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瑶依传

第六十九章 交易

瑶依传 潇雀 2182 2020-02-26 15:42:33

  隆科多抱着玉壶离开内务府的时候就叫手下去叫太医了,等到三人回到永和宫的时候,太医已经到了。

  隆科多交代了一番就离开了暖阁,站在永和宫的庭院中看着这个昔日华贵无比的寝宫不过一月就萧条的宛若冷宫一般,不禁感叹世态炎凉。

  “谢谢你,玉壶的情况已经控制住了,太医说只要好好调养几月就可以恢复了。”德嫔来到隆科多的身边,真诚的致谢。

  隆科多转过头看着气质越发出尘清冷的德嫔,从怀中掏出一盒药膏,用手指抠出一点,直接伸到德嫔在挣扎时不小心划伤的脖子,德嫔身子一颤并没有避开。

  虽然隆科多的动作并不轻柔,德嫔却感觉无比的温暖。药膏附在伤口的刺痛之感,让她感觉更加的兴奋,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情感。特别是这段时日她并没有预想之中对皇上相思难忍或是怨念蚀骨,让她明白自己对皇上并没有爱慕之情。

  隆科多看着德嫔微微发红的脸颊,语气有些怜惜,“你为钮祜禄氏姐妹甘愿做棋子,还落得这样下场,值得吗?”

  德嫔在隆科多的注视下,脑袋有些不清明,“我原本就是个出身低微的宫女,若不依附她们,在这后宫哪还有我的一席之地?孝昭皇后走后给海澜珊留下了数目不小的暗线,更是掌握了后宫不少妃嫔的把柄,逼迫她们不得不为钮祜禄氏效力。”

  隆科多眉头一挑,“娘娘对她手中的力量了解多少?”

  德嫔不满的看着隆科多,“没有人的时候叫我玛琭就好了,如今的我哪还是什么娘娘,呵呵,就是错估了她手里还有多少力量,我才落得如此下场不是?”

  “玛琭,如今这两起案子由我负责,你秩序告诉我钮祜禄·颜珠有没有参与其中,他,是不是也知道孝昭和海澜珊的全部计划?”隆科多问的有几分颤抖。

  德嫔笑着回答,“瞧你紧张的样子,放心,你的那个姐夫是正人君子一个,仅仅是帮孝昭皇后传递了信物就已经自责的不行了,这其中还找了海澜珊好几次,劝她悬崖勒马,可都是不欢而散了,如今算的上撕破脸了。”

  隆科多这才安心,“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德嫔了然的看着他,“终于说出你的目的了?要是你今天什么都不做我可是真的要怀疑你的目的了。”

  “和聪明人做事就是方便,只要你将你知道的关于海澜珊和孝昭皇后余党的全部信息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做些手脚,以皇上的疑心程度,应该会怀疑还有人隐藏在幕后,而你也有了喘息的机会,如何?”

  看着隆科多自信的表情,“你对我说这话,就不怕日后皇上知道了,怪罪于你?”

  “哈哈,这事情本来不就是不简单吗,我也是如实禀报而已。”

  德嫔末了点点头,“好,我就和你做这个交易!但是没到确保将她一举击溃的关头,切不可暴露任何与我有关的信息。”

  “那当然,既然如此,合作愉快!”

  夜幕降临的时候,隆科多在等德嫔给她写情报的时候,在小厨房给自己做了一碗葱油面,这也是他唯一会做的食物。德嫔写好寻到他的时候也被香味吸引,“你还会做面!”

  隆科多接过德嫔手中的情报,装进怀里,“我看你这小厨房里也没有别的吃食了,就自己下了一碗面。要不我再做一碗,你看着学一下,在你那小宫女下地前又要你自己做饭吃了。”

  德嫔连连点头,隆科多就撸起袖子又做了一碗,还在上面放了一个煎蛋,“我走了,你身体还没有回复,吃碗面就回去休息吧。”

  德嫔一把拉住隆科多的胳膊,掏出自己的手帕给隆科多轻柔的擦着脸上的面粉,“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你?”

  隆科多一把握住德嫔的手,顺势取走那方丝帕,“你是妃嫔,我是侍卫,若无必要应该不会再见。”说完隆科多邪魅一笑,将丝帕踹到自己的怀中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德嫔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那方丝帕和隆科多一起走了,默默做下吃着那碗冒着热气的葱油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你是除了额娘之外第一个给我做葱油面的人,真好吃,只要我重新爬回宠妃的位置,可以经常出现在御前,是不是就能经常看你了~”

  离开永和宫的隆科多在宫门下钥前回到佟府,一头扎到书房里就没再出来。看完德嫔写下的所有信息后,疏离了一下思绪,就将文件全部烧毁了。

  随后隆科多从怀里掏出那方丝帕,上面没有任何的身份标识,隆科多不屑的笑着,“还真是谨慎,随身的帕子也不是自己的绣品。”然后直接将那帕子仍在火盆里,顷刻化为灰烬。

  这时赫舍里氏来到书房门口敲门,“爷,我可以进去吗?”

  隆科多不耐的开门,“不是说任何人不许靠近本少爷的书房!”

  “我,只是想要给爷送些点心汤羹,额娘说我们要好好相处,还叫我快些为爷开枝散叶~”赫舍里氏娇羞的表情,让隆科多感到些许反胃。

  “额娘真的这么说?”

  “是的~”

  隆科多自嘲的笑笑,他这个傀儡应该要做的更称职些,以为赫舍里氏有了孩子就更好掌控本少爷了么?

  隆科多一把抓过赫舍里氏,将她拉近书房,三两下扒了她的衣服,没有任何预示的就直接进入了对方的身体,犹如机械一般的冲撞着,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就算如此,赫舍里氏也没有一丝反抗,只是咬着牙,硬挺着。这是他们第一次圆房,下体传来的剧痛让她险些失去知觉,如不是将姨母搬出来,恐怕隆科多这辈子都不会碰她一下,所以她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

  隆科多机械一般的做完,将衣衫不整的赫舍里氏扔到门外,“滚,不要再来烦我!”

  赫舍里氏满眼泪痕,将自己的衣服穿好,强忍着剧痛,被等候在外的侍女小心搀扶回去了。

  书房里的隆科多小心的解下腰间有些褪色的香囊,将身上的外衫脱掉,上面好像还残留着那个女人的气息。隆科多想都没想,直接将外衫扔到火盆里,烧了。

  只着一身中衣的隆科多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雨晴做的香囊,放在额头闭上了眼睛,“眼无尽欢,垂头私自鄙.南山一顷豆,可以没馀齿。雨晴,你可会厌弃这样卑鄙的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