧房搜上一番,看看咱家说的是否属实!”

  玉壶还想争辩,德嫔却明白这是伊贵人联合内务府给自己下套呢,想必永和宫的份例已经在玉壶的卧房里等着了。制止了玉壶后,换上笑脸,“想来是本宫弄错了,既然是误会,本宫就回去了。”

  伊贵人看到德嫔转身就要走,“等等,德嫔娘娘刚刚还跟臣妾讲规矩,怎么到了自家奴才身上就不准备讲规矩了?这事情往小了说是奴才欺瞒主子,往大了说就是奴才贪赃主子财物还嫁祸内务府的总管,这要是上报到贵妃娘娘或者皇上那里可都是要直接杖毙的呀~”

  德嫔看着伊贵人,“那你说,本宫如何做才能将此事化小呢?”

  伊贵人得逞的狂笑,“简单,看在跟娘娘相处了这么久的时光,要么您跪地跟臣妾说句对不起,我错了,要么就让这玉壶收上十几个板子,享受一下臣妾当时的痛楚!”

  德嫔看了看玉壶的小身板,咬咬牙,刚想下跪就被玉壶撑住,“奴婢有错,甘愿受罚!”

  “玉壶!这十几个板子下去可是会要了你半条命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切不可意气用事!”

  “好一幅主仆情深的景象,德嫔娘娘,您当初打臣妾的时候可是拍手叫好呢!来人,给德嫔搬个椅子,像当时一样,好好看着您的宫女被打的皮开肉绽,哀嚎连连!”伊贵人眼中充斥着报复的快感,让几个宫女将德嫔按在椅子上,就在她面前架起长凳,压着玉壶就上去了。

  “伊贵人,你有什么怨气就冲着本宫来,何必为难一个毫无干系的下人!本宫可以给你下跪,只要你放了玉壶!”

  这还是伊贵人第一次看到德嫔如此低三下四不顾尊严的求饶,她跟在德嫔身边这么久都得不到半点信任,这个小丫头这么轻松就得到了,“愣着干什么,给我狠狠的打!”

  厚重的大板一下一下的打在玉壶的身上,玉壶愣是没有叫出一声,只是抬着头看着德嫔微笑,好像是在安慰她一样。

  德嫔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无力,就算她的再聪明再会算计,都没有办法解救玉壶,她哭的凄惨,就好像这一下一下的板子是打在自己身上一样,她也是第一次如此渴望权势,渴望力量!

  十几下大板下去,玉壶的屁股已经血肉模糊,而伊贵人还是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玉壶感觉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张开已经咬烂的嘴唇,“娘娘,奴婢好像不能再照顾娘娘了,对不起。。。”玉壶说完这句话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最后看了一眼她的娘娘就失去了意识。

  “玉壶!不要!!!快停下,再打下去她会没命的!”就在德嫔绝望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都住手!”

  看到来人,大家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德嫔挣脱那几个宫女冲到玉壶的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护着玉壶,这杖刑也只好作罢。

  “贵妃娘娘有旨,内务府一事对玉壶的处罚已经足够了,日后娘娘不想听到任何可能克扣各宫份例的消息,都散了吧!”

  “是,隆科多大人!”

  伊贵人不甘心的离去,德嫔感受到那人的靠近,不禁绷紧了身体,“你是来看本宫的笑话,还是在可怜本宫?”

  隆科多给玉壶披上自己的披风,一把将其抱起,自顾自的往出走。

  德嫔吓得赶紧跟上,“你这是想要作什么!”

  “你这小宫女再不救治就真的没命了。”

  德嫔看着隆科多的背影,不敢相信的问,“你真的是来救我们的?还是你以为这样本宫就会记着你的恩?”

  隆科多停下脚步,“我隆科多不需要任何人的恩情,我也从来没想着可怜你,或是施舍。只不过是把你当成可敬的对手,就算你败了也不该受这等小人的侮辱,仅此而已。”

  隆科多伟岸的背影深深的烙印在德嫔的心里,让她控住不住想要靠近他,越近越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