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婚深情蚀骨

第6章: 是不是想死

婚深情蚀骨 挽秦 1014 2019-12-29 08:14:28

  把话撂下,他的豪车便驶离,车速之猛,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温俐书还站在原地,她缓慢的抬起头来,看向车子离开的方向,刚好有风拂来,她的秀发跟裙摆随风摇曳着。

  几个眼眸过后,她的眼眶有微微湿润,还伴随着心痛的感觉。

  曾经,她疯狂的想要嫁给宋虔丞,但她并不想是以现在这种方式实现的。

  脑袋止不住的去回想往日那个温文儒雅的他。

  还记得当年,宋虔丞跟她父亲关系交好,是合作无间的生意伙伴,而两人的爱火也是在父亲的撮合下日趋燃起,从而走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就在她以为两人会步入婚姻殿堂时,宋虔丞却跟她父亲闹翻了,而她们俩的感情也亮起了红灯。

  事情演变到最后,是她父亲将宋虔丞的公司吞并了,而他则怀着对她一家人的恨远走他乡。

  前些日子,她父亲锒铛入狱,各种债务找上门,让父亲一手创立的温氏医药变得岌岌可危。

  公司苟延残喘的熬了几个月,终是临近了倒闭的边缘,而此时,宋虔丞则高调的从国外归来,成为了商界的大人物。

  再相遇,他的言行举止像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流里流气,还摸着她的脸,轻浮的问:“姑娘,注资要不要?”

  她不傻,这中间肯定是有条件的,而他也不拐弯抹角,明着说:“以后就跟着我,你爸留下的烂摊子,我来搞定。”

  “跟”字代表什么,她懂,为了保住公司,她点头同意了。

  但未料想的是,他第二天竟然将她带到了登记处。

  她吃了一大惊,“来这里做什么?”

  宋虔丞玩味的笑了笑,耸耸肩,轻描淡写的回:“和朋友玩大冒险,得娶个老婆。”

  婚姻大事竟然用这种儿戏的游戏来决定,温俐书难以接受,一语回拒:“别闹了。”

  他瞬间不耐烦,“哪那么多废话,想要注资就领证去。”

  温俐书有种被他坑了的感觉,心里存着气,可处于劣势的她,又没办法跟他硬碰硬,只能顺着他的意思糊里糊涂的把证扯了。

  领证一事本就不理智,她不想再错下去了,只盼周一那天能顺利的离婚。

  心里有了决定,温俐书并没有理会宋虔丞的警告,也不打算回那个家了。

  她抬手拦了辆计程车,跟司机报了她租住的公寓地址。

  自温家别墅被法院查封之后,她就在外头租了套小公寓,但领完证,宋虔丞就将她领回了他的别墅,没再让她回那里。

  三天没回来,温俐书甚是怀念,一回到公寓,她就将自己丢进了那张柔软的沙发里。

  醉意还在继续着,她将眼睛闭起,准备在沙发将就一晚,可她刚合上眼睛不久,就有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美梦。

  温俐书睡眼惺忪的从沙发上摸来手机,往屏幕一看,来电显示是宋虔丞的名字。

  她将视线往手机的顶部一挪,看了眼上方的时间,果真,他给的一小时限期已到了。

  猜他是没见她回来,才打电话来兴师问罪,她懒得搭理,直接摁了挂断键。

  但下一秒,宋虔丞就改用短信发来:“温俐书,你是不是想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