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几斋手札

【民调局|勉辣】民调局七室成员工作手册

几斋手札 谪鬼 4247 2019-12-29 12:35:04

     (《民调局异闻录》同人)

  x年x月x日

  我真的栽大了……

  我的外公是拜月教教主。前几日他老仙去,临去前忽把我叫道身边,将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身份告诉我,当时我还不信……

  “呜呜……外公,您都开始说胡话了……”

  外公不知哪来的力气,抬手给了我脑袋一下子:“臭小子,说甚么呢?你外公我还没有老糊涂,这是真的,我说你听着……”

  然后,外公讲述了拜月教的辛酸血泪史。说什么之前一直没告诉我,怕我惊喜坏,就今天,他觉得他不行了,才想着把教主之位传给我。

  外公说:“能做几天是几天吧,毁在你这一辈不怨你……”

  “外公你说啥啊?”我还要再问,外公已经仙去。

  外公是个很慈祥的老人,生前对我很好,我大哭了三天三夜直到外公葬下去还在抹眼泪。

  那天我宣布继任拜月教教主,教里没几个教众,在我看来这也不过是多了个名号让我外公他老人家心安。

  然后发生的事就让我仰天长啸:“外公你怎么能这么坑你外孙?!”

  我拜祭天地的当口,几个教众模样的人进来了,其中一个胖子还冲我哈哈笑道:“教主,不好意思,我们去解了个手来晚了,不是我说,这茅厕也离这儿太远了……”

  然后,他四处转了转,忽然喊了声:“辣子,动手!”

  然后,他和一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同时抬手拿着枪对准我。

  我缓缓举起双手,思索要不要报警……

  我听见我的声音在打颤:“你……你们非法持枪……要判刑的……”

  那个白头发似是被我震惊了,他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对着我左看右看,然后转头对胖子道:“大圣啊,我们好像弄错了,这就是个普通人……”

  胖子一咧嘴:“不是我说,这拜月教也太缺德了,骗来个普通人当靶子……”

  白头发不理会胖子,随手抓过全程吓懵没来得及逃走的一个教众,拿枪指着:“说!你们教主在哪儿?”

  看着那个被吓得尿裤子的教众,我颤抖着做了个举手的动作:“就……就是我……”

  x年x月x日

  后来那个白头发跟我解释了,他们不是恐怖分子,是来自一个叫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简称‘民调局’的地方。

  民调局接手了一个事件,说我们那一带经常有人被迷了神志自杀,民调局怀疑是拜月教干的。刚好当年民调局和宗教事务委员会干仗的时候拜月教插了一手,其中的手法与邪术颇有渊源,当下民调局便拍板决定在查事件的同时顺带来收拾拜月教。

  先前那个满口“不是我说”的胖子叫做孙德圣,是局长,收拾拜月教就是他拍的板;白头发的叫做沈辣,是民调局六室主任,和孙德圣好像很铁的样子。

  “那个……非法持枪……”我话音未落,胖子掏出一张《特别情况持枪证》扔给我……

  孙胖子冲我笑了笑:“不是我说,小兄弟,你要不加入我们民调局,这种证件一来就一打的,局里还统一发枪……”

  沈辣踹了孙胖子一脚:“干什么呢?把一个普通人牵扯进来干什么?”

  孙胖子嘿嘿一笑:“好歹也是个教主,充充门面嘛,到时候出去一说,我们局里不仅有个鬼道教教主,还有个拜月教教主,听着多好听啊……”

  我默默举手:“两位领导,工资咋算?合同几年?”

  “工资好说,每月万把块少不了你,合同九十九年……”

  然后,我就十分没骨气地把自己卖给这个民调局了……

  x年x月x日

  我成了民调局七室的调查员。

  七室是为我设立的,因为我的情况非常特殊,要天眼没天眼,要法术没法术,但又是个邪教的教主……

  至于为什么我不是主任……据说是主任级的能接触到很多内部资料,局里不想让我牵扯到太多。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在局里坐一坐,月底去领份丰厚的工资……

  我没有引起太多关注。没有法术功底就加入民调局的,我不是第一个,沈辣和孙德圣是先河;被拐进民调局的教主不止我一个,老前辈是鬼道教教主杨枭,也是个白头发,他比我惨很多,分明有强横的实力却栽在一个大能手中……

