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几斋手札

【历同】弑日

几斋手札 谪鬼 1201 2019-12-29 12:54:08

  流云,残雾。

  一如每日的清晨,迷蒙,如梦。

  嵇康和吕安被押赴刑场,三千太学士将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嵇康今日必死。

  那明亮的太阳,要落了。

  ……

  ……

  他是我的太阳,无论是在我为官前,还是谏杀他后。

  他总是那般的高洁出尘,一身白衣,一曲广陵,好似天上的谪仙。他不重雕饰,容止不凡,人们都当他是仙人,因为他那惊世才华惊了天下,好似不属于这莽莽红尘。

  呵,嵇叔夜,嵇中散。

  我还在父亲的羽翼下藉藉无名时,他已是闻名天下的名士,他的光芒永远那么璀璨,能将旁的一切压得黯淡。仰慕他的人很多,嫉恨他希望能超越他的人亦很多。但清谈场上,无人是他的对手。

  我不止一次在他背后默默仰望他,看着他举手投足间的云淡风清,我愈发能觉到我的渺小与恣睢。他是太阳,无人能掩盖他的光芒,也无人能驾驭他。想掩盖他的,驾驭他的,都是笑话。

  那时或许是年少气盛罢,我得一些长辈称赞聪颖早慧,心中并不觉得无法与他比肩。我潜心苦读,洋洋洒洒写出《四本论》。我想,若我将这《四本论》投递给他,他或许能肯定我的才华,而后我便能与他相交同道,也在名士的圈子中打下声望。

  我素知他崇尚的是老庄,而我研读的是孔孟之道,但,那又如何?

  临到门前,我踌躇了。我知他在清谈场上以言辞犀利著称,他可会将我的文章批驳得体无完肤?况且,我只是一个毫无名气的少年,他会不会对我的文章不屑一顾?

  愈是恐惧,愈是觉到我所推测的有极大的可能。我终是不敢拜访他,只得将文稿远远掷进他的屋宇,期冀他能偶然拾到品评细读。

  那篇《四本论》有如石沉大海。呵,嵇叔夜,嵇中散……

  后来,我做了官。我插手朝中各个事务,很快便权倾一方,我想,待我到达了高位,他定会对我另眼相看,我便有资格和他比肩。

  那天斜阳模糊了视野。我一身朝服,车马浩荡。我停下车马在他面前,我下车立在一旁。他没有看我,旁若无人忙着手中的活计。

  我发现我错了,错的彻底。他不会因为我的权位而对我有丝毫妥协。

  我转身离去,他开口了:“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我听出了他的讥讽意味,我冷笑着答道:“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呵,嵇叔夜,嵇中散,你是太阳,又如何?

  朝中党争愈烈,大将军欲让他为官。他写下《与山巨源绝交书》指桑骂槐。

  哪怕是太阳又如何?终究不过是不谙政事的文人。

  我知道他会死,大将军想让他死。我便充当了那个推波助澜的角色,我道他在士林中颇具名望又与朝廷不合,定会危及朝廷。

  他却还不知敛去锋芒,他为吕安之事奔走,直接近于将罪名送了过来。

  ……

  ……

  行刑的时间还早,嵇康索琴,一曲《广陵散》惊破了纷扰。

  曲毕,天地寂静。

  你愿意为世人鼓琴,却独不愿弹给我听,呵,好一个嵇中散……

  我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却不知我为何而笑,又为何而流泪。

  呵,嵇叔夜,嵇中散……

  既然得不到,那便毁掉吧……

  ……

  ……

  午时已到,血染伤了刑场的地面,一时间人群哗然,叫喊声惊破了天空。

  我缓缓闭上眼,是满足的感觉。

  我不由抚摸着我的手,我杀了太阳,谁也得不到那太阳了。

  但那落日,终于属于我……

  —END—

谪鬼

鬼畜的钟会同学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