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婚深情蚀骨

第4章: 滚上来

婚深情蚀骨 挽秦 1041 2019-12-28 22:23:56

  包厢里的纸醉金迷还在继续着,一直待到凌晨两点方才结束。

  温俐书感觉自己是一直泡在酒缸里,连打个嗝,都尽是酒味。

  散场后,她一刻都没停留,直奔外头的卫生间,在里头吐到天昏地暗。

  她的胃像被火烧着难受,她双手撑着洗手盘的边缘,缓了好一阵子才动身离开。

  醉意正浓着,温俐书捂着发疼的胃部,脚步轻浮的往大门口方向走去。

  出了会所,凌晨两点多的街道,寂静不见行人,昏黄的路灯洒满地面,似为这八月天再增添了一点热。

  眼前的景象正一圈圈的转着,像叠了一层眩晕滤镜,直叫她晕晕乎乎。

  来到街边时,温俐书难受的扶着人行道上的一棵宫粉紫荆树,手指用力的抓住树干。

  适时,有一道明亮的车灯光,对准她所站的方位,将她给晃了两下。

  她本来就晕,那灯光又甚是刺眼,有几秒钟的时间,她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

  直到车灯熄灭,视线慢慢的变回清晰,她才看到不远处的前方,停靠着一辆黑色豪车,而助理坐在驾驶座,宋虔丞则站在车门边上。

  他左手悠闲的插着一裤袋,右手臂则垂下,指尖夹着烟,烟雾腾腾升起。

  与他对望着,他顶着一张冷脸,再搭配着身上的黑衬衫黑裤子,满满的都是疏离感。

  即便隔着烟雾,温俐书还是能从他的眼睛里,捕捉到一股难以宣泄的恨。

  在这种敏感的忌日,的确容易让愁恨翻倍。

  他是该恨的,若不是遭她父亲的陷害,他的公司不会一夜清盘,而他更不用含怨离开两年。

  可恨归恨,他今晚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她的底线。

  温俐书心火猛飙,一身怒气回荡着,她收回抓着树干的手,脚步发虚的朝他走去。

  当二人离近时,他附以冷声:“上车!”

  她今晚已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就任性的充当起聋子,无视他的话之余还目不斜视的越过他,把他当作透明人。

  不用回头看,也知道他处于何种不悦的状态。

  不久后,重重的关车门声在意料之内的响起,紧接着是车子发动的声响,他的豪车在她的身边呼啸而过。

  原以为他会就此负气离去,殊不知,车子一个漂亮的打转,就稳稳的横停在了人行道上,拦住了她的去路。

  事出突然,温俐书吓得连忙急刹着脚步,才免于撞上汽车。

  后排的车窗摇下,黑脸彰显着他的怒气,他厉声:“滚上来。”

  温俐书差点被撞,恼火的将两手用力的握成拳头,不由低骂了句:“疯子!”

  心中已形成了和他对着干的想法,她迅速的转身,就往另一边的方向走去。

  可就在这时,他从车里拿出了一本证件,再往车窗外一扔,不偏不中就砸到了她的后背处。

  她停步,证件沿着她的身体掉到地面,落在了她的脚后跟的位置上。

  同时地,耳边已传来了他的讽刺:“宋太太,你这是打算去找哪个野男人?”

挽秦

推荐完结文《浓情酒店》   傲娇职场美少女X腹黑情深男老板   简介:酒店天台有一只散养的鹦鹉,她最大的乐趣就是对着鹦鹉说老板的坏话。   某日,她将文件送到老板那里,看到他在给鹦鹉投食,方才知道那只鹦鹉是老板的。   而且,那鹦鹉每吃一口,就说一句她教的坏话。   见她进来,他似笑非笑地将她堵在墙角,低声质问:   “我是老古董?我更年期发作?我心理不平衡?”   她机智的摇头否认:“不是不是,这些都是我乱说的。”   他眯眼冷笑,“谁说的,你这么了解我,对我一定是真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