  那个大能叫吴仁荻,白头发,是民调局六室的副主任。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吴仁荻这个副主任比主任沈辣都厉害,局里好像所有人都忌惮他。

  本来我已经做好了混吃等死的打算了,结果我无比作死地干了一件事……

  x年x月x日

  似乎是因为曾拿枪指着我而心怀愧疚,沈主任对我特别好,总是给我买炸鸡。

  我和沈主任很聊得来,据局里人所说,看着如今的我沈主任就想到当年的自己。

  沈主任眉清目秀,说话温和,丝毫没有当领导的架子。他早年是当兵的出身,做事爽朗;又接手过各种大小案件,颇有见识,常给我讲一些他的冒险经历;令我佩服的是,他竟能将民调局中所有档案资料背下来,活脱脱一个百度。

  我发觉我越来越喜欢和沈主任待在一块儿,唯有那样才有安全感。

  x年x月x日

  我找到了沈主任的铁哥们孙局长,吭哧了半天。

  “不是我说,你怎么像个娘们似的?有什么话干脆点说……”

  最终,我说出来了:“孙……孙局,您说沈主任他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孙局长傻眼了:“不是我说,你该不会是想让辣子腐败吧?你贿赂我也别贿赂他啊……”

  我涨红了脸:“不……不是,就是沈主任一直很照顾我,我……我想谢谢他……”

  “辣子喜欢的东西……”孙局长按着太阳穴想了半天,忽然似是灵光一现,“要不你给辣子的三叔找个三婶试试?”

  我:……

  x年x月x日

  我给沈主任写了封情书,塞进门缝就跑……

  事后沈主任对我进行了教育:“小兄弟啊,你的人生还长,不能太冲动,要冷静一下……”

  “主任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改……”我默默拿回情书。

  从此,我的悲惨生活开始了……

  那个白头发的吴仁荻副主任开始找我的茬……

  x年x月x日

  今天我被一只鬼追了一天,要不是沈主任救我,我肯定已经在黄泉路上了。

  沈主任真是个好人!

  我问:“为啥民调局里面还有鬼?”

  诸位大能围着桌讨论了半天研究不出个所以然……

  最后,孙局长一拍脑袋:“这不是吴……主任前不久养在局里的吗?”

  我不顾众同事竭力阻拦,去问吴主任要说法……

  吴主任一翻眼皮:“它又不是我儿子,它追你你来找我干什么?”

  呜呜……吴主任是坏人……

  x年x月x日

  今天我不小心进入了一个阵法,那个阵法很邪门,我怎么也出不来,反撞得鼻青脸肿,要不是沈主任破了阵,我肯定要关里面一辈子。

  沈主任真是个好人!

  我去找孙局长:“报告领导,局里面摆阵法很危险,万一有人不小心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孙局长傻眼了:“局里啥时候有阵法了?”

  后来,他一拍脑袋:“吴主任最近好像在练习布阵……”

  我气呼呼地在众同事怜悯的目光下去问吴主任要说法。

  吴主任翻了个白眼:“难不成我干什么事还要和你报备一下?”

  吴主任是坏人……

  x年x月x日

  今天,我低血糖晕了过去,吴主任以救我的名义往我嘴里灌了一些又臭又黏的东西。我当然醒了,捂着胃把早饭都吐出来了,不仅低血糖,还脱水休克了……

  我住院的时候,沈主任来看我,给我送了好多水果。

  沈主任真是个好人!

  我问沈主任:“那天吴主任给我灌了啥东西啊?”

  沈主任的面色变得古怪:“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一看那神情,我吓懵了:莫非是毒药?!

  “沈主任,您一定要告诉我!我就算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沈主任吐出两个字:“尸油……”

  “石油?……等等!不是石油?是尸油?”

  沈主任不停地给我倒水:“不用紧张,不会有副作用的,老杨也被灌过,我也闻过好几次……”

  此时我已捂着胃再次呕吐起来,再次脱水休克……

  吴主任是坏人!

  x年x月x日

  吴主任好像盯上我了……

  每次我被鬼追……

  不用问!去六室找吴仁荻!

  每次我被阵法困……

  不用问!去六室找吴仁荻!

  每次我被灌下不明物体……

  不敢想!去六室找吴仁荻!

  ……

  x年x月x日

  我问沈主任:“沈主任,您说我哪里得罪吴主任了?”

  沈主任对此表示非常惊讶,一再表示那位是非凡的存在,没有什么人能得罪他还活着……

  我指着我一身的伤: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

  沈主任默了……

  然后,沈主任针对事情的起因经过进行分析,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吴主任是在我写情书给沈主任之后开始表现出对我的不满的……

  我问:“难道吴主任歧视玻璃圈儿?”

  沈主任摇了摇头:“不会啊,他后代都……”忽然,沈主任脸色变了:“不对,他后代的那个女朋友……”

  “咋了?”我隐隐感到危机。

  “被吴主任间接……”沈主任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我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x年x月x日

  无数次受伤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了,鹌鹑也有爆发的一天!

  我燃烧了我的小宇宙冲进吴仁荻的办公室,猛然一拍桌子:“吴主任!我哪儿得罪你了?给个明话!”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收拾你,你管的着吗?”吴仁荻眼睛长在天灵盖。

  我气得一跺脚摔门而去,在民调局成了个传奇……

  我是唯一一个敢和吴仁荻叫板的人……

  x年x月x日

  沈主任依旧待我很好,吴主任依旧明里暗里给我使绊子……

  我相信吴仁荻那个性子肯定有很多人讨厌,于是我到局里寻求外援……

  “亲爱的,这些事主会看在眼里,你一定会挺过去的,上帝保佑你……”

  ……

  “瓜怂咧,你的事情额怎么能插手咧,要学会自己解决嘞……”

  ……

  “不是我说,要是真不成你就换个地方干吧,你们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是我说,你到底是干了啥事惹到吴仁荻这尊大神了?第一次见吴仁荻这么整人……”

  “我要是出了民调局,吴主任还不是想整死我就整死我?”我拉长了苦瓜脸,严词拒绝,其实原因不是这个。

  为了沈主任,我要奋战到最后一刻!

  x年x月x日

  我之前一直不明白吴仁荻为什么整我,现在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沈主任的头发变黑了,然后,一直坐办公室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吴仁荻现身了,成天无时无刻不跟在沈主任后面。

  我表示我嗅到了些神奇的意味……

  x年x月x日

  今天,我去办公室找沈主任,莫名其妙地被一道屏障挡在外边进不去……是结界!

  谁布的结界?肯定不会是沈主任,因为沈主任不会布结界!也就是说……沈主任有危险!

  我第一时间就要冲进去营救沈主任,活着不能同床共枕,死了起码得在一起嘛!

  然后,我被孙局长拉住了:“你停停,别那么急,吴主任在里头呢……”

  我一听,急了,发疯似的要冲进去,吴仁荻在里头那还了得?沈主任是大好人,吴仁荻是大坏蛋,吴仁荻肯定会害沈主任!

  “不是我说,小兄弟你别坏人好事啊,关键是这个好事是吴仁荻的,那你就算有十条命都死光了啊……”

  就在这时,门开了,结界破了。

  吴仁荻气定神闲地走出,领角还没扣扣子;沈主任面色微红,衣衫不整……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我有种心碎的感觉?

  x年x月x日

  吴仁荻和沈主任日常虐狗……

  呃……是虐狗,准确地说是吴主任虐尹白……

  今天沈主任给尹白喂了一只炸鸡,尹白分外感动,舔了沈主任的手几下。当天下午,尹白就被吴仁荻踩了,美其名曰:尹白妖性未消,要时时教育。

  看着龇牙咧嘴“汪汪”叫的昔日狼王,我感觉心好痛,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由心底生起,就像被踩的是我……

  x年x月x日

  沈主任依旧待我很好,依旧时常给我带炸鸡,我再也不敢接了……

  我还想多活几年啊!

  我发觉其实我对沈主任的感情不是爱,我是直男……

  我感觉我被吴仁荻虐菜的那几个月很不值得……

  我和尹白这对难兄难弟哥俩好,成天在民调局无所事事……呃,接吴仁荻和沈主任的狗粮……

  —END—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